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章 三族的回顾总结
    琳琅郡主此役惨败。

    “败就败在她小瞧了月家。”萧老夫人一脸感慨的望着萧家最出众的孙女。“清瑶,你觉得月家如何?”

    萧清瑶难掩心中酸涩,但更多钦佩的道:“此役郡主做了万全准备。若是月家不能成事,她质疑的是月明珠受娘娘点化的名声。若月家能成事,她则可借月家此秘法引我三族觑视。怀璧其罪,月家也要焦头烂额腹背受敌。”

    萧老夫人淡笑道:“现在看来郡主就是这样打算的。”

    “但是,谁也没想到,月家竟然这般大方。”清瑶微笑,“也不是大方。怕是月家不得已而为之。为避免成为众矢之的,她不得不将秘法供出。这一步棋,不但破了郡主所有的攻势,也可令月家的声势再上层楼。”

    “多年来,我这个老婆子冷眼旁观。咱们这位北海王啊,啧。胸怀大略。但生的这位郡主,怎么这般心胸狭窄?”

    萧清瑶淡描的娥眉微扬:“月明珠太过出挑。”

    萧老夫人失笑:“难道你不出挑?三大氏族中孙辈的女子以你为首时,你可收敛过锋芒?”

    萧清瑶秀美无铸的脸微微一红,娇嗔道:“祖母!”

    萧老夫人轻轻拍了拍她的手,叹道:“不过,我听振林话中的意思,欧阳家的算盘,怕要落空了。”

    萧清瑶冷哼一声。自她十二岁起,欧阳德那老儿便在祖母长辈面前唠叨要求娶她作欧阳家的长孙媳妇。谁知他转身就将主意打到了月明珠的身上。如今再想回过头来求她,她也绝不会吃这根回头草!

    “落空了才好。欧阳博也不见得配得上月家大小姐。”

    “你兄长也是这么说。”萧老夫人失笑。“倒也是。欧阳博那小子,才干是有的。但和他祖父当年一样,优柔寡断,心思过重。配不上月家明珠。”

    萧清瑶亦是如同萧六一般的惋惜神情:“她怎么不早两年回合浦呢!”

    欧阳府内,欧阳德大发雷霆。

    “什么意思?怎么突然改了主意?”

    欧阳博梗着脖子道:“月明珠性子桀骜不训,难以训服。根本不适合做欧阳家的掌妇!”

    “狗屁!什么训服训化!你当她是什么?!”

    “爷爷,我今日差不多明示与她。让她莫再争强好胜,此事由我欧阳家为她善后。可她根本不领情!”

    “呵!”欧阳德好笑的道,“人家为什么要领你的情?月明珠连吕会长都请得来,连这般厉害的秘法都愿意公之与众。她凭什么要领你的情?”

    欧阳博争辩道:“爷爷,你有没有想过。月明珠这般厉害,她若嫁进我家,这欧阳一族今后姓月还是姓欧阳?!”

    欧阳博大怒,拍的声扇了记孙子的耳光:“你个糊涂的!陆氏当年这么厉害,萧家有改姓陆?!”

    捂着迅速红肿的脸,欧阳博咬牙道:“萧老太太当初一介渔女。只能依靠萧家。但是月明珠不同,她可比当年的萧老太太还会钻营本事更大手段更高!爷爷有没有想过我?我不愿意将来被人指着道是‘月明珠的男人’!”

    “你——”欧阳德气结,梳理得整齐漂亮的灰白胡子乱跳。半晌,他平复气息,冷笑:“好,你不想娶她。有的是想娶她的男人!”

    欧阳博斩钉截铁的打断祖父的话:“不能让她嫁给我们这三族的子弟。”

    “呵呵。”欧阳德惊笑,“你说得轻巧!她想嫁谁,你能拦得住?”

    欧阳博脸一红:“她想嫁我们三族的子弟,我绝计不会让她嫁成。”

    欧阳德怒极,指着孙子鼻子大骂:“蠢货!月明珠只能嫁给三族子弟!你以为她想嫁人?我看她压根不想嫁人!嫁入谁家,都没有白手起家、亲自将月家送进越州城一流珠宝世家之列来得更有成就更有吸引力!到现在你还不明白?我为什么要你娶她?不仅仅是为了欧阳家的前程。也是为了今后少一个劲敌啊!”

    欧阳博面色灰白:“可是,孙儿真的不愿娶她——她样样都比孙儿强,今后这个家,到底谁来当?”

    欧阳德满怀的抱负在孙子可笑的话语前猛然坍塌,扬起烟尘滚滚。

    “滚!”欧阳博绝望无力的挥着手。欧阳博是嫡系一支中最出色的男儿,他从小着意培养,谁知,竟然也是个没胸襟没远见的!只顾着自己的面子与自尊,丝毫不管将来欧阳一族可能面临的劫难。将来的一族接班人都如此,欧阳家还有什么希望?欧阳德一瞬间万念俱灰!

    “我老了。”他叹着气,“以后你们的事儿,我不管了。”

    “爷爷——”欧阳博内疚不已。

    “去吧。”欧阳德心灰意冷,“将这次会展斗宝的魁首拿下。我就无憾了。”

    “是,爷爷!”

    欧阳德望着孙子离去的背影,耳畔还回响着方才孙子的质问:今后这个家谁来当?欧阳德凄凉一笑:自然是有能者当之!

    欧阳敏在屋外不远的水榭里等得心焦,见到兄长垂头丧气的出来,迎上道:“怎么样?爷爷同意了么?”

    欧阳博勉强笑道:“同意了。”

    “太好了!”欧阳敏握紧拳欢快的跳起来。月明珠,你休想嫁入我欧阳家,踩在我头上占尽我家的荣光了!

    “但是爷爷对我很失望。”欧阳博用力捶了身边的花树,飘下几片绿叶。“爷爷说他以后再不管我们了。”

    欧阳敏愕然,随即不以为然的道:“这么多年,爹爹虽是家主。但实际被爷爷压得死死的。既然爷爷觉得精力不济不愿再管家事,我们也莫要再拿俗事烦扰他了。”

    欧阳博吃惊的望着妹妹;“你是这样想的?”

    欧阳敏笑道:“毕竟父亲是家主。我这么想,无可厚非。”

    欧阳博无语:“也罢。爷爷是该和谢老爷子、萧老夫人那般,享享清福了。”

    “这就对了!”欧阳敏一拍手,“走,我们把这个好消息告诉父亲!”

    欧阳彦听两个子女这么一说,自是激动又颇不安。原以为只是老爷子怒极了随口说说的,没想到几次遇到要事找他商量。他竟真的不闻不管,只让他自己决定。欧阳彦这才放心:老爷子是真的决定退休了。不过老爷子说了一句话让他颇为上心:“今年的会展,咱们有贝雕在手,若是还不能胜出,你这家主也不用当了!”

    无须老爷子开口,欧阳彦也将此事作为近期事务的重中之重。

    “您放心,府里手艺最好的老供奉和博儿,共备了三件作品。每一件都是巧夺天工之作。绝妙无比!”

    欧阳德哼了一声:“那就好。”心中不由暗叹:再绝妙,也是月明珠的本事啊!懒得再与他罗索。备了车马,不是去族里与老族长们闲话,就是去族学里闲狂,日子过得逍遥无比。

    至于谢家,谢晓轩将全部精力放在了算计穆九的身上,对付月家的事儿,倒暂时搁了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