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九章 铩羽而归(二)
    明珠暗暗摇头:今日之事,岂是她想让就能让,想退就能退的?欧阳博是想借此助她一臂之力解决了郡主这个麻烦好教她记情与他。她淡淡一笑:“多谢欧阳公子一番好心。明珠自有分寸。”

    欧阳博面色一黯,失望不已。

    元慕青忽的开口道:“月大小姐,请恕在下冒眜。你这秘技若不是当众施展,怕是不能服众啊!”

    元飞白冷冷瞪了他一眼,琳琅倒是含笑轻点螓首道:“我也有此忧虑。诸人皆道月大小姐擅斗珠,这个么……”

    明珠放下珠子,声音微寒:“元公子与郡主莫不是弄错一件事了吧?”

    众人愕然。

    明珠续道:“当日,是郡主请我为珍珠复色。当时便郡主便曾与明珠说道,明珠年轻力浅,若有不足之处,公主必然也会见谅。今日敢问郡主。可还满意?”

    琳琅面色一红,神情便有几分尴尬:说满意吧,明珠可借此拒绝为母妃的大珠还色。说不满意吧,又找不出借口。她一时尴尬,正寻措辞时,元慕青已接口道:“请恕在下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自汉起,这珍珠若褪了色便与鱼目无异。千年来无人可令其光彩复生。郡主与我并非不满意这些珠子的成色,而是对月大小姐您的本事有所疑虑——”

    欧阳敏借机故作恼怒不平的道:“有什么疑虑,元小公子不防直接说出来。不就是怕月大小姐移花接木么?你可有证据?没有证据便在这里叽叽歪歪,可不是君子之风。”

    元慕青不急不缓的笑道:“欧阳小姐莫恼。我这也是以常情度之。除非月大小姐愿当众展示您的秘法——”

    明珠还未答话,明岚冷笑道:“原来能令珍珠复色的秘伎,在元公子眼里不值一文。”

    元慕青噎了噎。明珠已然朗声道:“如若不信,尽管拿珠子来试!明珠奉陪到底!”

    奉陪到底——这样的底气这样的自信!郡主与元慕青一时双目微睁,面容泛白。

    谢逸云脸色阴沉,萧六笑得梨涡浅现。

    元飞白不知是该高兴还是该失望,他苦恼的飞快的点着脚尖,连琳琅的脸色都不敢多看。

    元慕青吃惊后,心中收起了对月家的轻视之心。暗道:若非月明珠真有本事,郡主也不会和她杠上。看来,今天郡主怕是讨不到好去了。

    琳琅勉强笑道:“我自然是信你的。月大小姐速去速回。”

    明珠这才珊珊离去。

    一盏茶的功夫明明极短,但琳琅却觉得度日如年,不安已极。

    明珠终于施施然回转而来。

    她手中捧着一枚宝光灿烂的大珍珠,对郡主道:“明珠力浅。不能尽复此珠光彩,请郡主见谅!”

    琳琅自她捧着珠子出来,便已心下狂跳:这么巧?难道她正好也有一颗这般大小的珍珠不成?目光急忙扫向两个立在自己身后的中年男子。这两人是王府里的金匠,多年来母妃的珠冠便是由他们巧手修补。怕是连母妃,也不比他们对这枚大珠更加熟悉。两名金匠的神情惊疑不定。上前从明珠手中接了珠子查看,片刻,一人欣喜万分的道:“恭喜郡主!”激动得声音轻颤。

    “恭喜郡主。”另一人几乎要落下泪水。

    这可是前所未有之事啊!月大小姐神人也!

    琳琅心中一沉。伸手夺过珍珠,入手时的重量便告诉她:没有错。是原先的珠子!她再看珍珠的大小光芒,一点极细微的小坑点映入眼帘时,她慢慢的闭上眼睛。

    竟然,还真的办到了!

    她强抑住心底狂长的不甘与妒忌,逼着自己展露出最大方得体,欢喜无限的笑容道:“月小姐好本事!”

    明珠对着她灿然一笑,眼神清冽若春晓之露。

    “郡主满意就好。”

    琳琅深吸口气,一脸好奇的侧头问:“月大小姐,可否透露一二,你是如何令这珠子光彩重生的?”

    三族子弟刹时精神一振,目光如炬盯着明珠。

    明珠浅笑道:“这个——”

    琳琅暗窥三族子弟的神色,又笑道:“我知道这是你家不传之秘,只是——”她拖长了声音。“若能用此等秘法造福天下人,月家可是功德无量啊。”

    明岚心里呸了声:你丫的功德无量。

    明珠略显为难的道:“郡主恕罪。此技暂不可公之于诸。”

    “这是为何?”琳琅紧追不舍。

    明珠迟疑了一下,吱呜的道:“因为……我家原打算选个恰当的时机再行公开的……”

    琳琅巧笑倩兮:“哦?不知这恰当的时机,是什么时候呢?”

    一道略显苍老却有力的声音在众人耳边响起:“自然是明年年初珠宝会展之时。”

    琳琅与三族子弟俱是一惊:一名精神矍铄的蓝袍老者,他轻挥衣摆,大步踏入厅内。

    元飞白也从位置上弹了起来:“吕会长!”

    吕琼嗯了声,举手道:“吕某见过郡主。”

    琳琅忙温柔道:“吕老先生多礼了。”

    吕琼目光如电,在琳琅面上轻扫而过,琳琅被他的目光瞧得心中一颤,低下头去。这位老先生在合浦德高望重,便是父王也礼让三分。

    吕琼对三族子弟道:“月家已与我商定,他们愿公开此秘方。我对他们道,既然要公开,不若挑个好时候。思来想去,珠宝会展那日最合适。你们觉得如何?”

    欧阳博兄妹与谢逸云面孔微红,皆躬身道:“弟子无异议。”

    吕琼点点头:“那便好。”又瞧了眼琳琅,“郡主还有什么疑问么?”

    琳琅捏紧拳头,强自镇定的道:“月家慷慨高风亮节,琳琅钦佩不已。”旋即起身,姿态依旧高贵端庄:“尘埃落定,琳琅告辞。”

    尘埃落定么?

    望着郡主离去的背影,明珠暗问:何必如此?她与她,原本全无交集,一个是天之贵女,一个只是小小匠人。即不与她横刀夺爱,世人也不会拿她俩一较高下。为何这般紧追不放,咄咄逼人呢?

    元飞白陪着琳琅回宫。静坐她身侧,见她面色如常,行事自如,心中却愈加不安。

    “表哥请回吧。”琳琅笑道,“我还要拿这枚珠子讨好我母妃呢。”

    元飞白皱眉,起身欲走,却在门口折回道:“琳琅——”

    “表哥!”琳琅打断了他的话。笑意盈盈的道,“我知道,我都明白。”

    元飞白点点头:“你明白就好。”

    琳琅的笑容在元飞白的身影消逝不见后,再也支撑不住。

    她起身走到廊下,翠绿的小鸟正梳理着自己华美的羽毛,啾啾轻唱。

    琳琅面无表情的道:“零一。”

    “在。”

    轻轻揉了柔光洁的额头,琳琅满是疲惫的道:“她真的是受妈祖点化的神女么?”

    零一默然不语。

    “问你也无用,你也靠近不得月家。”琳琅摇头。“怎么办?我是越来越不喜欢月明珠了。”

    零一头垂得更低。

    她忽地展颜一笑:“她不是要在会展上公布秘方么?”

    零一低声问:“郡主有什么找算?”

    “不急。”她娥眉轻挑,“总要寻个合适的契机,合适的人,才好行事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