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六章 钟家的惨案(五)
    在诸人的沉默中,方氏惊恐万状:“没有,不是我,不是我!你凭什么说是我?你有什么证据?没证据,没证据就算是县令老爷也不能判我的罪!”

    明珠的大姆指拂过一直握在手心的箜筷发梳。

    “你是什么时候发现自己的儿子对我表姐起了非份之心?”

    方氏还想否认也自知无论她再说什么,也没人会相信儿子的清白了。索性扯了扯嘴角道:“大约一个月前,我偶然瞧见到皖儿拿着那贱人的珠钗神情迷离。”

    钟旻闭上眼,额头两侧青筋暴起:“你早就知道,不想办法劝解皖儿,只想着杀人?”

    钟老太爷的拐仗将地面捶得咚咚响:“我早让你分祺儿出去,你硬是拖着不肯放人!早些分他们出去怎还有这种事情?!”

    方氏一双眸子顿生寒意咬牙切齿的道:“我怎么可能让他们出去过逍遥日子?你们这般偏心,嫡亲的孙子不管不顾。给个小妇的儿子找个那般好的亲事?!让一个庶出小子今后飞黄腾达,踩在我与我儿之上,我如何能顺心服气?”

    钟老太爷恨极,吼道:“方氏!当初给皖儿说亲时,你压根就不愿考虑商户人家的姑娘!自己瞎了眼还有脸怪我和你男人偏心?!”

    方氏挺着背梁道:“就算我瞎了眼,但我儿是嫡子,钟祺一个庶子怎能胜过我儿?钟家从没这等规矩,我也绝不能让这种事发生!”

    钟老爷子再也忍不住,举起手中的拐仗狠狠的往她身上砸去。方氏惊呼一声,想逃却又硬忍住。闭上眼睛准备承受重击。

    “父亲——”钟旻拦住激动的老人。“父亲莫激动坏了身子。方氏是我的媳妇,我自会处置她。”

    钟老爷子力短,被儿子拦住,心下愤恨无处发泄,一棍子打在了儿子的背上:“你管家不力,也在责难逃。”

    钟旻硬生生的受了这一棍。痛得闷哼出声。

    方氏恍若不见,转而对明珠冷笑道:“说了半天,你能拿出证明我下毒的证据么?”

    “你真以为,我们找不到证据么?”明珠好笑的摇头。“其他的不说,你房里那些余下的毒药,怕是还在吧?”

    方氏扬眉:“什么毒药?你们尽管去搜!”

    明珠描得细致的远黛眉轻轻一挑:方氏,可不象是首次作案的生手啊!一步步算得精细无比,不露半分破绽。

    明珠露出一个鲜妍的笑容,盯着方氏保养良好的手,声音幽幽的道:“你心思缜密。为防泄露,投毒之事必然是你亲力亲为。而砒霜呈粉末状,无色无味。夫人即要剥开易破的饺子皮,又要确保它洒入馅中还不能外露,动作一定非常小心。是用小指甲舀砒霜的么?”

    方氏冷哼一声,轻蔑一笑。

    明珠见状,摇头道:“砒霜留在指甲内万一清洗不干净,还是会被人验出。所以,你用的应该是一柄细巧的小勺。”

    方氏的脸色刹时微变。

    明珠笑咪咪的续道:“我觉得吧,厨房里的用具都不方便。再小的勺子也干不好这精细活儿。况且银质的餐具遇上砒霜会变色,万一被人发现,前功尽弃。我思来想去,唯有一样东西即常见又不会让人怀疑,而且用起来最是方便。”

    方氏瞪大眼睛,颤声问:“什、什么?!”

    明珠不语,只伸出纤长玉指,轻轻拔弄荡在耳垂上的红玉珠子。

    方氏惊怖满面,只觉心跳加速,呼吸紧窒。

    明华脱口而道:“挖耳勺!是挖耳勺么?!”

