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八章 明珠的战斗力
    谢晓轩的质问,实在过于犀利尖锐,但偏偏有理有据,直接逼得现场鸦雀无声。

    吕琼一时也惊震无言。

    气氛诡异的平静中,透着些许压抑。

    萧清瑶咬了咬唇,神情复杂。低喊了声:“祖母!”

    萧老太太神色自若的看了她一眼:“急什么,听听月家怎么说。”

    欧阳博静观其变:这怕是月明珠成名以来,遇到的最大的一次危机!看她如何应对!

    欧阳敏咬紧牙关,心中无比畅快:谢家出面,月明珠不死也要脱层皮!

    月向宁俊脸铁青,在收到了女儿一个安心的眼神后,眉间微微放松。

    明珠唇角微起,坦然道:“我家的确卖了玫瑰琢型切割的宝石图纸给了洋商。”她一脸无奈的道,“谁让我初回合浦,一穷二白,总得想办法赚钱养家呀!”

    诸人没料到明珠竟是这般回答,不由答又是吃惊,又是好笑。

    明珠不给谢家质问的机会:“谢家主肯定又要追问,此技为何不卖给国人而卖给洋商?那是因为,国人对宝石切割根本无能为力!”

    “月大小姐这句话我不爱听!”罗广庭不满的叫了起来。“咱们的手艺何时差过洋人?”

    “对啊!月大小姐这话偏颇了!”

    穆九忽的开口:“你们可知,洋人为了研究宝石的切割,磨坏了多少宝石?”

    三族子弟神色一凛!

    穆九续道:“有个叫john的英国人,他一共切坏了一百五十多块红蓝宝石!即便有图纸引导,依然有近半的损耗。”

    惊噫声四起:天哪,竟然浪费了那么多宝石!

    穆九又问:“洋人自有一套打磨宝石的工具,我们可有?”

    明珠赞赏的瞧了眼穆九:从认识他的那天起,他就在不断地给她惊喜!

    “国人一没有大量的宝石可供挥霍,二没有高效率的打磨机可供使用。三没有任何宝石切割的概念。请诸位扪心自问,就算我当时将切割图纸双手奉上,你们是郑而重之哪,还是当作废纸扔至一边不予理会?”

    明珠话音初落,诸人顿觉得尴尬,竟无言以对。

    在元飞白那枚多切面变色水晶之前,谁也没想过切割会给宝石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扪心自问,明珠说得一点都不错:就算当时她将图纸双手奉上,也无人会理睬她。还要笑她异想天开!哪怕是三大氏族眼光独到,也不会给月家与洋商相同的重视,更别说银子了。

    月家只不过选择了一个对自家前程最有利的方式而已。

    谢晓轩一见情形不对,大声道:“宝石没有可以买!打磨机没有可以造!更何况,你月家不是已经成功改良了打磨机么?!”

    欧阳德老眼一亮。

    谢晓轩冷笑补刀:“你们送给公主殿下的贝壳灯,不正是用改良的打磨机切割的贝壳?!”

    明珠与向宁默契的对视一眼:现在知道家里新招的奸细工徒是谁家派来的了。

    明珠也不相让,嘲讽道:“谢家主说得真豪爽!图纸是我月家出,机器是我月家改良。然后我还要被您骂是叛国贼?”

    谢晓轩一怔:“这是两回事!”

    “我若不卖了那张图纸,何来的银子改良打磨机,何来的钱买宝石求证切割工艺?”

    谢晓轩冷笑:“你都将切割工艺卖给了洋人,再说这话是不是太迟了?”

    明珠忽的幽幽一笑:“我只不过卖给洋人一种切割技法而已。”

    吕会长猛的会过意,骇然道:“你是说,你还有其他宝石切割的技法?”

    明珠灿然笑道:“是啊!只是因为切割太费工时与精力。所以至今为止,我统共只试过两种不同的切割形态。”她看向萧清瑶,“萧姐姐买过我家梨形切割的蓝宝石坠子一枚。”

    萧清瑶起身,向她满是敬意的行了一礼道:“原来是月大小姐亲手切磨而成。清瑶无比钦佩!”

