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章 元宵(一)
    虚惊一场的合浦民众,将前些日子担的惊受的怕在元宵灯会上尽情的发泄了出来。

    向宁一家子自然也不会缺席一年中最热闹的传统节日。

    明岚一身翠绿的襦裙,披了件稍厚些的浅色披肩,如一支秀雅的玉竹,虽然特意往低调里打扮,但粉嫩娇俏的脸庞与日渐长开的身段,一路上引来不少少年爱慕的目光。

    “合浦的灯会比京城的更好看!”明岚只觉眼睛不够用,一路惊赞。

    明华也频频点头道:“京城的灯巧则巧矣,用料却不及合浦这般金贵。”

    合浦产珠呗,又是外国彩宝的进口集散地,所以各种珍珠宝石不要钱似的往灯上装。尤其以三大氏族展出的灯最甚:一盏盏珠光宝器,金碧辉煌。

    向宁护着儿女们,笑意萦绕的面容在灯光月色下也愈显俊美。竟也收到了不少女子的青睐,惹得明华明岚暗笑不已。明珠倒是观察着父亲的神色,暗暗想:怕是这些女子徒惹相思了!

    他们随着人流,行到最热闹的灯位上,远远的就已瞧到那盏华丽多彩的琉璃走马灯!六面体的灯身通透无色,内里流转的彩色画页绘的是“牛郎织女”的故事,转到雀桥相会这一页时,灯内的银河与灯外的星光相映,诸人无不大声喝彩。琉璃灯的灯檐与灯盏都雕作莲花状,莲花的花瓣五色蕴彩,星夜灯光下华美璀璨,令人注目难忘,不舍移开视线。底下的穗子上挂满了写有灯谜的小纸片。????向宁赞道:“这怕是从外国得来的琉璃制成的灯。价值千金!”

    明珠不以为然:不过是彩色玻璃而已。不用多久,她也能制出更美的琉璃!

    “斗珠啦斗珠啦!”摊主大声道,“赢了我的人,可得这盏琉璃灯!”

    明珠惊咦一声:除了斗珠坊,别处是不许做这营生的!这人怎么还没被衙役逮进牢里?待她排除万难的挤进前方一看,不由失笑:这摊主斗的不是海蚌,而是河蚌!

    广西除了盛产海珠外,湖泊河流中还藏着另一种淡水珍珠蚌:形状呈椭圆形,长度可达半尺以上。因为经常能从中发现珍珠,故而直接被世人称之为珍珠蚌。它与江渐一带常见的三角帆蚌同为淡水珍珠的主要贡献者。

    颇令明珠惊讶的是,这摊主不过是个十三四岁的少年。衣着布料简单干净。一双黑漆漆的大眼暗藏狡黠。声音清脆语速极快的道:“试一试,玩一玩,半贯钱、半贯钱就能赢取这盏价值千金的琉璃灯哟!快来看一看哟!”

    “先猜灯迷后斗珠!文斗武斗让您一夜尽兴。一个灯谜半贯钱!只要半贯钱!”

    明珠兄妹听得相顾失笑:这少年真会忽悠人!

    尽管灯谜昂贵如斯,但这琉璃灯的诱惑实在太大。瞧这少年的模样,怕是已经赚了不少银子。

    明华问妹子:“手痒了没?”

    明珠笑了笑,心中沉吟:或许可以从中借鉴莲花的吹制方法。

    四周飘过一阵香风,有人递了钱道:“我来试试!”

    好一把淳厚的男低音!明珠循声望去,见是个相貌不俗的中年书生,一身月蓝色的锦袍,腰系玉带,磊落大方。他身边陪着的妻子美貌脱俗,身形极美,虽然已年过三旬,其风姿远胜明珠所见过的任何一个女子。这两人藏也藏不出的贵气,令明珠暗暗称奇:不知是哪家的贵人出游?

    女子盯着琉璃花灯,眼底满是喜爱。丈夫为了讨她欢心,自然要尽心尽力。

    月向宁不知不觉间后退了几步,将自己藏于人群的阴影之下。

    少年摊主收了钱,自行去灯下千挑万拣的取下一张灯谜,念道:“先生听好题目。这是个字谜走麦城!”

