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四章 失踪的点翠
    彼时欧阳博兄妹正在指挥家仆搬运贝雕,谢逸云正在检查两盆金枝玉叶的整体形态,萧振林兄妹也在整理花丝镶嵌宝衣经纬的细密度。而明珠,执意亲自过来取珠冠,眼见珠冠完好无缺,暗笑自己想得太多时,被罗广庭这么一吼,苦笑不已:感情事情出在他的身上了!

    众人围至罗广庭的身边:“怎么了?”

    罗广庭面前的桃木柜中,竟然空无一物!费尽罗广庭心血的点翠首饰,莫名消失在这间地下的藏宝室中!

    罗广庭绝望之际,伤心得大吼一声:“谁?到底是谁?谁偷了我的点翠?”

    众人惊诧不已:什么情况?东西在行会内被盗。这是前所未有之事啊!

    吕会长也万没料到,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竟然发生这种恶**件,简直丢尽他的老脸!当即神情凛冽的道:“罗先生放心。此事我行会定要查个水落石出!”

    罗广庭欲哭无泪!他好歹也是大家族的掌家人物,失望愤怒之下,立即冷静下来!迅速分析:谁最有可能偷走他的点翠?

    欧阳敏惋惜的声音在他耳畔响起,“罗先生也不知碍了谁的路。真是可惜。原本,这套点翠还可一争三强之位的。”

    罗广庭脑子转得飞快:能与他一争三强之位的,除三大家外,还一个月家!但是三大家自持身份,绝不会作这种下作之事。那么,就只剩——他怨毒的目光定在了月明珠的身上。

    明珠皱眉,罗广庭这是在怀疑她么?

    她主动走至罗广庭身边,轻轻拔下柜子锁上的钥匙,观察锁眼。

    欧阳敏奇道:“月姐姐在看什么?”

    “锁完好无损。”这样一来,明珠的目光不由射向两个看门人。

    守门的两人战战兢兢的道:“我们俩人昨夜轮流守在门口。没有离开过啊!”

    为保安全,这间藏宝室连个通气孔都没有!

    明珠凝视整整一排的桃木柜子,神情若有所思。

    这些储藏柜,类似中药房的药柜。一格格,大小不定,足有近百只。

    萧清瑶站到明珠身边,低声问:“你想到了什么?”

    明珠皱眉道:“有些想不通。”

    罗广庭哈了声,咬牙恨道:“有什么想不通的?若不是妒忌,怕我罗家挡了她的路,才偷了我的点翠!”

    明珠忽然问道:“吕会长,这里除了我们十家的作品外,还存放了其他的东西么?”

    “没有。这排柜子,已经很久不用了。”

    明珠唇角微扬至一个莫名自信的弧度,指着一个柜子道:“打开它!”

    两个守门人中的其中一人,猛地大腿一颤。

    欧阳敏双眼微眯:“月姐姐,这只柜子,我们无人用过啊!”

    明珠冷冷的看了她一眼:“我若说罗先生的点翠首饰还好好的在这只柜子里呢?”

    萧清瑶惊咦一声!萧振林不动声色,只眼中掠过一道惊奇的暗芒。

    谢逸云与欧阳博面面相觑。

    吕琼命人拿来一串钥匙,干脆的道:“我来开锁!”

    落了锁,拉开抽屉:一只珠宝匣子静置其中。

    罗广庭惊喜万分的大叫一声:“是我的点翠!”他激动的打开匣子,一整套完好无损的点翠首饰正闪烁着莹蓝多变的光泽,美得竟带上了些许妖异感!

    诸人自是不解。谢逸云忍不住问:“怎么会跑到另外一个柜子里去?”

    欧阳博沉声道:“总不可能是它自己挪了地方。”

    欧阳敏闭了闭眼睛,再睁开时,已经冰冷如霜:“月大小姐。你怎么知道罗先生的首饰在这只柜子里?”

    她这句话,令众人的心中陡然生疑:是啊,月明珠怎么知道?

