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三章 悲愤的欧阳敏
    明珠与吕琼目光一触,一前一后走出了会场。

    安静无人的花园内,吕琼负手问她:“说说你的猜测吧。”

    他是何等人物?明珠方才一句话,便令他想到了二十年前被盗的望断池!铛珠只出自望断池,如若明珠所说属实,那当年的盗蚌案,就与倭人扯上了关系!但滋事体大,他又没有任何凭证,只能隐忍不发。

    明珠点头:“您也已经猜到了。他们带来的这颗铛珠,正是当年失窃的母贝所生。”

    吕琼皱眉:“你有证据?”

    明珠失笑:“没有。”

    吕琼长叹一声:“便宜这群倭人了!”

    明珠凝声道:“他们成里迢迢,从东瀛到京城,又从京城到合浦。所求必然不小。”

    吕琼皱眉:“怎么说?”

    “合浦的马氏贝,可以在东瀛的海域内生长,所产的珍珠也是极品的铛珠!吕会长,您可知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吕琼话哽在喉,难以置信的瞧着明珠。“他们想要——”

    明珠缓缓点头:前世时,她一直非常好奇。为何御木本幸吉对北海的马氏贝这么熟悉。想来一定是在合浦呆过且深入的研究过马氏贝。万没想到在明朝时,他的先人就已经有了引马氏贝至日本海的计划!

    吕琼步履匆匆的直往北海王宫而去。这可是一幢大事!

    明珠回到会场,月家的展台前已经聚了不少同行。

    “月大小姐,到底是怎么回事?”

    明珠郑重的向在座同行行了一礼,正色道:“好让各位前辈知晓。这群倭人机缘巧合得了我们合浦的珠蚌,又找出一颗铛珠,便生了妄心。此番前来便是为了我们的母贝与珍珠!”

    “倭人好大的脸!”有凤楼的陆当家虽是女子,脾气却火暴。“前些年烧杀抢掳,现在还想抢我们的珍珠!”

    “不能让他们得逞!”

    “倭人险恶!我们可得小心提防!”

    明珠点头道:“咱们一条心,必不让他们得了好处去!”

    三大族早有揣测,确认消息后自然愤慨。他们的人脉可比普通商户强上百倍!采珠本就是官府的营生,明面上绝不允许买卖珠母贝,所以三族立即传了指令:禁绝与倭人一切私底下的珠母贝交易!

    好一番议论后,大伙儿的激动才渐渐平息。

    欧阳敏满面歉疚的特意寻明珠道歉:“月姐姐,对不住。我没想到倭人竟然闹出这番事来。”

    明珠淡声道:“无事。他们处心积虑,与你何关?”

    欧阳敏这才笑道:“我就知道,月姐姐最是通情达理!”

    明岚忍不住转过身作了个鬼脸:作,作死你吧!忽地双眸一亮,惊呼道:“穆子秋!”

    明珠心中一跳,朝门口望去,脸上不由浮出一丝淡淡欢喜的笑:“穆九,你来啦!”

    穆九长衫玉立,大步行至明珠的身边,俊雅不失英气的眉目满是笑意。

    “你来早了呢!”明珠盈盈道,“不是说好明天再来的么?”

    “听说来了些倭人。怕你出事。”穆九打量了番明珠,“看来是我多虑了。”

    明珠心中一暖:“嗯。这事儿我慢慢跟你说。”

    “——子秋哥哥。”

    欧阳敏一声怯怯中混合着悲伤的子秋哥哥,着实惊到了明珠姐妹。

    穆子秋这才注意到明珠身边的站着的欧阳敏。

    他急着过来,一心只想着明珠。完全没注意她身边的其他女子。闻言,他目光往欧阳敏楚楚可怜的小脸上轻轻掠过,她的眼眶中,竟有盈盈泪光。

    “敏敏。”穆九微微皱眉。

    “子秋哥哥,你最近,过得好不好?”欧阳敏完全没了从前的伶俐,怯怯的仿若一株风中的小白花。

    穆九看了眼明珠,笑道:“很好。谢谢。”

    欧阳敏心中钝痛:“子秋哥哥——”

    穆九打断她的话:“敏敏,我与明珠有要事相商。”

    欧阳敏眨了眨眼,强抑住心中翻滚的酸涩与惊骇:他什么时候和月明珠认识的?还叫她叫得那么亲热?他们是什么关系?

    这么多人面前也不好多作牵扯,只好含恨道:“即如此,我待会儿再找你说话。”

    明岚瞧得牙都酸倒了:哀怨成这样,至于么?

    穆九不置可否,笑问明珠:“可有帮我拉到生意?”

