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六章 世子的试探
    柳管事回到公主府,元飞白见他竟然没将珍珠送出去,惊得险些跳起:“她没收?!”

    柳管事陪笑:“公子。月大小姐说她自有妙计。”

    元飞白哦哦了两声,烦燥在的室内来回走了几步。一捂额头,叹道:“不省心,两个都是不省心的!”

    柳管事猜也猜得到主子口中的“两个不省心的”是谁,陪笑道:“既然月大小姐有办法,元公子你又何必太过担忧?”

    “你懂什么!”元飞白恼得踢了脚桌腿。“干你的活儿去!记住,这事儿不能和任何人说起!”

    柳管事唯唯喏喏的走了。

    元飞白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叹道:“琳琅到底在想什么!”

    他以为自己已经表达得够清楚了。他心中从无她人,唯有琳琅她一个。他为她收敛了自个儿爱美爱炫的性子,和其他女子保持适当的距离。向她表白了多年的心迹。怕她误会,又带着她到明珠那儿一起赏珠子。可是,最后还是避免不了得让这两人对上了!

    唉!

    怎么办?琳琅生性温柔,但素来温柔的人一旦执拗起来,那是件非常可怕的事!

    莫不然,他赶紧去求亲?

    定了亲,琳琅安心了他也安心!

    想到今后能与琳琅双栖双飞,元飞白不由笑出声。

    这个法子好!

    片刻后,西宁公主的赏心阁内。

    “什么——”西宁咳嗽连连,侍女忙递了绢子替她擦拭衣领。西宁一把推开侍女的手。似笑非笑的道,“我儿怎么突然想与郡主提亲?”

    元飞白一脸“得了吧我还不了解你”的得瑟:“琳琅是我内定的媳妇,我从小就知道了。”

    西宁脸色变幻莫测,边上的侍女按奈不住掩面轻笑。

    “娘!”元飞白认真的道,“琳琅也及笄了。儿子年纪也不小了。这事再不提,黄了可不怪我!”

    西宁闻言,妙目微睁:“出了什么事?”

    元飞白早就想好措辞,认真的道:“那边儿的大伯母可是一心想和您置气。慕青年过十六一直未曾定亲,大伯母东挑西拣为的什么?”

    西宁刹时眉目一敛,冷声道:“你那位伯母,当真是不识趣!”

    元阁老有三子两女。长子元博启在京城时就娶了贵女赵氏为妻,次子元博玮娶了个小家碧玉的冯氏。赵氏一直自持身份,摆足了长媳的派头。没想到小叔子元博涛竟然在合浦娶了个地位不低的公主殿下!

    虽然公主夫妇开府另住,不住元府。但老爷子本就对幼子疼爱有加,加上婚后公主孝顺懂事,老人家难免对小儿子夫妇偏疼些。赵氏怎么按得住满心的酸妒?时不时冒几个酸泡,明里暗里的和西宁较劲。西宁大度,不与她计较,她竟然打起了琳琅的主意!有机会就把小儿子元慕青往王府推。西宁冷眼旁观,总要他们自个儿摔得鼻青脸肿才好补刀!

    “知道了。”西宁望着儿子殷切的眼神,“我会寻机会与王妃说说这事儿。”

    元飞白大喜:“多谢娘亲!”

    西宁即高兴又难忍酸涩,不过想到王兄也一样要割爱掌上明珠,心里便好受许多。笑道:“儿大不由娘啊!”

    元飞白还怕事不成,又特意跑去北海王府,与未来的小舅子兼表兄朱祎睿通气报信。

    朱祎睿不同于元飞白的精致漂亮,他像足了他的父亲北海王。高大英气,冷峻不凡。彼时正在书房帮父亲看折子,黑色镶金边回字纹的束袖衫,高贵蕴藉,气势迫人。

    听了元飞白要娶自个儿妹子的事,他并不意外,只是略为嫌弃的上下打量了他一番道:“你们两个凑一块也好。免得祸害他人。”

    元飞白长眉倒竖:“什么意思?”

    朱祎睿忍着笑,一本正经的道:“除了琳琅,还有谁受得你这比女子还爱打扮的臭脾气!琳琅嘛,你别瞧她温柔如水,那都是海水。淹不死人也咸死人!你俩天造地设,没有更般配的了!”

    元飞白不知是该笑还是该气,恼道:“有你这么说自己妹妹的么?!”

    “哟,还没成亲就知道护着媳妇了。不错。”瞧着好友神清气爽的模样,朱祎睿的面上闪过一丝郁闷。

    元飞白察言观色:“怎么,你的亲事,上面还没定下来?”