    明珠笑道:“你若喜欢,我给你图纸。”

    萧清瑶睁大眼:“真的?”

    明珠正色道:“萧姐姐精于工艺,用心纯良。一张图纸不算什么。”

    清瑶不由满心欢喜,望向祖母。

    萧老太太暗叹:月明珠这不是拉萧家下水么?只是话到此处,她不帮明珠说话也是不行了!

    她缓缓起身,会场顿时安静。萧老夫人正色道:“月家那丫头也算是用心良苦。她虽有图纸,但一来国内无慧眼识珠之人。二来苦于无钱付诸实施。只好卖了其中一个技法换来银子再作钻研。且颇有成效!改良了打磨机,也切磨出梨形的蓝宝石!当然,此事也怪不得谢家。他们关心则乱,一片苦心都是为了咱们这个行当的前程!”

    谢晓轩气得一口鲜血涌上,强行咽了下去:谁知道月家竟然只卖了一种切割技法?!这次让她逃出生天了!

    他阴沉沉的望着明珠与穆九道:“月大小姐手中剩余的切割技法,打算如何处置?”

    这套东西,食之磕牙,弃之可惜。虽然有人跃跃欲试,但一想到,彩宝省着用都来不及,万一切坏了,还不心痛死?但也有人目光炯炯,满心的斗志:绝不能将彩宝切割的工艺全交给洋人把控!

    明珠笑着向吕会长行了个大礼:“此事还须您老出面。”

    吕琼莫名道:“我能做什么?”

    明珠的心在滴血:银子啊,全没了!谢晓轩,你等着,你不让我赚钱,我也不让你好过!

    “此事明珠已筹谋多时。但明珠人微言轻,故一直顾虑重重不敢妄提。今日谢家主既然挑明了这事,明珠有一良方,可化解此难题。”

    吕琼皱眉道:“说说看。”

    “请吕会长出面,以珠宝行会的名义,在两广之地办一所宝石切割的学堂。由行会统筹资金购买宝石以作实验。各族推选有才干的子弟送来研习切磨技艺。而我月家提供打磨机、传授切割技法。您看如何?”

    三族家主各自悚然:月家这是要一步登天哪!

    谢晓轩更是踉跄退了半步,惊慌的道:“何须这般麻烦?你只须提供图纸与打磨机,我们自行研究即可!”

    谢逸云闭了闭眼,摇头悲叹:父亲这一局,已无可挽回。

    立即有人道:“谢家家大业大。可我这等小户人家若想学宝石切割怎么办?还是办学堂得好!大家都有机会!”

    立时一片附合。

    罗广庭也不满的瞧了眼谢晓轩:总不能什么好处都归了你们几个吧?何况月家出人出力,辛苦研究来的绝技你一张嘴就想讨了去,要不要这么脸大?

    谢晓轩眼见大势已去,颓败的坐倒在位置中,神情一片茫然。然而紧握的拳头与剧烈起伏的胸膛,无不昭示着他此刻羞恼至极又无能为力的悲怆心情。

    吕琼惊喜交集:“你真舍得?”

    明珠坦然笑道:“再不舍,为了我大明珠宝行当的前途,舍小利取大义,月家当仁不让!”

    “说得好!”吕会长抚掌大笑。

    穆九不动声色的瞧了明珠潋滟的面容,暗想:还不知她正心痛成什么样子呢!

    明珠妙懂他眼中的戏谑,双眼不由一瞪:知道我心痛得在滴血,就别在一旁煽风点火行不行?

    穆九挑眉,嘴角掩不住笑意的轻轻摇头:行啦。用切割技法换来的月家声望与地位,多少银子也买不来啊!

    明珠撇撇嘴角:那是!

    她急中生智想了这个办法。虽然自家有所损失,但面面俱道,即解脱了自家的困境,拉拢了大批同行,又助合浦珠宝行当再上一层楼。事后她每每想起,依旧忍不住佩服自己,实乃神来之笔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