    “罗先生关心则乱。其实仔细想想,首先,这是一间密室,东西不可能从门以外的地方带出去。其次,这套首饰匣子藏在身上根本藏不住!除非是两个守卫串谋,否则无计可施。”

    两门门卫连声喊道:“我们没有串谋!”

    明珠了然一笑:“我知道你们没有串谋。因为我发现,其实点翠还在这间藏宝室内。”

    “但是,月大小姐是如何确定在这只柜子里呢?”欧阳敏咄咄逼人。

    明珠冷声道:“因为这只柜子不是我们所用。但是上面的锁,却留有指印!”

    诸人恍然,其他柜子的锁上,都落了一层灰呢!

    欧阳敏似赞似叹:“月姐姐好算计!”

    明珠摇头:“没有设计此案的人来得好算计。”她目光瞧向两个守门人,“你们俩人中昨夜有一人,趁对方离开时,溜进了屋内。用备用钥匙打开柜子,将点翠换了一个柜子保存。第二日,罗先生发现点翠失踪,都道是被人偷走,还有谁会想到其实它还留在这间屋子里?”

    一个门卫蹼通跪倒在地,颤声道:“月、月大小姐,不是你让我这么做的么?!”

    萧振林闻言,眼睛一眯,一脚踢在他的肩膀:“好大的胆子,竟敢胡乱攀诬?!”

    门卫咬牙忍痛道:“萧公子,真的是月大小姐叫我这么做的。她说罗先生的点翠拦了她的路。还给了我五百两的银票!”

    欧阳敏叹道:“月姐姐,这就是你的不是了!会展成立这么多年,你还是第一个使用这等肮脏手段求取上位的人!”

    谢逸云也摇头道:“月大小姐,你何至于此啊?”

    萧振林嗤的声嘲讽道:“两位真乃神断!这门卫无凭无证的话,你们就信以为真?”他注目那门卫,问:“你可有凭证?”

    明珠微微一笑,不慌不忙的问那门卫:“萧公子问得好!你倒是说说,我是何时、何地与你勾结?”

    门卫垂头道:“月大小姐没有亲自来,只命人给我送了书信一封。信封里有银票五百两!我一时贪图银子——吕会长,我错了!我真的错了!”他抹着眼睛,“月大小姐的信里只叫我毁了那些点翠,可我下不了手。所以想了办法将它换个位置,只当是被人盗去了!”

    欧阳敏眯了眯眼: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若直接毁了点翠,何来这些破事?

    吕琼强按怒气,问:“信呢?”

    “信中说了,让我看完信就烧掉。所以我——”门卫不敢抬头。

    萧振林冷笑道:“这么说来,谁都有可能冒充月大小姐写这封信。”

    欧阳敏紧咬明珠不放:“非我偏听偏信,而是我们这里动机最大的人,非月明珠莫属!她的珍珠花冠和罗先生的点翠首饰,不相上下,极难取舍——”

    “闭嘴!”明珠冷冷的喝了一句,惊得欧阳敏瞪大眼睛。

    “你——”欧阳敏委屈道。“你作下这等事,还敢凶我!”

    明珠朗声道:“欧阳家也有动机!”

    欧阳敏眉一扬怒道:“你说什么?”

    “你家的贝雕技能是我所授,并非你欧阳家自创。在评选时若考虑到这一点,我倒是能得便宜,贝雕能否进三甲可就难说了!”明珠毫不客气的针锋相对。

    欧阳敏俏脸通红:“你——”

    “我的珍珠花冠,虽拿不到魁首,但要胜过罗先生的点翠,却是轻而易举之事!”明珠自信满满。

    罗广庭瞪大眼睛恼道:“我不服!”

    明珠气场全开:“若不服,我们斗宝台上一较高下!”

    罗广庭被她激起昂扬斗志:“走!我们现在就走!斗个高下!”

    萧振林微笑道:“是个好主意!若月大小姐胜券在握,根本无须动用这种手段!”

    谢逸云不得不同意:“不错。”

    一场风波,就这般从地下室烧到了斗宝台。

    欧阳敏还要再说话,却已无人理会她,都跟着罗广庭与月明珠往会场走去。她心中恨极!月明珠,算你好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