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四章 失踪的倭人
    北海王宫。

    “我只是请元阁老照看一番月明华。莫让他被人暗算了。没想到,他竟收了他做徒弟!”北海王颇为诧异。这老头儿居然还有收徒弟的一天?!

    陈公公也是满脸的不可思议,笑道:“是王爷您的面子大。”

    北海王摇头:“若非琳琅,我又怎会开这个口?怕是月明华对了元阁老的眼。也算是意外之喜。”

    “月向宁的儿子,又能差到哪里去?王爷您可以放心啦。”陈公公眼巴巴的瞅着案上的一份名单。“今年春闱的名次出来了?”

    “嗯。”北海王的目光微凝,“沈安和不错。中了二甲十六名。”

    “沈公子前途无量啊!沈家突逢变故,沈公子还能处变不惊。他这个名次,可是合浦近年来参加会试的学子中最好的成绩了。”

    “让他留在京城吧。”北海王意味深长的道,“京城眼看着,就要起风了。”

    陈公公躬身应了个是。又道:“王爷,那群倭人还赖在合浦不走。您看?”

    “倭人冒着船毁人亡葬身鱼腹的危险到我大明,不捞足好处,怎么肯走?”北海王的目光转向案几上一只珍珠做顶的茶杯。

    “这群倭人自己沉不住气。”陈公公嘿嘿一笑。“那颗铛珠才显摆,就让月大小姐探出底来了。”

    北海王想到明珠护着向宁时一脸老鹰护雏的样子,不由一哂:此女——是个麻烦!

    “最近他们四处闲逛。海边也去了,斗珠坊也逛了。不过我们的人看得紧,坊里的人也得了消息。不做他们的生意,他们没办法,倒也没闹事。”

    北海王翻出一张小折子,咦了声:“他们此行共有九人。我怎么记得,会展中似乎只来了八人?”

    陈公公悚然一惊:“少了一人?!”

    ***

    关长青最近的日子实在逍遥舒适。

    他得了明珠承诺后,每日只在家中用贝雕练手。借住隔壁阿婆家的琴娘乖巧懂事,极讨老人家的欢喜,没几日阿婆就将她当成女儿般疼惜。

    琴娘负责阿婆家每日三餐,还不忘送一份到关长青那儿。

    长青原本乱糟糟的屋子变得得干净整洁,纤尘不染。琴娘还接手了他衣物换洗的活儿。破损的衣裳到了她手上缝补一新,连阿婆都连声称赞:“琴娘好女红啊!”可惜自家的儿子早已成亲。这姑娘出身又不差,不然,可就便宜关长青那小子了!

    阿婆从小看着长青长大,没少伸手帮过他们母子。眼见长青这把年纪还没娶亲,也为他着急。琴娘条件貌似太好了些,不过她冷眼旁观,琴娘对长青,还是颇为上心的。

    龙归海一脚踏进长青焕然一新的屋子时,扬眉笑道:“不容易,旧屋焕新颜啦!”

    他熟门熟路的穿过前屋,走至后院。忽然眯了眯眼睛。

    春日暖阳下,娇美的琴娘正坐在院子里缝补衣物,不时含笑望一眼对面全神贯注于雕刻的男子。关长青心无旁婺,一时被灰迷了眼,琴娘忙放下针线篮子递上一块干净的棉布帕子,“快擦擦!”

    长青倒是吓了一跳,忙避开她的手道:“不必。眨下眼睛就好。”这一躲闪,终于看到了静立许久的龙归海。

    “归海!”长青笑容顿时灿烂起来。举起手中的贝雕道,“你来看看。我雕了件新玩意。”

    琴娘急忙退到边上,面孔微红的道:“龙公子。”

    龙归海嗯了声。大步到长青的身边,勉强笑道:“你的本事,我还不了解?”他瞧了眼贝雕。贝壳呈三角状,长青便借势雕成山体,山野烂漫中一座悬空寺倚峭壁而立。寺中僧人往来,香烟袅袅。

    龙归海原本满腹的话想对长青说,此际,却没了半分兴致。他转向琴娘问:“可还住得惯?”

    琴娘笑道:“我原本也不是什么千金小姐。哪有住不惯的?”

    龙归海点点头:“倒是辛苦你照料长青了。”

    琴娘头垂得更低:“我,我只是闲来无事,关大哥不嫌弃我就好。”

    长青笑着拿起茶杯道:“我怎么会嫌弃你——”

    “这水已经冷啦!”琴娘眼疾手快,一下子按住杯口抢过杯子道,“我再帮你换杯温的。”她匆匆进了屋,留下一脸陌名其妙的长青,和神情莫测的龙归海。

    长青耸耸肩,嘀咕道:“海水都灌过,怕什么冷水!”

