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五章 收个小书僮
    吕夫人擦了眼泪,坚定的道:“儿子。不是娘要害你。月家小姐说了。只卖三年活契。而且,还是陪月公子上云深书院读书!修远,你连族学都进不了,能进云深书院,这是天赐良机!”

    “娘!我不要做人奴仆!我不要嘛——”吕修远撒娇哭闹的本事还没使出来,见到母亲眼中泪光闪烁而出的坚毅之光,便知事情没了转机,除非他放弃与月家的合作。

    吕立行急道:“这怎么行?要是让族人知道我儿卖了身——”

    “他们嘲笑我们也不是一年两年之事了。他们还说过更难听的话,难道你都忘记了?”吕夫人冷睨一眼丈夫。“我只知道,今日若不管束修远,将来他所行之路,必然是条死路!你是想儿子将来客死他乡,还是让他做这三年的书僮?”

    吕立行张大嘴,却吐不出半个字。

    吕修远噗通一声跪倒在地。

    “吕修远,”明珠冷声道,“机会只有一次。你若在书院存心扰事,坏我兄长学业,我与你家的合作就此作废!连你,我也会一起废了!”

    吕氏夫妇心中一寒。吕立行正要说话,被妻子拉住:儿子必须要有个镇得住他的人!

    吕修远捏紧拳头:他百般行骗是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父母家人?只要他们能过上好日子,不再被人嘲笑抬不起头。做三年书僮又算什么?

    “好!”他望定明珠,咬牙切齿的道。“我一定好好伺候你兄长!”

    明珠冷笑:“莫让我兄长伺候你便不错了。”

    当场签定卖身契,月明华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收下了一个让他头痛不已的小书僮。

    回程路上,明岚不解的问:“姐姐,为什么一定要让他做哥哥的书僮?”

    “吕修远足够机灵,而且一肚子坏水。若不能管住他,养珠之事必将毁于他手。”

    “我们可以与别家合作啊。”明岚不解。

    明珠揉了揉额头:是。她的确可以找别人合作。但是,吕立行却是大明朝第一个成功培植出珍珠小像的人。这样的功绩,她无法忽视,也不愿让别家抢了他应得的名利。

    “明岚,我们之前不是一直担心明华在学院受暗算么?若有吕修远在边上看着。明华可少费许多心思。同时明华也能管束吕修远。两全齐美。”

    明岚杏眼圆睁,嘴上没说什么,心中愈服明珠也更不是滋味:怎么自己就没想到呢!

    姐妹俩回到家中,兴冲冲准备开学的明华一听明珠给自己找了个小跟班,还挺高兴。

    “你的眼光肯定不差。”

    明岚忍不住侧首撇了撇嘴。

    明珠轻轻咳了声:“那个……是!他聪明机敏,灵活擅变。”

    明华不住点头:“好,好!”

    “而且学识也不算太差。”明珠微笑,“读书写字不在话下。”

    明华无比欣慰:“真的?!太好了!”

    “嗯。就是有一个缺点。”明岚忍不住道,“是个坑蒙拐骗的贼猴子!”

    明华目瞪口呆,瞧瞧姐妹俩:“骗——骗子?!”当即嚎了起来,“不可。万万不可,他若是在书院行骗,这后果难以预料啊!”

    “不会。”明珠嘴上说不会,心中却道,吕修远少不得设计些无伤大雅的小骗局逗逗书院的书呆子们。

    “我与他立法三章。他绝不会在书院胡闹。哥哥,我也是没法子。这臭小子实在狡诈。我与他父亲有大事要做,如若管不住他,只怕会招来祸害。我思来想去,这事只有哥哥你能帮我一把了!”

    明珠说得诚恳,激起了明华心中的愧疚:回合浦后,是明珠担起了重振家业的重任。自己却从没为家人做过些什么。今日明珠开口请他相助,他怎能狠心拒绝?

