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四章 钟家的惨案(三)
    方氏慌乱了一刻,又镇定的道:“皖儿早与我说过小贱人送他这只发梳的事,我当时见了就拾了起来。是我太心急,为了证明儿子的清白不让那贱妇脱罪才没说实话。老爷,我儿死得好冤枉啊!”

    她这么解释,钟家人也不觉意外。默默的都相信了她的说辞。钟老太爷唏嘘道:“老夫知道你的心情。但你若说了假话,反倒让皖儿受了不白之冤,得不偿失啊。”

    言下之意,老爷子还是更相信自家的子弟。

    方氏略微得意的应了声是。

    明华看向明珠,眼角余光轻扫方氏示意妹子:方氏有问题。

    明珠轻轻点头,戏谑的道:“钟老爷子说得不错。若是在公堂上,夫人已经因为作假证又挨了回板子了。”

    闻言,梅家人无不怒极轻笑。

    钟家人皆是面孔一红。再看方氏时,心中泛起了一股说不出的异样感。

    明华又问方氏:“敢问夫人,您如何能证明,这发梳是我表姐送给你儿子而不是你儿子觊觎我表姐,偷了它哄骗你的?”

    方氏冷笑:“这话问得有趣。我儿子死都死了,死无对证,我怎么证明?”

    明华点头道:“夫人说得是。”他又转向如雪。“表姐,那你能证明,这只发梳是被方皖拿去,而非你送他的么?”

    如雪睁大眼睛想了半日,泪道:“我……我也不能。那日寻不到它,我和简儿找了很久。谁知……”

    方氏更加得意,眼露狰狞:今日定要你给我儿陪葬!

    冷不防明珠接过那发梳,淡淡的道:“我能证明表姐的清白。”

    钟家诸人大哗:证明了梅如雪的清白,便是反证了钟皖的卑劣、方氏胡乱攀污如雪!可她为何要攀污如雪?答案似乎犹如晨光,正欲破晓而出。

    钟老太爷立时脸色铁青。

    钟旻红着眼,手指微颤。方氏惊骇之下大叫:“不可能!小贱人休要胡说八道——”

    明珠微笑反问:“不可能?为何不可能?钟夫人应该听说过我月明珠的薄名吧?我没其他的本事,可挑识珍珠的这手绝活,无人质疑!”

    她不顾方氏一脸的惊恐,举起那只发梳到钟老太爷面前:“瞧见这根琴柱上的珍珠了么?”

    钟老太爷木然的点点头。

    “这枚发梳是我亲手所作。上面所镶的珍珠宝石皆是我亲自挑选。但是这颗亮白的珍珠,不是原来的那一颗。”

    钟老爷子淡淡的问:“那又如何?”

    明珠转身问如雪:“表姐何时换过的上面的白珍珠?”

    如雪茫然的道:“没有啊。若要换,我定然是来找你的——”

    “没错。你会来找我。”明珠轻轻摸着珠子,面上划过一丝冷笑,“当初你无意掉了这只发梳,珍珠也因此跌落。不想却被方皖拾走。他认出是你的发梳,便带着它找了金匠补了一颗珍珠,怕是想借此讨好接近你。不想你根本就没给他机会,他便此发梳要胁你——”

    “你胡说,胡说——”方氏冲到明珠身边,装作哭闹的样子,想伺机夺取发梳。明珠早看出她的意图,躲到了舅舅的身后。梅老大一瞪眼:“你想干什么?我外甥女说到了点子上,你害怕了想毁灭证据是不是?”

    “你们,你们欺人太甚——”方氏拉开嗓子正要再度上演一哭二闹,钟旻已经死死的握住她的胳膊,痛得她惊呼出声:“老爷,你弄痛我了!”

    钟旻的眼中满是失望和愤怒:“你再胡搅蛮缠,也无用了。”他声冷如冰,“这只发梳这般精美别致。梅家只需拿着上城内的金店走一圈。便能找到修补它的人。”

    方氏怔怔的看着丈夫楞了片刻,飞快的道:“也有可能是皖儿因为厌恶那贱人,没好好保存这只发梳,不当心掉了那颗珍珠,不得不帮她补上!”

    钟旻神情微动:可能么?

    明珠立即打破了他的奢望。

    “不可能。”明珠将发梳送到如雪面前,“你仔细看看这颗珍珠与原先那颗比,有何不同?”

    钟皖取出发梳接近如雪时,如雪难免惊慌,只顾着赶钟皖走人。根本没有注意发梳上的不同。此时定定的看了一眼,便惊道:“这颗珍珠比原先那颗更亮更圆!”

    方氏不明所以,只问:“那又如何?”

    明珠带着几分嘲讽的语气道,“说来惭愧。我做这只发梳时手头珠宝不多,所选的这颗小珍珠只能算是中品。而这般大小品质的珠子是市面上最常见的。通常五十两银子就能买到一颗。”明珠瞧着发梳上光彩夺目精亮耀眼的的小珍珠,似笑非笑的道,“但是贵公子换上的这颗珠子,虽然大小相仿,但无论圆度、亮度、霓彩伴色都属上品!这样一颗小珍珠价值百两!各位想想,他若真是厌恶我表姐,怎么放着五十两一颗随处可见的便宜珠子不用却千挑万选的买了枚上品的小珍珠?”

    明华忍不住击掌道:“合情合理!”

    钟旻面若死灰。正如明珠之前所讲,那孽子是为了借机讨好祺儿媳妇啊!

    方氏被明珠堵得说不出话来,心知再怎么解释,也没法为儿子洗脱干净了!尽管如此,还是嗷的一声泪水奔涌而出,大哭道:“我的儿啊,你死得冤啊,死得好冤啊!你死了还要被人泼污水啊。我可怜的儿啊!”

    钟旻更加失望:他的嫡子,竟然是这么个不成器的东西!而他的夫人,明知儿子有问题,却还百般为其遮掩,更意图嫁祸如雪。实在令他心寒。但是,事情并没有结束。他望望明珠与明华这对出色的兄妹,心中升起一股由衷的羡慕:“只是,我儿还是死在了祺儿媳妇的织房内——”

    “没错!”方氏又来了精神,凶恶的道,“如雪害死了我的儿子,勿庸置疑!”

    明华皱眉问:“大夫有没有说死因?”

    钟老爷子犹如老十岁般有气无力的道:“说是中得砒霜。这毒发作得颇快,解救不及,皖儿撑了半个时辰就不行了。”

    明珠目光飞快的射向那一间间的房屋:“表姐屋内的所有吃食,都还在么?”

    简儿冷笑道:“小姐房里能有什么吃食?也就那笼蒸饺了。”

    明珠又问:“茶水呢?”

    “那么晚了,小姐织布不喝茶。”

    明珠松了口气,对诸人道:“一起去案发现场看看吧。”

    方氏冷笑,胡乱的擦了把脸道:“我带你们去。”

    她竟然这般主动?

    明华眉头紧锁,轻声问:“明珠,你觉得是谁下得毒?”

    明珠目光扫了眼方氏:“暂时不好说。”

    郑氏扶着女儿,明珠明华扶着梅老夫人,一行人很快到了钟祺如雪的屋外。

    当初以钟祺成亲后就要分家为由,方氏并没有好好布置他们的新房。屋子也就三间。一厅一卧一书房。外加一个小小的盥洗室。如雪为了织布,硬是将客厅截了个小间出来,用屏风与布帘遮挡。

    明珠与明华进屋后直接查验桌上的蒸饺,两人眼中俱是一亮,相顾一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