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五章 钟家的惨案(四)
    “表姐。”明华大声问,“你方才说你吃了几只蒸饺?”

    如雪诧异的道:“五只,怎么了?”

    简儿也道:“小姐是吃了五只。特意留了七只给姑爷吃的。一共十二只,我蒸饺子的时候数得清清楚楚。”

    明华摇头道:“但是现在碗里只剩下六只饺子了。”

    众人面面相觑,这个,什么情况?

    眼看梅家人也是一脸茫然,如雪突然叫了一声:“是方皖!是他吃了一个饺子!”

    明珠兄妹缓缓点头。

    钟家之人无不愕然。

    “方才表姐说过,她误以为是姐夫回家,所以唤他吃夜宵。那方皖心怀不轨,听了表姐的话,便随手拈了个饺子扔进嘴里,然后才踱到了表姐的织房。”明华的眼前,仿佛看到了满脸淫秽又贼兮兮的年轻男子在他面前一一演示了案发经过。

    “随后他取出发梳,讨好表姐。可是表姐严辞拒绝了他。这时候,毒性发作了——”

    “等等!”钟旻奇道,“哪儿来的毒?我儿何时中的毒?”

    “还不明白么?”明珠轻叹,“他吃下的那只饺子里,有毒。”

    方氏啊的一声惊呼,面色慌恐至极:“不,不可能!如雪吃了五个,怎么没事?偏偏我儿吃了,就中毒?”

    梅家人也是一脸不解。这话的确说不通。

    明华摇头道:“因为这笼饺子里只有一只藏了毒。很不幸,让钟皖吃到了。”

    方氏再也撑不住,瘫软在地,喃喃的道:“我儿死得冤啊,死得好冤啊!”

    如雪回过神,惊恐的道:“是谁藏的毒?是为了害我么?为什么?”

    钟家人万没料到,局面竟有这样逆转!如雪一下子从凶手变成了受害人!要说这个家里谁最看她不顺眼——所有人的目光不约而同的射向了方氏。

    钟旻声音嘶哑的道:“唤厨房的管事娘子来。”

    方氏身子抖了一抖,嘴唇张合了一下,却没发出声音。

    很快,管事厨娘战战兢兢的进了屋,一进来,卟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钟旻问:“今晚厨房里的水饺是谁吃剩的?”

    管事娘子没想老爷问的是这个问题,心下一松,道:“是简儿那丫头热的那些饺子么?中午夫人说要吃饺子,结果吃了没几个才剩下的。”

    方氏?!

    诸人震惊疑惑的目光再次在她身上盘旋。

    明华温和的道:“你还记得剩下多饺子么?”

    管事娘子很快的道:“我一共下了十五只水饺。夫人只吃了三个。余下的就搁在了柜子里。”

    数量对上了。明华点头,又问:“可还有他人碰过这些水饺?”

    管事娘子陪笑道:“这几日大家饺子都吃得腻味了,再说冷的饺子不好吃,谁去碰它啊。一直放在柜子里,要不是简儿要给少奶奶寻夜宵,我还打算倒了它呢。”

    在梅家人面前,钟祺羞愤难挡:嫡母就是这般苛待如雪的!

    钟旻与钟老爷子面色也极不好看。

    明华笑容更加和煦,对管事娘子道:“还有一事。我知道这事儿说出来不太好。但是,为了找出杀害你家皖少爷的凶手,还是请你告诉大家。”他顿了一顿,“是谁让你故意支走简儿的?”

    管事娘子面孔刹白,低着头眼珠乱转。

    明华叹道:“其实你不说。我也知道。是皖少爷让你这么做的,对吧?”

    那管事娘子大惊失色,脱口而道:“你怎么知道?!”言毕,忙捂了嘴,瞧着夫人与老爷铁青的脸色,哭着磕头道,“夫人饶命啊!夫人,皖少爷他逼着我这么做的啊!”

    钟旻无力的闭了闭眼:“你下去吧。稍候再作发落。”

    方氏指甲抠得掌心血肉模糊。大声道:“那贱人若没勾引我儿,我儿怎会如此!”

    明珠大怒,事以至此还不忘污蔑如雪!当即冷笑:“古往今来,朝朝不缺谋逆之徒。按你的说法,是那皇位诱人,与谋逆之人何关?逆臣贼子皆是无辜?!”

    钟老太爷大惊:月明珠好一张利嘴!这话若是传了出去,钟家不得善终啊!急忙怒骂方氏:“你这妇人!明明是你自己教导不好我钟家子孙,祸害了我孙儿。还敢污蔑清白之人!如此蠢妇毒妇,钟家还留得了你?!”

    方氏呵呵冷笑,神情阴冷的道:“我做了什么?我不过搓磨个庶子媳妇而已。哪家夫人不是这般做的?”

    钟老爷子怒极攻心,捂着胸口咳嗽不止。

    钟旻忙扶住父亲,望着月明珠问:“这个毒,到底是谁下的?”

    明珠惋惜无比的叹息道:“你也有所查觉了吧?机关算尽不想反害了自己儿子的性命,方氏,才是杀害方皖的真正凶手!”

    方氏眼睛血红,大叫道:“你胡说!我怎么会害我儿子,是如雪那贱人是她害死我儿——”

    “毒是你放的。”明珠冰冷的神情中透出一丝怜悯。“不用急着否认。先听我说完。你想害我表姐夫妇怕不是一日半日之事了。今日这个案子是你布局已久,悉心策划。先是故意苛待表姐与姐夫的日常花费。摸清了表姐晚上织布有夜宵的习惯。再给厨房定规矩只给表姐夜宵吃些剩食。你白日午饭时故意要了水饺,随后在其中一只里塞进了毒药。你非常聪明,只做了一只毒水饺,而且特意将毒放在煮好的饺子中。”

    明华听到此处,恍然大悟:“我明白了!”

    钟老太爷也猜出些许内由,瞧着方氏的目光几乎喷出火来。

    梅老大急道:“她这般费力是为什么?明珠,快说清楚啊!”

    明珠笑了笑,续道:“因为大家都知道,煮过的水饺不能再下水,不然必定烂得不能吃。所以简儿只能选择最方便的加热方式:蒸。这么一来,即阻止了水饺在水中煮烂,毒性透出,又在案发后检查吃食时,其他饺子里也查不出半点痕迹。这便是钟夫人的高明之处啊。”

    钟旻忽的开口:“若不是皖儿误食了这只饺子——”

    “不错。若不是你那小儿子挑了今晚意图不轨,死得人应该是我姐夫。”明珠摇头,目光寒若冷箭射向簌簌发抖的方氏。

    钟祺足下踉跄,一连退了几步,直退到了墙角。目光凄凉无比的看了眼父亲,忍了许久的泪水终于仓慌而落。

    “钟夫人打得绝妙的算盘。那一只水饺若是毒死了我表姐,便可解决她儿子的龌蹉心事。理由么,你早就想好了:表姐勾引小叔被拒,担心被小叔告发所以羞愤自尽。若是毒死了我表姐夫,那也正好。即拔了心头刺,又可将我表姐控于掌心,贪了的嫁妆再无归还之日——姐夫被毒死,表姐嫌疑最大。少不得接受族中审讯。就算没有证据,你也会再想法子弄死我表姐!方夫人,真是好计谋呢,明珠佩服至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