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六章 花冠的秘密
    明珠神情自若,她从花冠的顶部拆起,将依次九朵金丝珠花拆下,放在边上。又将点缀花冠的一缕缕小珠串与枝叶拆下。最后,只剩下一条紫红碧玺雀屏底座。

    吕会长从开始的好奇,渐渐变成惊讶,最后,面露震憾之色!

    “御木本先生。”加藤野不解的问,“她在干什么?”

    御木本摇头不语。

    关长青眼底原本的满不在乎渐渐被思量取代。

    元飞白叹道:“这套花冠能拆成这样,可见月向宁作工了得。”

    穆九轻笑:“可远不止此。”

    明珠今日穿得极素淡,浅樱色的裙子,身上不带半件首饰。

    只见她将花冠的底座高高举起,戴在了脖子上,碧玺砗磲雀屏的底坐,瞬间变成一条华美的项链。

    这一下子,现场沸腾!

    九朵珠花,也不知明珠如何设计,轻轻巧巧的装上了事先备好的别针、挂钩、甚至是戒环,相继变成了胸针、挂坠和戒指。

    余下的枝叶和小珠串被明珠组成了三副耳环、两副手串和一条抹额。

    眼看明珠将一顶绝美的花冠拆零又一样一样的戴上、脱下一一展现。整个会场从哗然到雅雀无声!

    戴上最后一条点珠坠红宝石额饰,明珠看向罗广庭,虽然没有说话,但她眼中传递的信息不言而喻:看,我有必要偷走你的点翠么?

    罗广庭面色灰败的摇了摇头:信了!不是你做的!

    元飞白击节赞叹:“妙呀!”

    穆九一脸的与有荣焉!明珠从来就没让他失望过!

    三大族里,萧清瑶目瞪口呆后欣喜万分:原来首饰还可以这么玩?

    萧老太太笑骂了一句:“这丫头鬼精!”

    欧阳德捏着胡子,笑得眼睛眯起:明珠这一手,可是开启了首饰多用途的一条新路子啊!不用看,自个儿的孙女一定妒忌得快吐血了!

    欧阳敏哪还有空妒忌!明珠用自己的实力洗涮了嫌疑,欧阳敏不得不操心一下自己的处境了。她不担心门卫会供出自己,她担心的是爷爷与父亲知道真相后的震怒!

    她面容一时青白交接,下意识的看向穆九,又被他脸上的温暖与眼底隐隐浮动的情意刺得痛彻心肺!

    欧阳博忽然呵呵笑了两声,无奈的摇了摇头。妹子那点低劣的手段,怎么斗得过明珠?在强大的实力面前,一切的阴谋者,只能是跳梁小丑。这回她不听劝阻擅自动用了爷爷千辛万苦埋在会所里的眼线,又令其提前报废,也不知爷爷得知后会是何等的震怒!

    谢晓轩神情冰冷:现在让你得意!一会儿有你哭得时候!

    罗广庭黯然道:“月大小姐技高一筹,罗某甘拜下风!”

    明珠笑道:“这套花冠,我只负责制图,是我父亲与妹妹亲自监造。”

    北海王闻言,目光极自然的飘向了月向宁,嘴角一抹淡笑:他的手艺,愈加精进了!

    向宁微微侧头,避开了北海王的视线。

    “月先生的手艺,罗某一直佩服!不过月大小姐这顶花冠的创意实在令人拍案叫绝!”罗广庭也算输得起,“今年罗某认输,明年会展,咱们再战!”

    明珠黛眉轻扬:“奉陪到底!”

    台下掌声顿起!

    吕会长含笑点头:他从没怀疑过点翠的失踪案与明珠有关。明珠用实力证明自己的清白,他比谁都高兴!

    接下来是谢家展示金枝玉叶,在明珠精采绝伦的表演后,谢逸云对金枝玉叶的讲解就显得相对平淡无奇。无非是介绍用了多少颗上品珍珠,玉兰花为求逼真,是照着真花描摹草图花瓣一片片分解绘制。

    到了欧阳家的砗磲雕塑,出乎众人意,他们重点推出的,并不是之前最出彩的八仙过海。而是另一座略小些的海底龙宫水晶境。

    欧阳博成竹在胸,他手指轻轻拉起龙宫的大门上的门环,这扇门竟然随之而开。观者无不惊噫!大开的门洞里又是另一幅景象:龙王宴饮,鲛女捧珠,燕舞翩翩。欧阳博再轻轻掀起角落处的珠帘一串,众人啊的一声,远处的楼台中,龙女正倚窗梳妆,对镜贴黄花!

