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二章 明华入套
    书院策问考教的前夜。

    明华自觉复习充分,又生倦意,便早早地回床歇息。同房的李科还算聪明,自从上回他不知不觉的着了明华的道后,便夹着尾巴做人。明华也不与他计较,对他一如即往的冷淡有礼。今晚见明华早睡,便也熄了灯,上床睡觉。

    一夜好眠的明华起床时,听见窗外哗哗的雨声:下雨了啊!修远已经送了早饭过来,大呼小叫着:“好大的雨,打伞都没用。”

    明华套上鞋子,才走了几步,忽觉脚下感觉有点儿泥泞,他低头一看,鞋底不知何时,竟沾上许多泥土!

    怎么回事?

    修远跑进里屋,叫道:“站在那儿发呆干什么?”随手捞起他的外套想给他披上,一上手,咦了声:“你的衣服怎么湿渌渌的?”

    明华大惊:什么情况?!

    修远眉头一紧,双眼一眯。抱起角落里一个气死风灯,瞧了眼里面的燃尽的蜡烛问:“你什么时候出去过?”

    书院的规矩,书僮可以近身侍候主子。但是晚上却是统一在书院的大通铺上过夜的。

    明华心中惊骇:“半夜凌晨,我何事出门?”

    修远怒喝一声:“姓李的!你给我过来!”

    李科坐在外边的桌上,悠悠的啃着馒头喝着粥,头也不抬。

    谁让你惹了不该惹的人呢!他也是没有办法啊!

    明华头脑微乱,茫然问道:“为什么?”

    修远急得团团转:正是因为这次他猜不出李科的目的,所以才更心焦!

    忽听李科的声音响起:“朱先生、夏先生怎么来了?”

    一名男子道:“昨夜策问的卷子竟然被盗。我等奉院长之命前来搜查。”

    “啊呀!竟然有人敢盗卷子!实在有辱读书人的身份!”

    明华与修远蓦地平静下来:试卷被盗?

    明华呵的声,掩面轻笑:原来如此。

    吕修远咬牙切齿的道:“你还笑得出来?你说你到底得罪了谁?要这样费尽心机陷害你?”

    明华收了苦笑,冷声道:“想陷害我月明华,还没那么容易!”

    夏先生夏钰,便是当初考场监考明华之人,对明华素有好感,此时温言道:“明华呢?”

    明华深深吸了口气,朗声道:“明华在此。”

    李科眼中闪过一道暗芒:看你能轻松到何时!

    明华与修远向两位先生行过礼:“方才听先生所言,惊闻试卷被盗。此等行径何止是李兄所说的有辱斯文?简直是无耻败类!此等人怎配读书?怎能为官?查之当禁其学业断其前程也不为过!”明华语声渐厉,说完,冷冷看向李科,“李兄,你说是不是?”

    李科禁不住身子一抖,脸色泛青的道:“月兄……说得不错。”

    与夏钰同来的朱骏三十岁左右的年纪,斯文安静,是书院颇受学子欢迎的先生之一。闻言扬眉赞道:“明华好气性!”

    明华侧开身子,垂首道:“请先生搜查。”

    两位先生进了内屋,朱峻的看了眼内屋摆设后,直接走向明华床尾的衣箱书柜。明华忙开了锁,打开柜子。

    朱峻咦了声,问道:“为何你的衣箱内有米粒?”

    明华瞧了眼散落四周的白米,心中一沉:明珠曾教他一个测盗的方法:在每层衣物间,洒些许米粒。不多,一层十几粒足矣。但是昨夜临睡前查看过,原本聚齐的米粒,今早却已散落四处!

    修远捂住嘴瞪圆眼睛:完了!

    好在朱先生也没深究,皱眉随手拂过,一层层的翻检。到箱底时,他神色微变,抽出一卷纸来。

    明华早有准备,此时反倒心中平静,面上震惊:“这是何物?!”

    朱骏面冷如霜:“何物?月明华,你好大的胆子!”

    夏钰忙放下李科的书本,大步走来,望着那卷纸不可思议的道:“明华,怎么是你——”

    朱骏将卷子交给夏钰,相继在屋内翻出其他东西。

    “你这件外套半湿未干!”又在角落处翻到一把伞和灯笼,“伞与灯笼也是湿的!”朱先生瞧了眼他的鞋子,“连鞋子也没换。月明华,你可真是艺高人胆大!”