    龙归海似笑非笑的道:“得了便宜还卖乖,说得就是你这种人!”

    “别乱说!”长青皱眉。“信已经送出去了。就是不知她兄长何时才能来接她。”

    龙归海笑了两声:“就怕你到时候舍不得送她走。”

    长青一脚踢到他小腿上:“你再胡说!”

    龙归海痛得啊哟一声,抱着腿唤道:“要不要这么狠啊!”

    长青顿觉愧疚:“我看看!唉,我明明踢得不重啊!”

    琴娘悄悄的站在他们身后,柔媚的眼中,掠过一抹深思。

    她回到隔壁的阿婆家。一脸的愁绪令得正在纳鞋底的阿婆纳闷的问:“琴娘怎么了?”

    琴娘啊了声,笑道:“龙公子来看关大哥了。”

    “龙归海啊!”阿婆笑着咬断鞋底上的线头,道,“归海也是个好孩子。他和长青从小玩到大。前些年长青的娘没了,都是归海一手安排的丧事。也多亏有他陪着,长青才能撑到今日。”

    琴娘感动的道:“龙公子真是好人!”

    阿婆笑道:“可不是!”

    “好人有好报。”琴娘坐到阿婆的身边,帮她穿针引线。“琴娘也祝龙公子娇妻美妾,多子多福!”

    阿婆闻言倒是怔了一怔:“这个么——”

    “怎么了?”

    “归海那孩子到现在还没成亲呢。”

    琴娘惊笑道:“不该吧?我看他的年纪,不比关大哥小啊。”

    “他运气不好。定下的亲事,最后总是黄掉。第一回是他生了重病险些活不过来,不想人家姑娘守活寡就退了亲事。后来好不容易治好了,再定亲,没想那姑娘家居然悔婚另嫁了。唉!”

    “竟有这种事?”

    “后来还是东山寺的大师傅替他算了一命,说他二十六岁前有个大劫,此前不易婚娶。所以他的家人一心等他过了二十六,再给他说亲。”

    “那龙公子今年多大了?”

    阿婆算了算:“他比长青小一岁。今年,刚满二十五。”

    琴娘倒抽一口冷气。也就是说,龙归海,将在今年遇上一个大劫?!忽的心中一动:可不是么?

    她静默了片刻,红着脸低声问:“那,关大哥有没有……定过亲?”

    阿婆闻言一楞,抬头打量琴娘,心中大动,笑道:“他呀!还真没定过亲。”

    琴娘的头简直要埋地里:“哦。”

    “长青是个最最命苦的孩子。他父亲做出了那样的事儿,害苦了长青母子啊!”阿婆见琴娘的样子,心中有了底。“但是长青却是个好孩子。聪明能干。谁要是嫁给他,那是福气呢!”阿婆按住琴娘的手,试探得问,“琴娘,你家中可曾给你定亲?”

    琴娘羞红脸,起身就跑。一声弱弱的“未曾”让阿婆喜上眉稍!

    “这下可好了!”她拍着大腿道,“长青能娶上媳妇了!”

    阿婆寻着个机会,想探探长青的口风。谁知她才提到亲事,长青就笑着摇头道:“合浦有哪个姑娘愿意嫁我?”

    “难道你们就打算一辈子打光棍?”

    “我习惯一个人了,也没什么不好的。”

    阿婆摇头,笑道:“要是有个姑娘肯嫁给你呢?”

    长青吃了一惊,瞪圆眼睛道:“什么?”

    “这姑娘漂亮没话说,人又柔顺贤惠。长青,机会难得啊!”

    关长青的浓眉紧了又松:“阿婆是说——琴娘?”

    “可不是!”阿婆拍手笑道,“我看你也挺喜欢她——”

    “您误会了!”关长青哭笑不得,“琴娘身世与我相似,我将她当作妹妹看待。没有其他意思。”

    阿婆目瞪口呆,不可思议的喊:“你连琴娘都看不上?!”

    “不是。我,我不能趁人之危对不对?琴娘的条件那么好,等她哥哥接她回去,什么样的姻缘求不到?跟着我也太委屈她了!”

    “琴娘不觉得委屈!”阿婆气道,“长青,你可要想清楚。别等琴娘离开了,你再后悔!”

    关长青沉默了片刻,俊脸忽红忽白。

    他不讨厌琴娘,和她相处得也颇愉快。如果这样就是喜欢,那他应该是喜欢她的吧!

    “您让我再想想!”

    躲在暗处的琴娘,面上露出一丝笑容:先建立好感,再戳破那层纱。暧昧是感情最好的推手!她再加把力,不信不能攻克关长青的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