    “那还用说?”明珠瞧了眼赖在不远处的欧阳敏,“这只琉璃罩子大受欢迎。就连那三家也来问过我。更别提那些商客了。”

    穆九笑容更深:“我多给你分成!”

    明珠眼睛笑弯成一条线,极快的接口:“不要白不要。”

    穆九忍不住笑出声来。月明珠的财迷样,他也不是第一次见到。但偏偏,每回都让他生出无限欢喜。

    他从怀内掏出一只小锦囊,递给明珠。

    明珠奇道:“什么?”

    “惊喜。”

    明珠轻笑声,从中取出一块琉璃。瞬时,她睁大美目,不可思议的道:“玫瑰花?你怎么做到的?还加了颜色!”

    穆九竟然烧出了一朵浅粉色玫瑰花形的琉璃。虽然造型还朴实了些,颜色不均匀甚至还有些斑驳,但在明珠的眼中,还真是个大惊喜!

    “无意中烧出来的。”穆九不好意思的摸了下鼻子。“用的是蔷薇花汁。你若喜欢,呃,就送给你吧!”

    明珠飞快的看了穆九一眼,他俊俏的面孔竟然微微泛红。小哥,要不要这么羞涩可爱?

    欧阳敏再也瞧不下去,一跺脚,含泪奔回了自家厅房。

    明岚不屑的哼了声:自作多情,活该!又满心不是滋味的瞧着姐姐与穆九,暗道:这两人不会真看对眼了吧?

    欧阳博一见妹妹伤心成这样,奇道:“敏敏?出了何事?”

    欧阳敏抹泪道:“子秋哥哥来了。”

    欧阳博啊了声,随着她的目光,看到了正与月明珠相谈甚欢的穆九。一瞬间,他的神情也变的晦暗不明:月明珠何曾对自己有过这般生动美丽的笑容?

    若是她肯这样对他,他又怎会举棋不定,左右徘徊?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欧阳博冷声道,“敏敏,拿得起放得下。这句话,我还给你。”

    欧阳敏跺脚,心中直喊:可是,为什么偏偏是月明珠?月明珠一到合浦,抢了她的玲珑湾魁首不算,现在还要抢她心爱的人!

    不能放过她!

    欧阳敏捏紧拳头,绝不能放过她!

    同时注意到穆九的,还有谢家人。

    谢晓轩立时眉毛倒竖,被儿子一把拉住:“父亲。”谢逸云劝道,“莫寻麻烦。”

    谢晓轩一把甩开他,转头对谢老爷子道:“穆九既然来了,也不拜见你老人家,实为不孝!”

    谢老爷子一声嗤笑,语带凄凉的反问儿子:“穆九与我有什么关系?”

    谢晓轩瞪大眼睛,想要说出口的话却被父亲接下来的话全部打回了肚子:“他姓穆,上的是穆家的族谱。阿琳被你们逼得净身出户,离开前发誓:从此与谢家再无瓜葛。怎么,你现在想请他重回谢家?还是说,你想让谢家最不光彩的旧事,再度闹得众人皆知?让你母亲死也不得安生?”

    谢晓轩羞恼交集,说不出半个字来。

    谢逸云拉走父亲提醒他:“小不忍则乱大谋。父亲,你忘了我们还有大事要办!”

    谢晓轩恨道:“月家和那野种混在一块,活该倒霉!”

    傍晚时分,会展结束后,从北海王宫赶回来的吕琼宣布了进入明日斗宝大赛的作品。

    珍珠花冠自是入选无疑。向宁收到周围同行的恭喜声,笑得灿然生辉。

    按规矩,入选的作品以防万一,当夜不再运回,而是全部交由协会负责看管。这栋楼内下方有一间若大的地下储藏室,专门用来储存贵重物品!

    珠宝饰品每家一个桃木柜子。大件如贝雕,则放在一个大立橱内。钥匙自行保管。十样作品依次安置完毕后,铁门一锁。隔开了众人殷切期盼的目光。

    不知为何,明珠心中隐隐不安,总觉得有什么意外会发生。

    向宁以为她在担心明日的名次,笑道:“不用多想,我们尽力而为。”顿了顿,又问明珠,“你何时学过东瀛话?”

    “穆九,”明珠略为心慌的低下头,“我是跟他学的。还学了些洋文。”

    向宁顿时释然:原来是他,难怪!穆九的祖母据说会讲三国语言,穆九自然也不会太差!

    倒是明岚哼了声:这两人竟然暗渡陈舱这么久了!害得她一颗芳心险些错放了地方!

    转眼到了第三日。

    行会的储藏室内,突然传来一声惨叫:“我的点翠首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