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九章 北海王逼见月向宁
    月家离开会所时,吕会长对明珠道:“点翠的事再容我调查几日。”

    明珠自是同意:“从那门卫调换点翠所在柜子的手段来看,也是个胆大心细之人,且临危不乱,颇有机智。这样的人物甘愿在会所做一个小小的门卫,您不觉得古怪?”

    “我明白。”吕琼这辈子见过多少风浪,“我会从他的亲友关系中进行排查。不过,看样子你心里已经有答案了吧?”

    明珠含笑未答,只道告辞。

    月家载誉而归,没料在回程的路上,遇到了一个不小的意外。

    北海王的车驾横在他们必经之路。

    向宁不得不下了马车。脚才落地,已有一名上了年纪的公公笑吟吟的迎上前,拱手道:“月先生!”

    向宁目光微凝,瞬间的失神后还礼道:“陈公公!”

    “月先生还记得咱家,咱家不胜欢喜。”

    向宁略垂眼睑:“陈公公客气了。多年不见,您依旧身体康健,精神十足。”

    陈公公笑道:“这些年咱家的日子还算顺心。”顿了顿,才道,“王爷请您上车一叙。”

    向宁心中一紧,止不住的慌乱了片刻,才无奈低哑的道:“是!”

    他忍不住回头看了眼女儿的马车,眼中闪过的无限愁绪令挑窗偷看的明珠心中不胜惘然:他是那样担心自己的过往被女儿发现,从而被家人鄙视、斥责,最终失去现在一切的温暖与幸福!

    紧紧纠着马车上的坐垫,明珠心中如堵大石。

    明岚好奇的道:“王爷还记得父亲呢。不知道要与父亲谈些什么事?”

    还能有什么事?

    明珠暗恨:月向宁是她与明华、明岚的,别人休想抢走!北海王也不行!

    华贵的马车内飘着淡淡的龙涎香,斜倚在软垫上的男子姿态慵懒,一双半眯的冷星般的眸子在陈公公撩起车帘,触及一张俊雅的面容时,微露笑意。

    向宁端坐角落,绷紧的背梁泄露了他此时的紧张与不安。

    “向宁。”北海王轻轻推了一杯茶到他面前。“叫你过来,是有事要与你交待。”

    向宁微微抬眼看了对面的男子,茶烟袅袅中,北海王萧肃的眉眼笼上了一层玉样润华,竟生生带出几分魅惑之色。向宁不敢多看,目光低垂于青瓷杯,轻轻握于手中,低声问:“何事?”

    北海王微微一笑:“琳琅她,给你们添了不少麻烦吧?”

    向宁面上划过淡淡的苦笑:“尚能应付。”

    “是我没教好她。”北海王注视着向宁的眼睛,“睿儿是个好孩子。琳琅若是个男子,我尽可打骂一通,贬了外去任由他自生自灭,吃些苦头才知方寸。但她是偏偏是个姑娘家。倒叫我有些无处着手。”

    向宁心中想到的是:明珠以前也让他操心,现在,怕是轮到女儿为他操心了。不禁微微一笑,浅浅的抿了口茶水,心下一动:是他最爱的白毫银针。

    “过阵子,琳琅的亲事定下来。我便送她去京城。”

    向宁惊讶中遇上对方略带期盼的眼神,不由应声道:“京城是个磨砺人的好地方。”

    北海王释然笑道:“我也这么想。”顿了顿,眼中满是探究的望定向宁,“京城倒是将你磨砺得越发孤冷了。”

    向宁正要否认,一只炽热的手掌突然握住了他的手腕,暌别多年,熟悉又陌生的温度灼得他即惊又痛:“韶之!”忽的眼芒一黯,北海王苍劲有力的指间一枚紫水晶戒方戒闯进了他的视线。向宁一时怔忡无言,目光刹时柔软下来。

    “向宁。”北海王低声道,“这么多年,想听你唤我一声韶之,都成奢望。”

    月向宁逃无可逃。

    正自相顾无言,情绪涌动之际,两人突然听得车外传来动静。

    “有劳公公代我问一声,王爷与我爹爹都谈了半日了,怎么还没聊完?”