    北海王世子的亲事,需要京城的皇帝陛下点头。

    “估计也就是京城某个不得志的官员的嫡女。”朱祎睿颇有些不以为然。“她若是个贤慧的,我便与她好好过日子。”

    元飞白压低声问:“我可是听说,陛下身子快不行了呢!”

    朱祎睿目光微闪:“莫要道听途说。”

    元飞白抽掉他手中折子:“陛下的两位皇子,可不怎么对付!”

    朱祎睿哼了声:“你太闲了是吧?”

    元飞白将折子往空中轻轻一抛,接住,笑得暧昧:“要我看,他们大有两败俱伤的势头。届时这个皇位谁来坐——”

    冷不防一道冰冷的声音在他们身后响起:“皇位谁来坐?是你可以议论得?”

    朱祎睿起身恭谨的道:“父王!”

    元飞白从小受尽宠爱,能制得住他的人,唯有北海王。他立即手忙脚乱的接着抛在半空中的折子。随后就觉得手没地方放,脚不知怎么摆了。

    北海王用于长子方才如出一辙的嫌弃目光扫了他一眼:“管好自己的嘴!”

    元飞白诺诺:“是,是!”飞快的朝朱祎睿做了个眼色,朱祎睿无奈的挑了挑眉毛。正要开溜之际,却听北海王叫住他问:“听说你前阵子带琳琅去了月家?”

    元飞白念及此事倍觉挫败。低头道:“是。”正准备接受舅舅的责骂,未料许久不闻他后话,悄悄抬头一看。舅舅面色未见怒意,还算平和。立时松了口气。

    半晌,北海王才淡淡的道:“琳琅性子执拗,你让月家多担待些。”

    元飞白大感意外:北海王竟然对月家另眼相看?是因为月明珠么?

    朱祎睿却不由想到琳琅在见到父亲从公主姑姑那儿讨来的贝壳灯时曾脱口而出的话:月家的月向宁,曾做过王府的金匠。他当时心底微震,立时想起小时候,曾经在父王的书房里见过一只小皮箱子,当时箱子大开,几样物件还放在桌上,想是父亲正在翻看旧物。那都是一些做工精湛的男用饰物。有各色材质的腰带、玉代钩、镂金的荷包小香炉,几把折扇、华美的发冠、典雅的发簪,皆是用料上佳的贴身之物。相同的是,每饰物不起眼处,都刻有一个小小的月字。他当时年纪虽不大,但也知道这些东西保存得这般细致完好,必然是父王的心爱之物。于是放回原处,也没有多问。

    上回被琳琅这么一讲,他突然想到:月?莫非就是月向宁?

    不过一个工匠,就算生了月明珠这个合浦的风云人物,他也没太放在心上。但是今日听着父王的话,他难免起了探究之意!实在是记忆中那箱子饰物的存在,让他隐隐不安:他从不觉得,父王是个多情之人哪。

    借口送元飞白后,他径直去了王府的内务处翻查相关的册子。然而,并没有查到月向宁有入府任职的记录。问起府里的老人,也都摇头不知此事。

    可父王当时,并没有否认此事啊!

    满腹疑问暂时只能搁置,朱祎睿却不知,他刚从内务处离开,管事的太监就将此事禀报了总管陈公公。陈公公嘿了一声:两个小家伙都还挺灵敏!不敢耽搁,马上告之了北海王!

    北海王双目半垂默然片刻,才道:“这事告诉他们也无防。”

    陈公公瞅着主子的神色应了声是,自然知道哪些事是能说,哪些事是不能说的。

    此时,王宫的兰萱殿内,琳琅面色悠然的逗弄一只翠绿娇俏的小鸟。

    零一在廊外向她禀报:“元公子派人给月明珠送了袋珍珠去。”

    琳琅淡笑道:“我早知表哥会如此。他呀,就是心软。”柔嫩微红的可爱指尖轻轻抚过鸟儿的翅膀,“也好。到时让我寻到差池,当场揭穿了她更妙。”

    零一不动声色的道:“但是月明珠没有收。”

    琳琅咦了声,眉间新点的梅花花钿间一枚晶亮的小白珠划过道冷冽的光:“她竟然没收?”

    “是。”

    琳琅沉吟片刻:“难道她真有办法令旧珠生色?月家还有什么动静?”

    “梅岭花市家主穆子秋,同日拜访了月家。”

    琳琅瞧着小鸟儿翠绿欲滴的华美羽毛:“梅岭花市?他们什么时候搭上的关系?”