    男子原本写满自信的脸微微一怔:走麦城?关羽兵败麦城,这是什么字谜?他正苦思之际,忽听耳畔一轻柔声音道:“关羽死于麦城。”

    书生恍然失笑:关羽死于麦城,可不就是一个“翠”字?四顾不知是谁提醒的自己,洒脱一笑道:“老板,翠字可对?”

    少年咦了声,搔搔脑袋。他的字谜可难得很,之前没几人猜对的。眼见这位先生书倦气颇重,又故意挑了个更难些的,没想到竟然被他猜对了。

    “恭喜先生!”少年笑嘻嘻的举手作揖,翻过字谜,只见纸片背后写着一个大大的“叁”字。

    “请先生在三号盆内选蚌!”

    那男子微露苦笑之色,莫可奈何的瞧了眼妻子。他妻子扇掩秀面,笑不可抑。

    只得无奈的撩起宽大的袖子,在盆里看了半天,却是大眼瞪河蚌,无从下手。

    他动作一慢,围观的人都为他着急,一个个的喊道:“先生呦,您到底会不会挑蚌啊?”

    “不会挑蚌,就随便挑个呗!大家都等着你呢!”

    男子也急不燥。他先是仔细打量珠蚌。很快他发现,珍珠蚌的大小与贝壳上的纹路并无太大关系。也就是说,大的蚌不一定年纪也大。于是,他挑了枚纹路最深且最多、大小却普通的珍珠蚌。

    明珠见了,暗暗点头。

    少年原以为自己又遇上了只羊牯,没想这只羊牯眼光运气倒不差。笑咪咪的道:“这位先生,我这儿的规矩和斗珠坊稍有不同。咱直接开蚌,谁的珠子好,就算赢!赢了我,连灯带珠子全归你。否则,先生今晚只能空手而归。”

    男子笑道:“小哥请!”

    少年被他一声小哥唤得很是适意,眼睛笑眯成一条线,也在三号盆里摸了半日,摸出一只黑中带褐的大蚌来。

    “您是客人,您先开蚌。”

    男子嘴角一抽,他几乎连刀都不曾碰过,怎会开蚌?耳边几乎可以听到夫人的肆意的笑声,不禁抬头瞪她:待回去再与你计较。

    他看了眼左右,对那少年道:“在下不会开蚌,不知能请小哥代劳否?”

    少年利落的道:“您早说哪!”

    接过蚌,端详了一下,神情微敛,笑啧道:“好一碗鲜美的蚌肉豆腐汤!”喀嚓破开蚌壳,交给了男子。

    那男子见内里蚌肉肥美,一点圆鼓鼓的突起处珠光闪烁,惊喜交集的喊道:“夫人,夫人,我开到珍珠了!”

    他的妻子吃了一惊,美目讶然的移了过来:“竟还真让你开到颗珠子!今日怎么凭得好运?!”

    男子得意洋洋手脚笨拙的从蚌囊内取出一枚晶亮的白色珍珠,约摸有七八分大,只是形状椭圆,中间还有一道螺纹。

    即便如此,夫妻两人还是颇为兴奋。

    “俩位莫高兴得太早呀!”少年举着小刀道,“看看我的蚌!”

    他却变了开蚌的姿势,一手捏住蚌口处,一手手起刀落,动作熟练,剖蚌取珠,一气呵成。

    “哇!”

    惊叹声四起!

    少年竟然从蚌内开出一枚淡粉色的圆润珍珠!

    淡水珠与海水珠最大的区别在于,海珠除了伴色外,表面有一层虹彩般的霓光。淡水珠则只有伴色。只要多看,很容易就能区分它们。另一区别是:海水珠多圆润,淡水珠多异形。

    少年开出的粉珠也不过七分左右的大小,但是圆润可爱,自然更胜一筹!

    男子与夫人相顾无语,惋惜无比的摇头苦笑:白欢喜一场!

    少年又胜了一局,也不得意,继续哟喝:“快来看看我的琉璃灯哦!千金难买的琉璃灯,半吊钱就能带回家哦!”

    明珠原本并无与少年交锋的打算。但她眼力何等的锋锐!这少年在开蚌时捏着蚌壳的左手手心中落出了一点点的莹亮。本欲离开的她,没忍住,掏出一两碎银子:“我也来试一试。”

    (本章完)xs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