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七章 穆九计退关长青
    风轻云朗,遥望无际的北部湾中,几艘收了风帆的大黄船在平静的海面上静静漂荡。

    明亮的船舱内,木夫人玉手支着美人下巴,笑咪咪的问着眼前俊俏的蓝衣郎君:“阿九到底喜欢什么样的女子呢?过了年你便十九啦。”

    穆九避而不答,神情专注于桌上一排透明无色的琉璃器皿:“我们的琉璃瓶烧出来的颜色不如欧洲的通透,质量也不如欧洲的坚实。不过没关系,更精准的配料比例再过几天就能找到了!”

    木夫人嘴角微抽,眯着一双黑宝石般的双眼道:“这事你不觉得奇怪么?琉璃的烧制方法,我们请老皮尔费了天大的力,也没能从意大利那群洋人手中弄到配方!但是月明珠那小姑娘怎么会有这么珍贵的配方呢?”

    穆九看了姑姑一眼,才道:“琉璃制品并非外国独家之秘。我国史书中早有制作琉璃的记载。明珠说她曾经查阅古藉,找出了主要的配方与烧制方法。但是配料比例却需我们自行摸索。”

    原来那日,穆九给明珠送去稀盐酸时,明珠见到盛放盐酸的琉璃瓶后问了几句烧制琉璃的事,得知本朝琉璃与彩宝一般多是泊来品后,当时不曾多言,没几日就派红玉送来了一份琉璃制品的大致烧制说明书。穆九第一个反应不是欢喜,而是惊愕:如果这是真的,月明珠也未免太过大方了吧?她可知道这几张轻薄的纸重比千金?!

    随后心头才感到一阵欣喜与感慨:她那么信任他!他岂能辜负她?

    是以,穆九亲自上阵、全程参与,吹制出一个个形状着实还有些怪异的琉璃制品。

    木夫人咬了咬饱满的红唇,似笑非笑的道:“我若没记错,月大小姐过了年,也该十六了吧?”

    穆九俊逸的长眉微微一蹙,拖长声音叫道:“姑姑!”

    木夫人笑容稍浓:“怎么了?我的意思是,她之前和沈家退了亲。如今年岁也到了,月向宁怕是正为了她的亲事着急呢。”

    穆九嘴角微扬:“她不急。”

    木夫人一怔:“你怎么知道?”

    穆九笑了笑,眼中有闪烁的星光:“因为她像极了祖母。是一个不需要男人也能闯出一番天地的奇女子。”

    木夫人良久不语,默默的转身离开。

    臭小子,把她亲娘都搬出来了,她还能说什么?

    穆九望着姑姑离去的背影轻轻一笑,在几只琉璃瓶对应的记录上稍作修改,重又调整了一个配方比例,正要回下边的作坊继续实验时,木夫人回转来无奈的叹息道:“咱们又遇上关长青的船了!“

    这已经是半个月来不知几回的“巧遇”了。对付牛皮糖一样的关长青,木夫人颇有些英雄无用武之地:他即不是凶残的海盗,自家跟他也无深仇大恨。之前吓退过他几回,没多久又卷土重来。

    穆九不紧不慢的将监造册压得平整,郑重的放入怀中。走出船舱,一股夹着海腥味的海风迎面而来。

    自家船队的不远处,果然正慢慢驶近一艘不大的渔船。

    关长青立在船头,海风吹得他发髻微乱,一双眼却亮若星辰。

    他见到穆九,并不太吃惊。龙归海早对他说过穆九和木夫人关系似乎不同寻常。今日验证了龙归海的怀疑,他用力向穆九招手,大声笑道:“穆老板,这么巧。你也来这片海域打渔?”

    穆九面无表情的对掌舵的船长下令:“撞!”

    船长得令,立时另有一个年轻的水手拿着一把小旗子,向自家另外两艘船挥作旗语:撞!

    关长青眼尖,一见穆九动了真格,心中也不免有些慌张:“穆老板,你怎能这般霸道?这片海域又不是你梅岭花市一家所有!”