    “不知。”

    “他们谈了些什么?”

    “郡主,我进不了月家。”

    琳琅惊奇道:“这是为何?”

    零一的语气中首次出现些许疑惑:“月家有暗卫。”

    琳琅长袖一拂,吓得小鸟啾啾惊叫。

    “不可能!区区月家,怎会有暗卫?!”

    零一继续道:“恐怕,还是王府的暗卫。”曾经一同经受训练的伙伴,竟然在月家出现并阻止了他的前行。他也着实吃了一惊。

    琳琅瞪大眼睛,精美的脸庞泛过一丝慌乱。她知道月向宁曾在王府内供职。也知道父王极喜欢他的手艺,但是,父王怎么可能将暗卫送予月家?

    这说明了什么?

    “宝娟!”琳琅唤道,“去,请王兄来。”

    不消片刻,朱祎睿便到了琳琅的殿内。他微微皱着眉,面容颇有些不耐。好在一开口,尚有几分温和:“何事突然急着唤我过来?”

    琳琅也不废话,直道:“月家有父王的暗卫,此事你可知道?”

    朱祎睿一惊,眼睛微睁:“你怎么知道?派零一探过月家虚实了?”

    琳琅面容一红:“哥哥还有空计较这些?”

    朱祎睿扯了扯嘴角:“我知道了。月家的事是有古怪,我已有安排,你等我消息。”

    琳琅不安的绞着衣摆,忧虑难减。

    几日后,王府内的金匠被世子殿下一通训斥,世子在制造坊发了大火,连陈公公都惊动了。他闻迅赶到现场时,就听世子的怒斥声:“王府白养你们了么!连这么个简单的东西都做不出来!”

    工匠们无不是羞愧的低着头,不敢言语。

    “世子,这是怎么了?”陈公公陪着笑,打着哈哈,来圆场子了。

    朱祎睿脸色稍缓,不愤的道:“陈公公。你来得好。你看看,这帮子无能之辈,要来何用!”

    陈公公含笑挥手让含羞带恼的工匠退下。笑道:“什么事,世子可否与老奴说一说?”

    朱祎睿用手比划了一下:“陈公公,我记得父亲以前有只错金圆香炉,挂在身上,里面的香料怎么都不会翻出来的那个——”

    陈公公惊笑道:“世子好记性!这只香炉还是您小时候,王爷用过的!”

    朱祎睿恼道:“正是。我前几日突然想起它,觉得很是精巧!想叫府里的金匠帮我做两只,谁知竟然一问三不知,都不知道怎么做!你说他们是否无用?能不让我恼火?”

    陈公公笑着摇头:“府里的金匠手艺是了得滴,但是那只错金梅枝圆香炉不是他们做滴,他们自是做不出来滴。”

    朱祎睿奇道:“不是他们做的,那是谁做的?”

    陈公公笑咪咪,暗道:扯了半天,终于扯到点子上了。

    他也不卖关子,直言道:“那是月向宁做滴。”

    果然是他啊!如愿听到这个名字的朱祎睿故作惊讶:“他果然在我们王府里任过金匠?”

    陈公公点点头,又摇摇头。

    “您是不知道,王爷刚到这边时立足不稳,一直是广东广西两边跑。月向宁呢,他的确做过咱们府里的金匠。不过不是在这儿的王府,是在广东那边王爷的府邸里干过一阵子。这事儿知道的人也不多,若不是公主殿下正巧也在广东闲逛,在府里偶然见到了月向宁,呵,也不会——也不会知道这事儿。”

    原来如此。陈公公一番话,算是解开了世子殿下的疑团。

    陈公公又道:“月向宁手艺没得话说,你父王可喜欢得紧呢。那时候殿下的近身饰品全是他做的。不过呢,也正是因为手艺太出众,这不,被京城来的人给挑去了。唉,你父王可没少为这事生陛下的气!”

    朱祎睿失笑:那时父王还年轻。就如心爱的玩具被人冷不防抢了,自然恚怒。

    想来还是父亲念着旧情,所以才对月家格外宽容。

    “既然如此,也就罢了!”他如卸重负,全身一松。“有机会再说吧!”

    陈公公自是应了,笑咪咪的道:“月向宁返乡,王爷多少念着些旧情。他那女儿月明珠又盛名在外,王爷不放心,所以还在月家布置了几个暗卫。世子,这事儿您心知肚明即好。”

    朱祎睿自是知道父王担心什么。这样一个女子,若被有心人利用,极易掀起风波。他之前听琳琅道出月家有王府暗卫时,也是这个想法。

    当即点头道:“我明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