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二章 东瀛有铛珠?
    此时会展内因倭人的到来,寂静无声。欧阳敏清脆的声音无风相送也传遍了每个角落。诸人神情各有变幻,瞧向欧阳敏的眼光都带上了些许惦量。

    欧阳德微微皱眉,暗恼的瞧了孙女一眼。

    男子挑眉,看向身边的随从。那随从,正是倒霉催的加藤野。

    加藤野茫然用日语低声道:“您的父亲和京城都未提及过月家。”

    欧阳敏盛赞明珠:“月家是我合浦珠宝界的新起之秀。今日所带来的珍珠花冠,堪称一绝。”

    “珍珠?!”倭人的面色微微一变。那男子道,“谢谢欧阳小姐指点。”

    欧阳敏还礼:“先生客气了。”

    待倭人走后,欧阳敏收到了来自祖父责备的目光,娇俏一笑道:“我为月家扬名,爷爷可不会怪我吧!”

    欧阳德哼了声:蠢货!他瞧瞧萧清瑶,再看看自家的孙女,心中无比失望。

    倭人在展台中搜寻了一会,很快便找到了月家的珍珠花冠。立即,他们团团围住琉璃罩,鼻子似乎都要碰到琉璃,目光几近贪婪全是痴狂的盯着花冠上的珍珠念念有辞!

    “太美了,这是我们今日见到最美的珍珠!”

    “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蓝色的珍珠!”

    “御木本先生,可以问问他们,这些珍珠是从哪里买到的么?”明岚撇嘴:说得都是些什么鸟语啊。

    明珠却微微一惊。她是懂日文的。那个年轻的男子,竟然姓御木本?与近代珍珠养殖创始人的御木本幸吉同姓?

    她惊疑不定的视线在他身上徘徊不去。御木本敏感的抬头,捕捉到了明珠的目光。

    是个非常漂亮的女子。御木本想,但是为什么要用那种奇怪的目光审视自己?

    不是害怕、不是新奇,更加不是本国女子对他的爱慕之意,他说不清楚那种感觉。迟疑的开口,用非常流利的中文问:“月明珠,月小姐?”

    明珠黛眉微挑,同样以疑惑的口吻问:“御木本先生?”一开口,明珠就暗叫糟糕!小脸一白,被他套出话来了!

    御木本忍不住轻轻笑了起来,眼弯如狐,看起来别有风情:“原来月小姐,听得懂我们国家的话。”

    向宁与明岚同时惊疑不定的望向明珠。

    害人不浅的小日本!

    明珠心中咒骂,面无表情的道:“贵国语言并不难学。”

    御木本好奇的问:“不知月小姐是跟谁学的?”

    向宁也看着女儿:明珠的秘密是不是太多了些?

    跟谁学的?当初学日文,为的就是能够看懂日本养殖珍珠的一手资料,特意请了老师上门辅导。明珠不愿与他废话,淡淡一笑,不予理会。

    这样姿态的明珠令御木本觉得她高傲中带着股神秘感,兴趣更浓。

    “请问,这颗白色的,带有火焰纹的珠子,是什么?”

    明珠声音平平的回答:“砗磲珠。”

    御木本吃惊得与左右交换了神色:砗磲也能产珠?再想细问明珠详情,却见她面若秋霜,冷冷清清,御木本自知也问不出什么。他在东瀛地位颇高,人又长得漂亮,一向在情场上所向披靡。今日被明珠这般冷待,心中难免有几分不快。他盯着明珠鲜妍的面容,淡笑道:“久闻合浦南珠大名,今日一见,却也不过如此!”

    御木本这句话一出口,顿时惹了众怒!

    明珠一挥手,按下群情愤涌的同行,微笑道:“听闻贵国也产珍珠,海女**上身潜海采珠,珠子的品质也算不错。”

    御木本笑容一敛。这个少女,怎么对本国的采珠业这般熟悉?!他一时犹豫,身后已有人道:“什么叫‘品质也算不错’?我们的珍珠,才是海洋中最珍贵最完美的!御木本先生,让她们见识见识!”

    御木本略带责怪的看了眼说话的人。但话已放出,他也不好再改口。便从怀中取出一只绣有波涛的精美锦袋,倒出一颗硕大的珍珠!