    钟家这等底子的人家,挖耳勺也俱用金银打制,再讲究些,象牙、白玉、镶金嵌宝不在话下。

    “砒霜好处理,一点儿的份量随意散在园中也不易察觉。但是这只挖耳勺,夫人丢掉了没?我想,它上面应该还留有砒霜余毒吧!”明珠笑问方氏。

    方氏失魂落魄,再也撑不住,滑倒在地。

    正是她用那枚纯金打造的挖耳勺扁平的柄端挑开了饺子的粘合处,一连弄破了两只饺子,第三只时才成功。再用耳勺舀了满满几勺的砒霜倒入饺子内,捏紧饺子皮。之后她随意的擦拭了耳勺,将其放回了自个儿的梳妆盒!

    她怎会料到,自己的亲儿子竟然也挑了今晚去寻如雪?更没想到,他竟然偏偏挑中了有毒的那个饺子!阴差阳错,亲手害死了儿子的痛苦再度汹涌而上。但此时,她已欲哭无泪。只有撕心裂肺的痛苦与后悔一阵阵的翻涌沸腾。不,不是她害死了儿子,是那对贱人,是他们害死了皖儿!

    “月明珠是吧?”方氏阴森森的开口,眼中是深深的怨毒,”我儿会来找你的!是你害得我不能为我儿报仇!他会来找你的——“

    诸人只觉背脊发凉。

    明珠清脆的笑声打破了这诡异的氛围:“他绝不会来找我。他只会夜夜入你梦中,七窍流血满怀不甘,怨恨无比的控诉你、质问你,为何要害死自己的亲儿子!他还那么年轻,他还有大好的年华,他将来还要娶妻生子建功立业,但是,都被你这亲生的母亲毁了得干干净净!”

    敢吓唬我?我就诛你的心!

    方氏越听越是疯狂,五脏六腑几乎都绞在了一块儿,连声尖叫:“不——不——不——”

    毕竟是自己的发妻,钟旻急忙上前扶住她,泪眼朦胧。

    明珠眯了眯眼睛:怎能便宜这个真正的贱人?她狠狠的补了一刀,对钟旻道:“钟家过去没发生过类似的,莫名其妙查不出缘由人便死得不明不白的事情吧?”

    钟旻目光微闪,抿紧了嘴唇,原本看向颠狂妻子的眼神中还有些许的痛惜,刹时消逝不见。

    从钟家离开时,梅家人带走了如雪夫妇。

    钟家最后如何处置方氏的决定她并不关心。方氏害人不成反害了自己的儿子,仅这一点,便足够折磨她下半辈子。

    郑氏拉着明珠和明华的手,感激不尽的道:“今天这事儿,多亏有你们在啊!”

    明华双目晶亮的笑道:“我没出什么力。是明珠厉害!”

    郑氏抹着泪直笑:“好孩子,你们俩都厉害!”

    明珠兄妹相视一笑。

    这一夜,钟家的灯烛彻夜未灭。梅家人劫后归来,欢喜无限的安然入眠。

    事后,明华曾问过明珠,为何他觉得明珠一到钟家,就开始怀疑那个方氏呢?

    “很简单啊。因为简儿来报信时便说到,方皖是死在表姐的织房内的。你想想,一个女人真要色诱男人,那也该在卧室内行事。织房有何情趣可言?咳,表姐还有心情织布,更证明她并不知道钟皖会来找她。所以我一听那方氏的话,就知道她在说谎。”

    明华大为受教:原来如此。

    弄清心中迷惑后,明华颇为感慨的道:“多年来我只想着考功名,却从没想过真的考上后,做个什么样的官?表姐的事情让我突然发现,原来我对刑侦颇有兴趣。”

    明珠挑眉:“想做狄仁杰?”

    明华郑重点头:“还需要妹妹助我一臂之力,我要做个能破天下大案奇案的大明神探!”

    明珠愕然片刻,灿然一笑,颜若朝花:“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