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章 现宝(一)
    三大氏族的就位,宣告这场珠宝的盛会正式拉开了帷幕。

    朱祎睿代表其父坐镇会展。这事放过去,琳琅早抢着出面了。今年嘛,朱祎睿苦笑。目光飞快的往月家的位置扫了一眼:月家姐妹,倒随了月向宁,都有一副好相貌。

    吕会长与钟县令简短发言激励了众人一番后,各商户及匠人,按位置所在,一一展示自家精心筹备之物。

    “越州珍宝斋,红珊瑚并珍珠头面全套!”

    红艳可爱的珊瑚珠跃入众人的眼帘,大厅里此起彼伏的惊叹声不断。明珠直到此刻,才觉得心跳过速,有一种不真实的晕眩感:她竟然,跨过了七百多年的时光,一睹大明朝的珠宝盛况?!

    “越州有凤楼,精制四季绢花!”

    明珠急忙举目,只见雪白的山茶、正红的牡丹、娥黄的玫瑰、淡粉的樱花、海棠花簇,不知是用哪种绢布制成,色泽逼真,花瓣纹路清晰可见,再缀以些许珠饰点缀,精美不可方物!

    其中最别致的,是一枝仿紫藤花的花钗。倒垂的花束上密下疏,形状极优美,花瓣的颜色由深至浅自然过渡,每片花瓣都有金丝裹边,花蕊是一点莹白的小珍珠。

    有凤楼的陆当家是一名妇人。她一脸的骄傲:放眼全场,即便是三大氏族,在绢花的制作上也比不过他们!

    向宁赞道:“有凤楼的绢花乃两广一绝!”

    明珠惊叹道:“令人耳目一新!”

    “臻宝楼錾金红宝石珍珠头面一套!”

    “宝凤馆祖母绿黄金酒具一套!”

    “越州秦家,贝刻漆木大屏风一套!小屏幛一套!”

    明珠只觉得眼睛不够用,恨不得多长几只眼睛出来,冷不防被明岚一拉:“轮到咱们了!”

    向宁笑了笑,朗声道:“合浦月明珠,珍珠花冠一件!”

    语毕,他掀起一块红绸,露出一顶珠光四射的珍珠花冠。

    刹时,抽气声、惊啧声、叹息声,连绵不绝的足足在大厅内持续了近半盏茶的功夫。

    人群忽的涌动起来,一个个往月家的展台挤:“让我进去看看!”

    “别挤啊!”

    “唉哟挤痛我了!”

    “刘老板,你在前面看得够久了,该换人了!”

    “换什么换,老子还没看够呢!”

    “月大小姐,那颗白色半透的珠子就是砗磲珠么?”

    “月大小姐——”

    眼看就要引起一场踩踏事故,向宁忙将事先准备好的琉璃罩往花冠上一罩。拥挤的人们一楞,哭笑不得的想:月家这手够绝啊!

    向宁大声道:“多谢诸位抬爱。各位也莫急。花冠便在这里,大家慢慢看。但是莫要耽误了正事!”

    众人这才安静了下来,即便如此,还是有赖着不肯走的人。左瞧右顾,啧啧称奇:“这枚珍珠花冠与过往的花冠全不相同!”

    仅是底坐上那颗色泽美艳切割成玫瑰琢型的紫红碧玺就令他们惊叹不已。更不用说打磨得精细无比,比米粒大不了多少的水滴形砗磲蚌拼成的雀屏,每扇雀屏间,都缀以一颗紫红色光彩夺目的圆润小碧玺。衬得砗磲更显玉质润华。

    花冠部分,金银两色细丝相缠绕交错,撑起九支不同形态的花朵,俱是用的花丝镶嵌之法,花丝拉得极细,紧紧以花萼状缠住淡粉色的砗磲壳、白蝶贝磨成的花瓣,每朵花中间,是色泽各异的上品珍珠一枚,其中最令人瞩目的,是明珠在周记宝铺开出的墨蓝珍珠和砗磲珠!

    久闻其名,之前无缘一观的砗磲珠,引起无数人的惊叹与遐想。

    罗广庭面沉如水。

    是他小觑月家了,但今日之战,他依旧信心十足!

    又唱了几个商户作品后,终于轮到了罗广庭。

    “广东罗家,点翠珍珠宝石头面一套!”

    明珠满面的笑容微滞,心中咯噔一记:点翠!

    起于汉朝,盛于清朝,亡于民国的点翠,是论及我国珠宝史时不可越过的一项传统工艺。

    取翠鸟的羽毛,粘于铸好形状的饰品之上。其光泽鲜妍持久,富丽诱人。大自然赋于翠鸟鲜亮艳丽的华丽羽毛,不想却被人类觊觎,终至翠鸟绝迹,点翠工艺不得不更弦易张。

    孔雀的尾羽自然脱落,可以一用。但翠鸟的羽毛,如象牙与大象,取之必亡。实在过于残忍。

    向宁也愕然道:“点翠?罗家从哪儿寻来那么多的翠鸟?”

    罗广庭亲自打开一只檀木匣子,莹蓝的光泽一瞬间甚至刺痛了他自己的眼睛。随着角度的变化,首饰上的翠色也随之变幻万方。所见之者,无不倒吸一口冷气,会场一阵寂静。

    罗广庭见自家之物成功震憾了同行,忍不住满腔的欢喜,道:“罗某翻寻古藉,常见点翠之技。奈何翠鸟难寻。故我派人在林中寻觅了半年才得此套点翠的鸟羽。”

    诸人这才恍过神,叹道:“这色泽,比蓝宝石漂亮得多了!”

    连吕会长见了,也叹道:“灵巧轻盈,绮丽夺目,似梦似幻!”

    明珠垂下眼帘: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忽的听到一个清冷的声音问:“罗先生,不知这套头面,用去多少翠鸟?”

    明珠看是萧清瑶,心中顿时一喜!

    罗广庭笑道:“足足用去六十只翠鸟!”

    萧清瑶神色微变,嘴角客气的笑容刹那隐去,声音微冷的道:“六十只?!”

    罗广庭应声道:“是啊!也不是翠鸟身上所有的羽毛都能用。硬翠,只能取它身上二十八根长羽!软翠,取头颈部等处的软羽。六十只,不算多。”

    萧清瑶已是面若冰霜,残忍两字将要冲口而出,却在兄长萧振林的提醒下,咽了回去。

    罗广庭对萧清瑶态度的变化毫不在意,只当她是为自家的作品担心。

    谢逸云摇摇头,朗声道:“越州谢家,金枝玉叶两盆!”

    “那是什么?!”

    待诸人见到实物,只剩惊叹!

    谢家的金枝玉叶,是黄金揉作枝条,碧玉磨成枝叶,枝头用大小相仿的上品雪白珍珠拼成五瓣花状。枝叶衔接自然,金丝缠成花萼,倒与明珠的珍珠花冠在细节处有异曲同工之妙。一树的碧玉珠花,清雅秀绝。除此之外,金质的花盆呈四面体的壶形,正面纵横交错的四道回字纹中间,是用花丝之法缠成的牡丹花形。花盆两侧镶铜首衔环,即美观又便于挪动。

    谢家第二盆金枝玉叶,是一株小小的玉兰花树。

    花瓣用白玉磨就,各个形态的花朵姿意绽放在枝头,黄金作蕊,淡蓝的绿松石做花骨朵点缀其中,栩栩如生,实在令人拍案叫绝。

    明岚怔怔的瞧着,呆呆的道:“我的天哪!”

    随即满是忧虑的瞧了眼自家的花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