    陈公公惊得直打哈哈:“月大小姐,王爷的事岂是我们可以置喙的?您就再等等吧!”

    向宁刹时清醒,飞快的挣脱韶之的手,仓荒逃下马车。

    北海王阻拦不及,眼睁睁的看着向宁逃走,拉着胆大包天的月明珠向陈公公施了礼,快步回了自家的马车。

    不知是不是错觉,月明珠欢快的搂着向宁胳膊时暗暗回头朝他的方向看了一眼,那眼神冷冷的满是警告,仿佛在提醒自己:别打我父亲的主意!

    北海王骇然一笑。他放下窗帘,摸了摸指间的紫晶方戒:月明珠,还真是个机灵敏锐的姑娘呢!向宁生了个好女儿!

    “父亲,王爷和你谈了些什么?”

    “哦。关于琳琅郡主。他说,琳琅会去京城。教我们放心。”

    “这样啊!”明珠娇笑:“少一个麻烦也好!”心里却道:才怪!若是有面镜子,就该让你瞧瞧,你从北海王车上下来时那惊慌无措的模样!看样子幸亏是我及时出手,否则你被人占了便宜都没法求救!

    ***

    得了今年会展斗宝榜眼,又有夷光水加持,真珠苑再度门庭若市。

    明珠早有安排,夷光水与琉璃的购买事宜,暂时交给贝娘接待。待过了这阵锋头,再移交给穆九。毕竟她的真珠苑做的还是珠宝的生意。

    同时,欧阳家的贝雕与谢家的的金枝玉叶,风靡合浦。但更多的,是仿明珠珍珠花冠的首饰。仿佛是一夜间各大珠铺子就推出了类似可拆卸重组的饰品,虽然品质参差不齐,依旧大受欢迎。

    萧家的宝衣虽然夺魁,可惜工艺要求太高,无人仿得出。萧家自己一年也做不出几件花丝宝衣,所以反倒不如其他作品在坊间流行。

    萧六对此颇为遗憾,就和明珠嘀咕了几句。

    明珠给她出了个主意:“花丝宝衣,原本便是件让人欣赏之物。你们为何不将宝衣适当缩小,作成摆件放在店里卖呢?若是有配套的娃娃,更好!”

    萧六大为惊喜:“这个主意好!”高高兴兴的回去和祖母讲了。不久,萧家便推出了金丝宝衣的娃娃版。明珠自然也收到了一笔不小的感谢费。

    吕会长动作极快,亲自筹备学堂之事,好消息不时传来,资金筹集已经到位。报名的子弟还不少!明珠欢喜之余,少不得开始整理些教学资料。

    正当她搜肠刮肚,想着怎么和学生解释光学原理时,管家送来了一件东西。

    明珠抬眼一瞧,目光顿时一亮。

    一枚只有拳头大的砗磲雕刻。雕成一艘大明的宝船,船帆鼓动,诸多细节精准如真。

    “这是谁送来的?”

    “他说他姓关——”

    明珠脱口道:“关长青?!”

    管家笑道:“小姐认识他啊!”

    明珠放下纸和笔。一手举着宝船贝雕起身道:“走,见见他!”

    客厅内,关长青正襟危坐。

    “月大小姐!”他起身相迎。神情肃穆,一改之前惫懒之色。

    明珠颇为意外,上下打量了他一番,笑道:“原来你还有这手绝活!”

    长青淡淡一笑:“是我父亲教我的。”

    “哦。”明珠微微迟疑,不知自己是不是该将所查得的线索告诉他。

    “月大小姐觉得,我这手本事,可否有幸与月家合作?”

    明珠嘴角微扬,心中讶异,故作不解的问:“合作?以你这手雕工,应该投靠欧阳家才对。”

    关长青轻笑:“欧阳一族人才辈出,不差我一个。更何况——”他瞧着明珠,慢悠悠的道,“月大小姐急需擅长雕刻的师傅,不是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