    夏钰失声道:“不该啊!明华的策问我是看过的——”

    “夏先生还要为他分辩?”朱悛连连冷笑,“幸亏昨夜大雨留下了这么些证据。月明华,你自己收拾东西给我滚出云深书院!”

    夏钰面色微变,却见明华慢悠悠的一手提起灯笼,一手撑着雨伞,走向屋外。

    朱先生眯起眼睛,怒吼:“月明华,你在干什么?”

    明华回头道:“朱先生,不至于连一个让我辩驳申冤的机会也不给我吧?”

    “事实俱在,你如何辩驳!”朱骏怒极反笑。

    夏钰忍不住道:“有何不可?明华,你打算如何申辩?”

    明华瞧了瞧雨点,问:“昨夜的雨与现在如何?”

    朱骏冷声道:“半夜三夜,谁起床看雨?”

    “从我衣衫和雨伞的湿度看,昨夜的雨,可不小。”

    夏钰点头:“不错。那又如何?”

    明华朗声道:“跟我来!”

    吕修远一下子蹿到他身边,问:“你都被套牢啦,能有什么办法?快跟我说说!”

    明华瞥了他一眼:“等着看场好戏就是。”

    修远啊的一声,兴奋起来:“你这次要是能洗脱冤屈,我真服你!”

    明华轻笑间,一行人已经到了卷子所在的书院先生的校务楼。

    明华收了雨伞,放下气死风灯。作出攀墙状。

    朱骏怒道:“月明华——”却被夏钰一把拦住。

    “你急叫什么?昨夜大门紧闭,明华若要偷卷子,自然只能翻墙而入。”夏钰眼中带了层笑意。“看看再说。”

    风雨中,明华极小心困难的翻下墙。尽管如此,还是衣衫尽湿,胸前满是墙上的泥粉渍。

    夏钰一见,笑道:“那件外套上除了水渍,倒是干净。”

    朱骏神情凛冽:“你怎知他没偷了钥匙?”

    “你可有查到钥匙?”

    “他可以用完就扔。”

    “那你也需寻到钥匙才能证明此点。”

    朱骏无语,眼底闪过一丝不安。

    明华随意进了了间校务室,正在忙碌的先生们见到他这副样子,无不吃惊又好笑的道:“这不是明华么?怎么了?”

    明华不好意思的抹了把脸上的水,笑道:“请先生随意给我一卷纸。”

    夏钰便取了卷废纸,卷成试卷状递给他。

    明华笑意盈盈的道:“谢过夏先生。”他将试卷塞入衣襟内。随后出门。再度翻墙而出,捡起伞和早被打湿的灯笼,原路返回宿舍。

    不远处的一幢楼阁中,瞧着这一幕的两个男子俱是面含笑意。发须灰。白的老者问:“他就是月明华么?”

    “正是。”元博涛笑容轻浅。

    “有趣。有趣。”元阁老笑容满面,“咱们跟去看看。”

    明华重回宿舍,从怀中取出纸卷。然而,湿透的外衫浸到了内衣,早染湿了原本干净整洁的纸面,纸上的墨迹,晕染成朵朵墨花。

    “请两位先生再看在我柜中搜到的试卷。”明华朗声道,“可没半点水迹。”

    朱骏轻轻拍手,冷笑摇头道:“那又如何?谁知你用的什么法子保存好了卷子——”

    “什么法子。请朱先生点明。”明华分毫不让。

    朱峻哼了声:“牛皮袋或是匣子,都可存放——”

    “请先生尽管搜。”明华微笑,“我连脏湿的衣物、伞鞋都没藏,更何况这些东西了,是不是?”

    朱峻面孔一红,被明华堵得说不出话来。

    李科在边上瞧得明白,不禁脊梁泛寒:难道这也能让月明华逃出生天?

    夏钰想到明华在书院入学考上的表现,心中忍不住道:此子颇有刑侦之能啊!不由问:“那你可能查出,是谁偷了试卷?”

    朱峻登时睁大眼睛:“夏钰!你想包庇他么?!”

    夏钰也来了脾气:“明华已经证明,这卷子并非是他所盗。你再这般咬着他,是何缘故?”

    “他证明了什么?”朱峻怒道,“我方才说了,卷子不湿可以是他保存得当的缘故——”

    “那你就该证明月明华是如何保存得这张卷子!”门外落下一把三十六骨油布伞,伞下,是一名红光满面的老人与一个气质闲雅的中年美大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