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一章 过年
    月府,真珠苑。

    郡主铩羽而归,一家子人欢欣之后,难免又心生忧虑。

    明岚目光狠准:“郡主不安好心。只怕还会卷土重来。”

    明珠却瞧着父亲话中有话的道:“有父亲在。应当无恙。”

    向宁止不住的心一跳脸一红:“我——我自会保家人平安。”

    明珠又道:“我不怕她找我麻烦。就怕她找哥哥的麻烦。”

    明华一怔:“我?”

    明岚啊了声,深以为然的道:“云深书院,也算是郡主的地盘吧?”

    明珠点头:明华要在郡主的主场和郡主作战,那可有些麻烦。

    “不怕她来明的,就怕她来暗的。”向宁沉思片刻,“平时学院又不可回家过夜……”

    明珠一拍手:“这事儿交给我了!”

    “哦?!”

    在家人不解的目光下,明珠拉着明华去了他的书房。

    一个时辰后。

    “明珠,你怎么知道这么多?”明华受教不已的同时,惊奇不解。

    明珠冷笑:这些全是她前世经验之谈啊!

    “你别管我从哪里知道的。”明珠眨了眨眼。“只要留心。这些事就发生在我们身边。记住我今天的话。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明华连连拱手作揖:“谢妹妹指点!”

    风平浪静的过了一个月,迎来了明珠兄妹们在合浦的第一个春节。一家人其乐融融,剪了窗花,做了各色吃食,还看了热热闹闹的当地风俗表演。

    月府的门前也来往不断,年礼收到管家手软。三大氏族都派人送了一车的年货,萧六的年礼特意分开堆了一大箱子。除了两个舅舅、丁二胖几个亲朋好友外,钟县令、许同知竟也送了年礼来。都是些锦锻吃食和药材,库房都快堆不下。年礼送得最重的,是梅岭花市。穆九大方,业下多种花油送了许多。还送来一匣子二十瓶新制的香水请明珠验收。

    向宁没料到会收到这么多东西,少不得一一还礼,这事就忙了三四天。备好年礼之后,向宁一家子,便要到老宅与月母和叔父一同吃年夜饭。

    明珠着实不想去,也知不可能不去。只好打起精神与明岚一同装扮好了,赖到傍晚时分才和父亲同去老宅。

    明岚倒颇为欢喜:“这边的春节,一点都不冷呢。哪象京城,年年都冻成冰块。”

    明珠瞧明岚一身新制鲜艳的桃红织锦上衣,本白色苏绣撒花的百褶长裙,颈中一根黄金镶白水晶蝴蝶项圈,那白水晶分别雕成两支蝶翅,拼成一体,上方还有一块红宝石镶金边的五瓣小花,精美别致。

    “明岚长高些了呢。”明珠笑着比了比两人的身高。

    向宁含笑看着两个女儿:“都长高了。”

    明华哼了声:父亲眼里只有女儿!不过,他家的妹妹,就是出色!

    到了老宅,远远的就看见大门上贴着春帘,挂着红绸子红灯笼。门前有管家张头张脑的看着。见到他们的车驾,老远就叫了起来:“大老爷来啦!”

    明珠兄妹想起一年前他们重回老宅时门前冷落无人搭理的情形,恍若隔世。不觉扬眉吐气,展颜一笑。

    无论哪个世道,实力是王道。

    向宁刚将一车的年礼交待了管家,月向海夫妇已经迎了出来,满面含笑的道:“兄长来了!”

    “辛苦大伯!”虞氏行了礼,将注意力转到几个孩子身上。啧啧赞道,“明珠明岚越来越招人喜欢了。明华,恭喜你进了云深书院。”

    明华兄妹自是客气寒喧了一番。

    向宁也知弟弟的秉性。若不是自家这些日子混得风声水起,他也不会这般殷情。大过年的,向宁也不与他计较,开开心心的带着子女进了老宅。先与月母磕头拜年。

    月母穿着喜庆的铁绣红锦衫,额上戴了只同料子镶珍珠的抹额。身上披挂俱全,整个人闪闪发亮,明珠看向她身上任何一个部位都能被金子闪到眼:行,和印度娇娘从鼻子武装到脚趾的装修风格有得一拼了!

    明玉明雅几个孙女儿陪坐在旁,比起祖母来,穿着显得素净许多。明玉盯着明岚一身的新衣瞧了会,又看向明珠发间一色的艳红宝石点珍珠的头饰,想起年前与祖母在月家过的那段日子,心中煎熬翻滚。

    “我儿来啦!”月母喜笑颜开。拉着孙子孙女问长问短,标准的和谒慈爱的老祖母。

    明珠被她又摸又叹得浑身直泛寒气,看了眼明岚,头颈都起鸡皮了,不由失笑。明岚瞪了她一眼,明珠忙对月母道:“祖母,父亲给你送了好些东西来。您看看喜欢不?”

    这才解脱。

    月母喜滋滋的一一摸过了那些绫罗绸缎珠宝首饰,欢喜不尽。

    还是向海说得对。大儿子就是个吃软不吃硬的。

    明玉也随着祖母一起欣赏月家带来的年礼,她找到一只小巧的漆木盒子,里面放着三只白瓷小瓶。

    还未打开盖子,便闻到一股淡淡的花香味。也不知怎地,明玉脱口而出:“姐姐怎么连头油也当年礼送来了?”

    明珠还未答话,月母已经嗔道:“明玉瞎说什么呢!你大伯一家子送来的就算是头油,也是顶顶好的东西!”

    月母这话实在贴心,明岚掩了嘴笑道:“祖母真真识货!这三瓶可不是什么头油。是姐姐新得的香水。比香露还轻薄通透,味道比所有的香油都留得长久。姐姐总共没得几瓶,今日特意给您和婶母、明玉送了三瓶!”

    “香水?倒真没听说过。”月母有些怀疑的打开一只瓷瓶密封的盖子轻轻嗅了嗅,惊道:“这味道怎么那么好闻!”

    明珠笑道:“这一瓶是茉莉、橙花和玫瑰的混合香水。味道尚算清淡。”

    月母惊道:“那真是个稀罕物!”当即命心腹的丫鬟连媳妇孙女的两瓶也一起收好了。

    明玉闹了个不识货的笑话,面孔通红。家中再富足时,也没买过花油给她用。顶多就是些许头油和香脂。她怎知香水是何物?

    抬眼见到明岚嘴边一抹嘲讽的笑意,她羞恼交加。虞氏自是不忍女儿在这儿难堪,笑道:“母亲,我带明玉去厨房看看菜色准备得如何了。”

    月母了然的点头道:“去吧。”

    虞氏拉着女儿,走远了才道:“今日是怎么了?口气那么冲?明珠她们得罪你了?”

    明玉羞恼的道:“是我嘴笨,行了吧!”

    虞氏皱眉,似是想到了什么,叹气道:“傻闺女。各人有个人的命。明珠她命好,你也不差。只要搭上了长房,你和父亲,还有明辉都是前途无量!”

    明玉恼道:“不就是要我和你们一样卑躬屈膝的奉承她们么?”

    虞氏不满的道:“你说的什么话?你以为你父亲是个县丞你就是官家千金了不起了?沈家还是六品官员呢,得罪了长房还不是一样被撸到底?你不知趣,吃亏的还是你自己!”

    明玉委屈的眼泪直在眼眶里打转:形势不由人,她又能奈何?

    月家长房在老宅的这顿年夜饭,吃得平平安安,通泰无比。

    然而年初三到明珠的外祖梅家拜年时,却意外遇上了一幢大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