    那是一颗极美丽的白色珍珠,足有龙眼大小。奇妙的是,珍珠的光晕竟是淡淡的金色,令这颗白珠身价倍增,尤显不凡。

    明珠一眼之后,面色陡变!

    吕琼闻迅赶来,见到这颗珍珠,也不由脚步一顿!沉声道:“这位先生,此颗珍珠,可否让容我上手一观?”

    有人在御木木耳边嘀咕了一句,他恭敬的朝吕琼躹了个躬,双手奉上珍珠道:“吕会长请!”

    吕琼淡淡扫了他与身边的人一眼,将珍珠置于窗前日光下,珍珠表面一线金光闪烁不定。

    “铛珠!”

    明珠、向宁及几位老家主,异口同声。

    吕琼脱口而道:“怎么可能?!”除了合浦望断池,还有其他地方也能产铛珠?!

    若论对珍珠的了解,此处无人及得上月明珠。一时间众人疑惑求解的目光纷纷落在她姣美的脸上。

    御木本见状,不禁好奇的打量明珠:这少女在行会内的地位,竟然不低?

    明珠沉住气,道:“吕会长,能让我看看么?”

    吕琼点头:“你看看吧。”

    明珠指尖才触到珍珠,一股热量汹涌而至!她将珍珠合于掌心,慢慢的闭上眼睛。

    这枚铛珠出海的时间并不太久,她能清楚的听到它现世时,一片女子们惊天动地的欢呼声——明珠蓦地张眼,如箭的目光直刺御木本。

    御木本竟被她锋锐的眼光刺得平生几分心虚,微笑道:“月小姐,我听大家都称这种珍珠为铛珠?有什么缘故?”

    明珠淡声道:“铛珠,微似镀金,日光下有一线闪烁不定。又名夜光。”她将铛珠执于掌心,“吕会长,这枚铛珠的确出自东瀛海域。”

    吕琼双眼微睁,面色凝重。望断池还未开禁,合浦已近二十年没开到铛珠,他们拿什么珠子跟人家的铛珠比?

    三大氏族之人也面面相觑,心中颇有不安。

    “只是有一个疑问,想请御木本先生为明珠解答。”

    御木本得意的笑道:“月小姐请问。”

    明珠凝声问:“这只珍珠,出自何种母贝?”

    御木本神色微变,笑容顿收。

    明珠将他神情变化看在眼里,心中有了底:什么叫做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这就是了!

    “这枚珍珠的母贝品种有什么不能告诉大家的么?”明珠侧头轻笑。

    御木本万没料到,竟然被一个小女子问出了他最担心遇上的问题。他嘴角轻扯,低声道:“我们国家,也有产珍珠的母贝!”

    明珠哦了声,一字一字的高声质问:“但是贵国的海中,何来马氏贝?”

    他人不知,明珠却再清楚不过!

    马氏贝是广西特有的珠母贝。御木本幸吉当初就是将合浦的马氏贝带回日本,才培育出了首颗养殖珍珠。因为马氏贝的发音与阿古屋相似,英译便为akoya。

    御木本无言以对的同时,心中竟起惊怖:这枚珍珠,可不就是出自马氏贝!但月明珠由何而知?她又怎知道本国海中原本并无马氏贝?

    他浓黑的眉毛微紧:从东瀛到大明,海途九险一生。中国人想要打听清楚,除非亲自到本国走一趟!他可以推委不认。但是,他此行所来的目的却有可能因此无法达成。切不可因小失大,坏了父亲的大计!

    当即露出一抹钦佩的笑容道:“从前没有马氏贝,不代表现在没有。月小姐目光如炬。不错。这枚珍珠,的确出自我国海内的马氏贝。”

    明珠冷笑,你国有个屁的马氏贝!不过按御木本的年纪,应该与那案子无关。但,天底下哪有这么巧的事?

    吕琼打了个圆场:“没料到御木本先生,还和我们合浦有这段渊源。想来,也是一段佳话。”

    御木本又是深深一躹躬:“吕会长所言甚是!今日多有打扰,我等暂且告辞!”

    他欲从明珠手中取回铛珠,不料明珠极快的将珠子递给了吕琼。他目光深深的扫了眼明珠,嘴边露出一抹意味不明的笑意。

    吕琼还了珠子给他,拱手道:“不送!”

    会展这才得以正常的继续进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