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八章 来而不往非礼也
    北海王宫,兰萱殿外长廊上的翠色小鸟已经换成了一只毛色雪白的鹦鹉。而琳琅郡主的发间,多了一支莹蓝欲滴的点翠蝶钗。

    “找不到?找不到是什么意思?”琳琅第一次对零一的行动成果表示极度的不满。“难道穆子秋还会飞了不成?”

    零一垂着头:“梅岭花市所有的货物全在码头卸货。整个越州城我都查遍了,没有找到他家的工坊。”

    琳琅微怔:“这怎么可能?”

    零一看了眼郡主:“只有一个可能。北海岛屿林立,他们的作坊,就藏在这诸多的岛屿之中。”

    琳琅失声道:“那可就麻烦了!”

    她虽然是郡主,是北海王的千金。但父王不会将权力交到一个女儿的手上!她能有现在的情报网络,全靠零一和几个暗卫多年的经营所至。

    码头的事,她完全插不上手!

    琳琅烦躁的拈了一朵廊下开得鲜艳的红花。金黄的花蕊,红玉般的花瓣,美艳得竟令她一下子想起了月明珠姣好妩媚的容颜。手掌刹时紧握,娇嫩的花朵登时斑驳零落。失去了原有的华美光泽。

    “办法,都是人想出来的。”她厌恶的扔了残败的红花,眼中闪过一抹冰冷的寒芒。

    十天后,当穆九的船返航靠岸时,船老大惊讶的发现,码头怎么突然变得风声鹤唳起来了?

    “忠哥,你是不知道。最近城内盛传有批倭人乔装打扮成我朝汉人企图登陆抢掠!这边的驻军得到消息,立马加强了来往船只的排查。所以大家不得不小心行事。”

    码头的老大崔宇与阿忠关系极铁。他四处瞄了眼,低声道:“这传言一夜间就起来了。我觉得吧,有猫腻。还是有人想借机搞事,只是不知道这次是谁倒霉。你让家主当心些。有备无患嘛。”

    阿忠裂嘴一笑:“晓得了!”

    心里飞快的消化着老崔的话:“有人想搞事?目标会是谁?”想到自家家主这段日子又是调制香水,又是啥酸的提炼,还有最近琉璃的烧制。一拍大腿:不是瞅中咱们了吧!

    穆九听了阿忠的禀报,清朗的面容掠过一丝了然的笑意:“通知行船的各位兄弟,最近码头卸货时严防死守。再让码头干活的兄弟们注意,千万不要和官兵起冲突,有情况,立即找老崔!”

    阿忠领命,飞快的吩咐了下去。

    穆九下意识的捏了捏姆指与食指:“琳琅郡主么?穆子秋恭候多时了!”

    他略微上扬的眼睛微微眯起,犹如见到猎物的狐狸:“这么说来,我们在返航时,似乎的确远远的看看到过几艘形迹可疑的大船。”

    阿忠一楞:有么?立即反应过来,拍掌道,“可不是!”

    穆九含笑跃上码头备好的马匹,直接驰向真珠苑。

    他这次匆匆归航,是因为琉璃的烧制遇到了问题:配料比例在经过千百次的试验后,大致可以确定。烧出来的琉璃瓶色泽与硬度都达到了标准,但是些许琉璃竟然在成型后不久陌名碎裂。所以他带着几只成品与开裂的琉璃瓶再度造访月家。

    巧的是,他在月家门前跃下马车时,一辆材质普通的青布幔帷的马车也停了下来,由丫鬟扶着,下来一名年纪与明珠相仿的少女。

    穆九想她是女子,便让她先行。那女子容貌颇为秀美,见到他时微觉好奇的打量了他一眼,眼中闪过的自以为然的深意令穆九微微蹙眉。

    门房的管家见了她,颇有几分讶异的道:“这不是明玉小姐么!”

    明玉矜持的道:“姐妹们可在家?我今日得空,想来与她们耍耍。”

    管家呵呵两声,这才看到了她身后的穆九,双眼一亮,忙道:“堂小姐请进吧!小青,先送堂小姐到内院的厅内歇一歇,请二小姐会客!”说完,便越过她走向穆九,抱拳道:“穆公子!多日不见,您越发玉树临风风度翩翩了!我家老爷和大小姐说了,您送的那些个年礼啊,即贴心又是时候。小姐欢喜得紧哪!”

    穆九暗想月向宁挑了个好管家。一张嘴说得人心花怒放。素来清冷的他也忍不住绽颜笑道:“您过奖了。”

    自觉被随意打发的明玉不满的回头瞪视管家时,却被穆九这一笑笑得心头小兔乱跳:好个清俊脱俗的俏郎君!看着冷漠,笑起来却这般温柔可亲。管家称呼他穆公子,不知是城内哪家的公子?

    她低下头,脚步移动得慢如蜗牛。等着穆九与她擦身而过时再寻机搭讪。不料,走了半天也不见身后有动静,急忙回头,若大的真珠苑,管家带着穆九走了另一条路,不由跺脚,心上泛起一股羞恼之意。

    她望着带路的丫头,试探的问:“小青?那位穆公子,是什么人哪?”

    小青微笑道:“穆公子是梅岭花市的管事。与我家有些生意往来。”

    穆九首度登门拜访时只对管家道是“梅岭花市穆子秋求见大小姐”,明珠与向宁自不会跟下人解释他的身份。所以至今月家家仆都以为他是梅岭花市的一个大管事。

    明玉微有些失望:只是个商户的管事。但想到他这般年轻又这般俊秀,将来前途必然不会止于一个管事。这么一想,她心情又好了不少。

    小青送她到内宅,守院子的婆婆道:“堂小姐来了!”

    那婆婆笑道:“大小姐刚被请去作坊了。二小姐知道堂小姐来了,很是高兴,正在里面候着您哪!”

    明玉只在真珠苑开张时来过一次。今日见明珠姐妹的住处这般漂亮宽畅,仆从如云,不由咬了咬唇,心中愤愤然:竟比她这个官家小姐还会摆谱!

    明岚可是一肚子的火:穆子秋上门,姐姐与他商量要事,却将个麻烦扔给她处理!可念在父亲的面子上,她又不得不笑意盈盈的与她应对。谁知没聊几句,明玉居然打听起了穆子秋的消息。

    明岚心中警铃大作:明玉眼光倒是不差!可穆子秋是你能觊觎的么?小姐我还没下手呢,您就甭多情了!

    “这位穆公子啊!”明岚心思飞转,将那日偷听到的消息挑出重点打击明玉。“那可是个能干的人!年纪轻轻便能掌管梅岭花市,人又生得俊俏风流。不瞒堂姐,我第一回见到他,脸都红了呢!”

    明玉忍不住掩唇笑道:“你才多大!”

    明岚继续装天真,迟疑的道:“只是——”

    “只是什么?”

    是岚叹口气:“虽然他少年英才,只是我听说他家中情况十分复杂,以致于这么大了,还未曾娶亲。”

    明玉立时有些退却:这般好的条件至今尚未成亲,可见其家中情形是何等的麻烦!

    明玉暂时放下了穆九,又与她谈了会儿节里的趣事儿,呆了半个多时辰后,才准备告辞。

    明岚早让人备了些礼物给老宅,明玉瞧了,很是满意的上了马车。

    她却不知,有道冰冷的目光带着抹兴趣与算计在她进出月家时,盯着她久久不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