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八章 月向宁的魅力
    合浦的每年一度的珠宝展会,是两广之地最具权威、也是最热闹的行业内的盛会。

    各地的名匠、商人,甚至达官名流贵妇千金,皆汇聚于此。这两年连洋商也闻风而动,趁此机会抢购国内顶尖的金饰精品带回自家倒卖。

    载着月向宁及两个如花似玉的女儿的月家马车出现在会场时前时,石狮坐镇、朱红色大门的院落前热闹非凡。一群人正簇拥着一位颇有气势的中年男子,笑语连声。

    “罗先生今年带来的宝物一定令我等耳目一新,眼界大开!”

    “是呀!去年罗先生惜败于萧家,今年定叫他们输得心服口服!”

    罗广庭笑着举手作阻止状:“行啦。话不能这么说,广西三大氏族实力非同小可。我罗家不夸海口,只凭实力说话!”

    “罗先生说得好!咱珠宝这个行当,全凭实力。手上没活儿,牛皮吹得再响也没用!”

    罗广庭被诸人捧得有些飘飘然,脑袋扬得更高,走起路来刷刷带风。

    不知谁喊了一声:“月向宁到了!”

    “呀!月大小姐也来了!”

    这么一叫唤,方才围在罗广庭身边人忽的如潮水般退去,又如潮起般涌向月向宁父女。

    “月先生多年未见,风采依旧!”有人眼带仰慕。

    “月先生,可还记得丁某人否?”有人激动难耐。

    “月先生归乡后首度参加行会的会展,不知带来什么样的作品令我等大饱眼福?”

    明珠姐妹相视一笑:她们算是看出来了,她家爹爹赴京前,必定是合浦珠宝界的风云人物!

    月向宁被他们团团围在中间,拱手笑道:“各位故友安好!今日月某是随长女明珠而来。她此次受邀参加会展。这次参展的物件也是她亲自制图!月某与小女明岚为她打个下手而已!”

    月向宁这般一讲,诸人无不哗然!

    “月大小姐不仅会斗珠,还会设计首饰?!”自是有人不相信。

    向宁又道:“明珠制图功力不凡!月某的真珠苑开张时,内里物件多为明珠一手绘制!”

    真珠苑虽然轰动一时,但除了三大氏族内少数几人外,并无几人知晓明珠在其中扮演的角色。此刻闻言,诸人正猜测怀疑之际,一人叫道:“是真的是真的!月大小姐在越州城剖到过一枚粉珠!当时还绘了张戒指的图纸!我想花银子买下来可惜月大小姐不卖!诺,就是前阵子越州城流行的牡丹珍珠戒!”

    向宁忍笑道:“丁二先生,我们又见面了!”

    丁二胖嘿嘿一笑。憨厚中透出一抹精怪。

    明珠见到他,难免想起两幢事:一是丁二胖的哥哥和自家二舅出海未归。二是,卖给李老板的那颗粉珠怎会落到周记宝铺肖顺的手里?

    丁二胖这么一讲,众人心中虽依旧有些不以为然,但嘴里却一个劲的赞道:“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月先生好福气啊!”

    “虎父无犬女!”

    月家这边熙熙攘攘,身边只余几个铁杆支持者的罗广庭心下哇哇的凉,又羞又恼:一群没眼见的!月向宁再怎么厉害,也不过是一介工匠!能跟我广东罗家比?

    在他眼里,广西这块地除了三大氏族,无人能与罗家争锋!如今乘兴而来,却在会展的门口就被区区一个月家抢尽了风头,焉能不恼?

    他虽久居广东,但也不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之人。月明珠斗珠之名早有所耳闻,他细细打听之下,倒也颇为佩服。只是当他听说明珠竟然还会绘图时,当即哈的声笑了出来!

    珠宝这个行当,一是在手艺,二就是在制图,好的制图师千金难求。和手艺精湛的师傅同样都是镇店之宝甚至更加矜贵。月明珠区区一个芳华少女,能制出什么好图?

    他冷哼之后,一整笑颜大步上前:“月先生!”

    向宁回礼道:“罗先生!”

    罗广庭赞赏得过分的目光扫过明珠道:“罗某身在广东,也久耳闻令千金之大名。今日一见,果真不凡!实在令在下惊叹!”

    向宁清浅一笑,目光微闪:“罗先生言重了。”

    罗广庭摇头道:“不过分不过分!令千金可是受娘娘点化,我等凡夫俗子,焉能不敬重?正巧,罗某有一事,想请教月大小姐!”

    明岚努力克制自己翻白眼的冲动:千万不可在那么多前辈面前作出不雅的举动。可这个姓罗的,要不要这么急着就过来找场子?

    红玉今日巧手为明珠挽了个飞天髻,两股发鬟的底部用一枚华盛固定。华盛小巧玲珑,金丝缠绕、小珠、水晶、玉髓、贝壳镶成梅花朵朵的底坐上固定着一枚雕成扇状的粉嫩玉髓,扇雕鸟栖枝头,喜庆欢闹。再用拉得极细的金丝缠成极细小的叶片,叶片之间以一粒小米珠相连的抹额横于她浓淡适宜的远山黛之上,眉间垂下一颗通透的切面小水晶。虽然配饰少且素净,但配明珠今日穿的玫红色的绛绡裙却格外赏心悦目。玫红的颜色足够美艳,所以布料没有任何织绣,披一条薄如蚕翼的鲛纱披帛略略压住艳色,腰间垂着她从元飞白那儿坑来的月光石,重新打了漂亮的穗子缀了玉珠流苏,饶是罗广庭见了,也不禁为之一惊:极品的月光石!这丫头从哪儿寻来的?

    明珠施了晚辈礼,声脆若珠落玉盘:“明珠年少,不若诸位前辈见多识广。若有不是之处,望请海涵。”

    在场诸人一听:来事了!这还没进会场哪,罗家和月家就先斗起来啦!登时一个个抖起精神兴致勃勃的张大眼睛等着看戏。

    罗广庭扯了扯嘴角:“月大小姐过谦了。”他从怀中取出一只扁平的小盒。一边打开一边道,“这是我无意间寻来之物。多方求解,却未能释怀。今日既然遇到了月大小姐,正好,为罗某解个惑。”

    明珠也难免好奇的盯着对方手中的盒子,暗想:不知是什么古怪的东西拿来为难她?随着盒子的打开,明珠蓦地眼睛一亮!她用力眨了眨眼睛:天哪!她看到了什么?!

    她一脸的震惊与感叹之色取悦了罗广庭。他自得到此物后,虽一直未能弄清其出处,但爱若至宝。见他人也为其倾倒,怎能不得意?笑咪咪的问:“月大小姐,可认得此物?”

    打开的盒子里,躺着一块乳白色半透明的石头。大约鸡蛋大小,形状并不规则,但表面光滑如玉,令人惊奇的是,这块石头内里,竟遍布绽放着一朵朵橙红色的小雏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