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一章 元宵(二)
    少年见明珠容貌姣好,气质不凡。一双眸子如上好的黑水晶,剔透得令他心中莫名泛寒。他扯出孩子气的笑容收了银子一溜串的道:“这位小姐即大方,又漂亮。人美心善!”

    他立在灯下,心思飞转:女子在学识上的弱点是什么?《论语》如何?不行,这女子同来的兄弟一瞧便是个读书人,怕是难不倒她。他手指微顿,有了!

    少年选定了一张灯谜,笑咪咪的摘下道:“小姐,谜面是‘全民皆兵’,猜《孙子兵法》中的一句。”

    明珠顿时一懵:不是猜字谜么?怎么冒出个《孙子兵法》?这个臭小子,看人择菜!她一个玩设计的女人哪会去读枯燥乏味的兵书?这个谜她怎么猜得出?!

    明华跺脚:他也没看过兵书啊!

    少年眸上闪过丝得意:“小姐,请吧!”

    明珠风光霁月,正要认输,却听方才那对夫妻中的男子笑道:“夫人,这谜我倒是猜得出。《孙子行军篇》中有道:‘故令之以文,齐之以武,是谓必取。’这是说,要用道义教育士卒,同时用军纪来统一步伐,这样的军队才是胜利之师。”

    他一听明珠的声音,就认出她是提点自己灯谜的人。于是一谜还一谜,扯清。????夫人满面敬佩之情:“夫君学富五车!”

    男子握着夫人的手,眼底眉稍全是缱绻情意。

    明珠得了提醒,立即明白:齐之以武四字,不正是全民皆兵的写照?古人真会玩文字游戏啊!

    她面颊微红的对那神情不佳、眼中全是不满的少年道:“齐之以武,可对?”

    少年扯了扯嘴角:明明已经难到她的!却让那贵人给坏了他计划。只好翻到字谜的背后,上书大大的“一”字。

    “小姐,一号盆选蚌。”

    明珠用金钏当作臂钏,束紧衣袖。一双素手探入盆中之蚌摸索了片刻,忍不住又望了眼少年:这些子河蚌被他精心挑选过,几乎寻不到好些的珍珠!她闭上眼睛,指间突然触到一只珠蚌,传来的热度有些奇怪。她忽然面色大变,生怕它逃走似的一手捉住这只蚌,张开双眸,不可思议的将只大蚌上下打量实在太令人惊喜了!简直难以置信!这还是明珠前世学珍珠史时,在文中惊鸿一瞥。绝没想到,竟然真有亲眼见到它的那一日!

    明珠想了又想,几度思量,还是放下了这只河蚌,取了另一只珍珠蚌,递给少年道:“我选这只!”

    少年上手她的蚌时,瞳孔微缩:好沉的蚌!她竟然选中了三号盆中最好的蚌,免不得他又要费些功夫了!

    他随意捞了只珠蚌,手一晃间,掌心中已经藏了一枚晶亮的珍珠,不料明珠却道:“不如我们交换开蚌吧!”

    少年后背一寒,陪笑道:“小姐,咱这儿没这个规矩!”

    明珠盯着他的左手,意味不明的道:“难道你还怕我做手脚不成?”

    少年心下咯登一记!坏了,被她瞧出来了!他慌而不乱,镇定自若的搔头笑道:“怎么会呢!这个么”他苦笑的半转身子朝某处发了个暗号。“也罢,小姐请!”

    两人交换了珠蚌。少年有些心神不宁,动作也比之前慢了许多。磨磨蹭蹭研究了好一会明珠的蚌,这才取了刀准备开蚌。就在他刀入蚌壳的一瞬间,人群中传来一声怒喝:“吕修远!你怎敢偷了家里的灯来这儿骗钱!”

    少年手一抖,面露惊慌:“糟了,我父亲找来了!”

    一个面红耳赤的男子跑得气喘吁吁,冲进人群,指着少年训斥道:“家中缺你花用么?你要拿这祖传的宝贝出来招摇?万一磕碰坏了,我以后怎么有脸见列祖列宗?还不把灯给我拿下来还回去!”

    少年吐着舌头陪笑道:“爹你莫生气,我这就拿下来!您可别打我啊,要是我一不小心碰坏了灯,您可真要没脸去见列祖列宗呦!”

    他父亲脸孔似羞似恼,拱手向诸人道歉:“我儿修远身性跳脱,办事不知轻重,请各位见谅!实在这灯是家传之宝,轻易不得示人。没想竟让这不肖子偷了出来!”

    众人哄笑了一阵,都道:“老子不如儿子啊!你儿子今日可用这只灯赚了不少银子啦!”

    男人似喜似忧,尴尬无比的红着脸垂手等着儿子收拾摊位。

    少年万分不舍的,割肉般的将明珠付的碎银子还给她:“小姐对不住,今日玩不成了!”

    明珠强抑住嘴角的冷笑:这家子,真是打着好算盘!儿子精怪如鬼,定下的规矩稳赢不亏,一见事情要败露,就想来个脚底抹油!

    少年见明珠不收他的银子,额头冷汗微冒。要是今天被她戳穿了,可不得被这些游人揍个半死?之前那个贵人就不会放过他!脸上不由露出些许乞求之色。

    明珠张嘴轻声道:吕修远。你欠我月明珠一个人情!

    少年啊啊两声,神情尴尬无比:倒了八辈子血霉了,怎么就碰上月家大小姐了呢!莫说自己,全合浦谁能斗得过她?

    明珠轻轻一笑,故作不悦的大声道:“扫兴!”随手捞起一只大蚌,“送我一只河蚌,我就不与你计较!”

    少年刹时松了口气,忙道:“行。小姐随便挑,喜欢就拿去,炖汤炒菜都好吃!”

    明珠心满意足,暗暗记下了父子俩人的容貌貌,连余下的灯市也没兴趣再逛,直接驱车回了家中的作坊。

    明岚一早觉得明珠有古怪,紧随而至。正好瞧见明珠开蚌取珠:一柄雕腊小刀在蚌壳上一切一扭一顿,动作之灵活不在那少年之下!

    然而贝囊里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

    明岚难以置信的道:“姐姐也会开空蚌?!”

    明珠笑而不语,剥开了蚌肉。银灰色的蚌壳上,露出了一枚方形的小物件。

    明岚惊骇的捂住嘴:“这是什么!”

    “珍珠小像啊!”明珠取出这枚寸许长短、雕成妈祖像的珍珠。感憾万千:古人的智慧怎能不令人惊叹?!

    早在明朝时期,已有民间高人用铝质的佛像至于母贝中,历时三秋,珍珠佛像即成。

    而现代最负盛名的minikomoto珍珠品牌的创始人御木本幸吉先生,正是运用了我国的这项技术在1893年成功的培育出世界上第一颗养殖天然附壳珍珠!御木本幸吉亦被称之为现珍珠之父!从此,日本珍珠称霸全球!

    了解这段历史的明珠作为中国本土设计师,心中再怎么不甘不愤,也只能悲哀的接受事实。清朝的闭关锁国、民国的多年征战,令中国错过的,不仅仅只是近代工业的发展啊!

    “明岚!”明珠眼中泪光盈盈,泪中带笑的问,“你可知这枚小像,代表着什么?”

    明岚茫然不解:啊?

    “它代表着,我大明朝的珍珠,迈入了人工养殖的新纪元!”

    (本章完)xs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