    “我带他去书院!”明华握紧拳头,“一定好好管教他!”

    明珠欣然笑道:“他虽然是个麻烦,但也有个好处。就凭他的机灵劲,哥哥在书院就不用担心被人暗算了。”

    明华啊了声,心中慰贴:妹子也是为他着想的。

    次日一早,月家的大门就被人敲响了。

    吕氏夫妇送来了宝贝儿子。

    明珠见吕修远如同被如来佛祖的紧箍咒困住的孙猴子,虽然看似无悲无喜,但眼底那抹暗藏的桀骜不训,依旧未改。

    明华见到吕修远,心下略惊:果然是个不好对付的小人精!

    待明华与吕修远上了马车,驶向云深书院时,吕立行父泪横流,伤心不已。倒是吕夫人嫌弃的道:“哭什么!我儿能进云深书院,就算是个书僮,出来以后也不比族中其他孩子差多少了!”

    吕立行吸着鼻子道:“我知道。可我就是忍不住!呜——”

    车轮滚滚,月家不大却极舒适的马车内。明华目光冷厉的扫了眼吕修远,淡淡声的道:“我妹妹把你夸得天上有,地上无。”

    修远一楞,嘿了声:“她会夸我?”

    “她说你聪明机敏,灵活擅变。”

    修远眉毛一扬:“夸得没错嘛!”

    “她还说你擅文识字,文才不比我差。”

    修远一直绷着的脸笑意微展:“哪里哪里,月大小姐过誉了。”

    明华暗暗好笑:十二三岁的少年,哪个经得起人夸?

    “我却不信。”他斜睨修远,“我考你一考。”

    “考什么?四书五经?”修远笑咪咪的摇头,“我从来不读那些玩意儿!”

    “那你平时看什么书?”

    修远来了精神:“我啊,喜欢看游记、看小说!最近坊中流行一部《飞花逐月》,讲的是一个命不将久的落第秀才巧遇武学宗师,练成神功,纵横江湖!现在已话到他在逍遥山追捕奇兽火狐,险些命丧麒麟洞!”

    明华微微一笑:“这本书我也看过几篇。你可知是谁所著?”

    修远咦了声:“听口气,你认得作者?”

    明华摇头道:“现在不认得。不过,很快就要认得了。”

    修远眼珠子一转,失声道:“云深书院?!”

    明华颔首道:“这书作者,听闻是书院的一名先生。”

    修远啊啊两声,即失望又钦佩的道:“原来是个老夫子啊!”

    “你若能讨得这位夫子的欢心……”明华话尽于此,修远神情大动!

    看来去云深书院也不是一无是处嘛!

    再说明珠送走了哥哥与吕修远,了结一幢心事。好生歇了几日后,她唤来了贝娘。

    自真珠苑闭门,贝娘在明珠的安排下,识字读书,写文练笔,大半年下来,算是小有所成。

    贝娘每每学得辛苦疲惫之际,便会想起明珠对她说过的话:一族掌妇算什么?女子要有自己的事业!再想到家中的弟妹,便振奋精神,倦意全消。

    明珠穿着一身窄袖衣衫,立在庭院内凿出的池塘边,风动裙摆,风姿嫣然。

    贝娘走至她身边,静而不语。

    明珠也不以为异,只淡淡扫了她一眼,道:“从今日起,暂时忘记你的珍珠和海蚌。”

    贝娘睁大眼,迷惑的看着明珠。

    明珠唇角一扬:“以前养过宠物么?”

    贝娘略微黯然的道:“未曾。养活自己还来不及。”

    明珠一脸的惋惜:“那便有些麻烦了。”

    “什么麻烦?”

    指着池塘,明珠淡笑道:“这池子里的河蚌全归你饲养!”

    贝娘愕然:养、养河蚌?

    明珠翩然离去前只留了一句:“若有不明白的,可找城南吕立行相询。”

    徒留贝娘对着一池塘的蛤蜊,茫然失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