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章 关长青的心愿
    明珠笑容一敛:“此话怎讲?”

    关长青笑容更深:“对合浦来说,砗磲可比玉石好寻得多,也比玉石便宜得多。”

    明珠笑问:“那又如何?”

    “月大小姐借欧阳家之手传播贝雕,难道不是借相对易得的砗磲提高除欧阳一族以外雕刻师傅的功力么?”

    明珠挑眉轻笑:“原来贝雕还有这个用途,明珠受教!”

    “我还恰巧得知,月大小姐的二舅与丁家的老大一起出海。”

    “然后呢?”明珠越听越诧异:关长青,竟聪明至此?

    “说不定他们回来的时候,就是月大小姐需要用到那些被砗磲练出一手好雕工的师傅们的时候了。在下不才,先行一步毛遂自荐。请月大小姐不计前嫌,给关某一个机会!”

    明珠定定的瞧着他:这样的人才,怎能放过!

    “好!”她爽快的一击掌。

    关长青松了口气,笑意满面:“愿为月大小姐车前马后——”

    “废话不必多说。”明珠挥手道,“我知道你在想什么。”

    轮到关长青面色微变的问:“此话怎讲?”

    明珠淡淡一笑:“茫茫北海涛连天,散落珠池竞成仙。我欲寻仙仙不应,恨不向天问无情。”

    这是长青醉酒时常念的诗。没想,竟然传到了明珠的耳里。

    关长青略觉尴尬。

    “望断池的案子。机缘巧合,我的确有些线索。”

    关长青睁大眼:“什么线索?”

    明珠眼中闪过一丝歉意:“能否先让我看下令尊留下的遗物?”

    关长青面孔微寒:“你指什么?”

    明珠一字一字的道:“母贝妈祖像。”月向宁曾经说过,在关扬的尸体上,发现了一枚他自己雕刻的妈祖小像。

    关长青嗤的一笑:“我父亲的事,还真是传得人尽皆知啊!”他从头颈里扯下一根红绳,轻轻的放在了桌上。

    明珠瞧着这枚洁白莹润、用白蝶贝雕成的妈祖像,长长的叹了口气。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这枚妈祖雕像,与谢老爷子在黑市给她的那尊内藏铛珠的白瓷像、周记宝铺妈祖阁的雕塑有着相近的眉眼,相同的刀锋。根本同出一源!

    明珠几乎可以确定,就凭关扬用反失蜡法做成暗藏珍珠的白瓷像,他在盗蚌案中的角色,不是主谋,也是关键人物!

    带着遗憾和几分怜悯,明珠暗想:关扬出事时,关长青才多大?五岁?六岁?关扬的妻子后来又如何了?一个人含辛菇苦的将儿子养大,还要承受盗蚌的恶名被世人鄙视,明明极有才华的关长青,却硬生生的自我放逐至今。关扬若是知道他所做的一切换来这个结果,会不会后悔万分?

    “你想到了什么?”关扬收回贝母像,珍而重之的戴回脖子上。

    明珠欲言又止:“你的父亲,如果不是你想的那么无辜,怎么办?”

    未料关扬哼的声冷笑:“他本就不无辜!”

    明珠吃了一惊:“你知道?”

    关长青唇角轻撇:“我又不是白痴。”他不愿再多提这件事,“听说这次有批东瀛人拿一枚望断池母贝产的铛珠在会展上被月大小姐削了一顿?”

    明珠双眼微眯:“你已经知道啦?”

    关长青摇头冷笑,“如果没什么意外,我父亲的死,应该就是倭人做的吧。”

    明珠沉默。这个结论,并不难猜到。

    “你既然猜到了前因后果,为何还要再来找我?”

    “我要找回我父亲盗走的珍珠。”关长青坚定无比的道,“我要找回来,还给合浦!”说完,他大步离去,背影孤傲决绝。

    明珠愕然!望着他的背影暗骂:白痴,蠢货,笨蛋!哪有那么容易找回来啊?!

    心中却还是油然升起一股敬佩之意。

    离开月家的关长青一时有些失魂落魄,漫无目的走至一个转角时,竟撞着了一个柔软的身体。他急忙退后,定睛一看,一名女子被他撞倒在地,他忙道:“对不住!你没事吧?”

    女子此时抬头,乌黑的长发下,竟然是一张精致动人,娇美无比的年轻脸庞!

    关长青不禁讶然:合浦何时出了这么个大美人?

    少女略显慌乱,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低头就要跑。后边传来一阵怒喝声:“快,我看到她了。快点捉住她!”

    少女更加惊慌,眼见走投无路之下一把捉住关长青的胳膊哀求道:“救我!”

    她声音柔软得不可思议,神情更是楚楚:“我不想被他们卖到妓院!”

    还在犹豫的关长青闻言,立即拉住少女的手腕:“跟我走!”

    正在家中等待长青消息的龙归海,见到长青竟然带回了一个绝色的少女,不禁讶然:“她是谁?”

    关长青接过他手中的杯子灌了两口茶道:“路上救回来的。”

    少女略有不安,一双湿润的黑瞳中,虽有忧惧但不失坚定。

    龙归海好笑又好气,当着姑娘的面也不能说些什么,只好问她:“你叫什么名字?家住何处?我派人送你回去。”

    少女深深吸了口气,瞧着龙归海道:“我不想骗你们。”

    龙归海一怔。

    “我的出身,我的家乡。现在不能告诉你们。”少女歉意的道,“我只能告诉你们。我是被人贩子拐到了合浦。”

    关长青皱眉道:“你不说,我们怎么送你回家?”

    少女摇头:“我若被你们送回去,只怕声名俱毁。”

    龙归海与关长青无奈的对望:这话倒是没错,这姑娘看样子也是大户人家的女儿,若是贸贸然送回去,对她反而不利。

    龙归海看出来了,这姑娘颇有心计:“你有何打算?”

    少女吸了口气:“我想书信一封与我兄长。请我兄长偷偷来接我。”少女向两人行了大礼,“在此之前,还望两位暂时收留!”

    关长青好奇的问:“你兄长?那你父母亲呢?”

    少女眼底浮上一层水光:“家父早亡。母亲伤心过度,也早早的去了。只剩我与兄长相依为命。”

    关长青神色一黯,同是天涯沦落人。他静默片刻,问:“我们怎么称呼你?”

    少女大喜,丽色横生:“哥哥唤我琴娘。”

    “琴娘。”关长青温和的笑了笑,对龙归海道:“我那边不方便。让她留在你这儿吧!”

    龙归海瞧了眼少女实在出众的相貌,颇觉为难。把她放到铺子里定要生出是非来。藏在家中的话,又怕长辈误会。

    琴娘目视关长青,好奇的问:“为何不方便?琴娘不会惹事。”

    关长青无奈的道:“我一人独居。”

    琴娘哦了声,垂头不语。

    “这样吧。”龙归海做了决断。“给她租间宅子。”想想她的容貌,又道,“请个护院。”忽的失笑,瞧着长青道:“还不如住你那儿。你做她的护院,省我一笔银子。”

    关长青瞪他:“别闹!”心中也明白,琴娘只能深居简出,否则,太过招摇。即便如此,她孤身一人也会招来不测。沉吟了片刻,望着琴娘满是期盼的楚楚眼神,关长青无奈的道:“要不在我隔壁的阿婆家租间屋子。照看起来方便些。只是条件简陋。你莫嫌弃。”

    龙归海睁大眼睛,随即了然:怕是这姑娘的身世,触痛了长青。感慨之际,略有些不安的瞧了眼琴娘。只见她明亮的眸子中,泛起一道欢喜的光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