    吕会长不住点头:亏得砗磲壳够厚,才能让欧阳家这般炫技!

    关长青浓眉一挑,问龙归海道:“你方才说什么?这贝雕之技是月明珠教给欧阳家的?”

    龙归海应道:“欧阳德亲口说的。”

    关长青摸了摸下巴:“你觉得天底下有那么傻的人,会将这种绝技教给别人?”

    龙归海皱眉:“我本来以为,月明珠对欧阳博青眼有加。”

    关长青摇头:“不。月明珠必然另有所图。”

    龙归海虽然也有这怀疑,但实在想不出她图的是什么。

    关长青笑了一笑:“归海,我找到接近月明珠的办法了!”

    在一片惊叹声中,欧阳博退场。

    萧清瑶捧着花丝镶嵌宝衣款款而至。另有家仆拿着一杆秤跟随其后。

    萧清瑶先是向诸人行了一礼,再道:“花丝工艺是我行业内最为繁琐与复杂的工艺之一。金丝拉得越细,盘出的纹路越精美。今年我萧家这件花丝宝衣所用的金线,仅有发丝粗细!”

    明珠哇的声,满眼惊赞!

    萧清瑶将宝衣放入秤内,待它翘平,高高举起道:“此件宝衣,仅用去黄金二十六两!”

    二十六两,不到三斤黄金织就这件宝衣,萧家的技艺,实在令人惊骇!

    明岚忍不住道:“输给萧家,我心服口服。”

    御木本等一干倭人的神色已从不断的惊艳变成了凝重。自唐以来,东瀛人疯狂的学习着中国的文化,甚至在京都建造了微缩版的大明宫。然而唐灭宋起,宋亡元兴,到现在的大明朝,东瀛冷眼旁观,总以为中华文化这般折腾将不久矣,然而今日他们从大明金匠的作品中清晰的看到:中华文明从未断层,汉人的匠心一如即往!

    因为今年北海王的莅临,这场斗宝最后的评选不得不临时改动规则。吕会长将北海王与冯知州还有钟县令一起请到了评委室内。

    北海王也不推辞,他微笑道:“萧家的宝衣是极好的。欧阳家的贝雕和月家的珠冠也是别出心裁。”

    吕会长瞧了眼他,笑道:“萧家今年怕是要蝉连首魁首了。萧老太太了不得啊!”

    众人纷纷点头,毫无异义:花丝镶嵌的宝衣,亏萧家想得出做得出还做得这般无可挑剔!

    “不过这榜眼之名嘛,”吕琼沉吟道,“月家只凭可拆卸重组的珍珠花冠,总还觉得差了口气。但是欧阳家的贝雕又是受月家指点,这可有点难以定夺!”

    欧阳家本就以雕刻闻名,此次借着砗磲壳大放异彩!可惜,偏偏是月家帮他们出的主意。

    诸人不由目视北海王,遇到这种情况,自然还是由权势最高的人做决断比较合适。

    北海王笑了起来:“本王是个外行。不过,月家能将此技授于欧阳一族,可见其风光霁月,颇令人敬佩。”

    吕琼点头道:“不错!向宁不擅雕工,月家手中有此技法,也是无用。交于欧阳家,也是适得其所!月家的确如王爷所道,风光霁月!”

    北海王微楞:向宁不擅雕工么?

    吕琼又笑容满面的道,“何况,月家今日还要公布令旧珠焕新的绝技!”

    想到还有这一出,其他行会内的评委也再无异议:月家这是要逆天啊!第一回参展就能拿个榜眼回去,这在行会内,是绝无仅有之事!

    “欧阳家的贝雕就作探花吧!”吕会长下了决断。

    “谢家的金枝玉叶也是新奇精美之物,今年可惜了!”

    “第五名我推广东颜家的珠宝盒。”吕会长拈须道,“罗广庭的点翠虽然华美,却要牺牲六十只翠鸟的性命。如若大肆流行,反而不美。”

    北海王点头道:“吕会长甚是公正!”

    北海王殿下都这么讲了,这个排名也就此敲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