    穆九冷笑:世上哪有一而再、再而三的巧遇?关长青也好本事好耐性,竟然靠这一艘破渔船跟了他们足足半个月!

    关长青眼见三艘大船逼近,心中紧张,却也不肯认输:他好不容易才寻到木夫人的船,好不容易跟了这么久,他宁死也不愿放弃!

    穆九见状,改令道:“围!”随即嘴角泛出一股诡异的笑容,“阿忠,老规矩!”

    一名黑瘦的船员得令,立时不怀好意的嘿嘿一笑,唤了五六个水手挤眉弄眼嘻嘻哈哈的道:“走罗!给那小子点厉害瞧瞧!”

    关长青渔船上的几名船员如何能与穆九的人相比。一阵兵荒马乱的短兵相接后,根本抵抗不住穆九水手攻击的船员,没几下就被制得服服贴贴。

    关长青恼道:“穆九!你改行做海盗了么?!”

    阿忠理也不理他,笑嘻嘻的道:“兄弟们,都收拾干净啊!别给他们再有跟着咱们的机会!”

    不须片刻,船员们纷纷回到船头道:“头儿,搞定了!”

    “行了!撤!”阿忠一挥手,回头瞪着关长青道,“今儿个老大心情好放过你们。下次再遇上,可就不会这么客气了!”

    关长青眼瞧着抱着船上仅剩不多的干粮的强盗们扬长而去却无能为力,气得眼睛都红了。

    忽的一声惊呼:“长青!我们的水——”

    关长青面色微变,冲过去道:“水怎么了——”

    一共只剩下三小桶的淡水,其中一只水桶里泛起泡沫无数。

    他的同伴欲哭无泪的道:“是皂角粉——”

    长青面色铁青。再看向另一只水桶,一股子的骚臭味!想也不用想那群船员做了些什么!幸好,另一桶水洒了一半,剩下一半仍是干净的。想来是特意算计好留给他们回程所用。

    他忍不住一脚踢翻只脏水桶,怒吼:“穆九,你欺人太甚!”

    回到大黄船上的阿忠贼笑着目送关长青的船仓荒的转航,得意中带着些许释然:关长青毕竟不是歹人,他们也下不了狠手。还是老大的这招管用啊!

    没了食物又缺少淡水的关长青不得不加快回航的速度。当他们赶到最近的码头时,船员们几乎虚脱。

    长青躺在满是鱼腥味的甲板上,大脑一片空白。蔚蓝的天空上,海鸥姿态忧美的自由滑翔。他看着看着,慢慢地,眼角沁出一颗泪水。直到龙归海的身影出现在他的视线中。

    龙归海轻撩衣摆蹲下身子,手中一只牛皮水壶,送到他的嘴边。长青手脚不动,张大嘴。龙归海轻笑,小心的将水倒至他的嘴里。

    喝了半壶水,长青挥挥手。龙归海收了水壶,不顾甲板的脏乱,一身倜傥的绸衫躺在了长青的身边。

    “我今日被穆九耍了。”

    龙归海挑眉:“穆九在木夫人的船上?”

    长青懒懒的嗯了声:“你所料不错。他们关系果然不一般。莫不是母子?”

    “木夫人的事,我们所知甚少。但我觉得,他们现在不再刻意保持神秘,想来,梅岭花市要有大动作了。”

    长青忽然想到什么:“你怎么来得这么般快?”

    龙归海笑了笑:“我就在附近。”

    长青也没多想,哦了声。起身道:“走吧!这半个月在海上嘴都淡出鸟来了!”

    龙归海道:“要不要帮你多招集些人手——”

    “不用了。”关长青头也不回的往前直走,“在海上我讨不着他们的便宜。以后我不出海了。”

    龙归海面色微喜:“真的?”

    “还是你说的话有理。我得好好想想,怎么讨好那个月明珠。”关长青自言自语,“她现在最缺什么?”

    龙归海想了想才道:“莫急。珠宝行会的会展就在眼前,那时,你再借机试探不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