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五章 岑参将的执着
    合浦官驿。

    倭人心情烦燥的聚在屋内抱怨:“官兵盯得太紧了。我们什么事情都没法做!”

    “是啊!这样下去,我们怎么能完成您父亲给我们的任务?”

    御木本端坐窗前案边,执笔写字。

    “你们说,给明朝皇帝陛下的信,应该怎么写?”

    加藤野等人一楞:“您要给皇帝陛下写信?”

    “是啊!”御木本淡淡的瞥了他们一眼,“凭我们几个,想从合浦带马氏贝回去,那是不可能的事。”

    加藤野兴奋的搓手:“原来您早有打算!”

    御木本眼前浮起一个美艳娥娜的女子样貌,嘴角轻扯道:“带人回去,更有用。”

    “带人——”加藤野茫然四顾,“带谁回去?”

    “——月明珠。”

    明珠可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倭人惦记上了。会展结束后,她几乎是忙得脚不着地。编写宝石切割的教材就够她受的,还要设计图纸,准备真珠苑新一季的开张事宜。

    好在穆九那边有琉璃和夷光水的收益安慰她焦燥的心。不久,穆九又传来消息:香水专用的琉璃瓶已经制好。这意味着,筹划多时的香水,终于可以开工调制。

    明珠看过信后,唤来了白芷。

    白芷人如其名,皮肤白晰,眉目柔美。

    明珠极舍不得的盯着她,看得白玉心慌不已。

    “小姐,怎么了?”

    “舍不得。”明珠摇头,可是又不想就此埋没了她的才干。“穆九那边要调配香水了。”她忍痛道,“你在制香上极有天赋。我想送你到穆九那边做个管事。你看如何?”

    白芷瞪大眼睛,红玉好生羡慕:傻丫头,楞着干么?快答应啊!

    “我,我行么?”白芷一时无措,激动又害怕。

    “我的白芷这么聪明。怎会不行?”明珠笑着牵起她的手,“穆九那边我是两眼一抹黑。什么人也没有。你过去了,一方面帮我监管香水的品质。另一方面,也帮我盯着穆九。他要是有什么妖蛾子,你也能尽快通知我!”

    白芷却多想到了一层:穆九和小姐的关系那么好。小姐将香水、夷光水和琉璃的生意都交给了他。说明什么?说明小姐很看重他呀!嗯。这个未来姑爷一定要替小姐看好。绝不能让他辜负了小姐!

    于是,白芷用力的点头脱口而道:“好!我一定替小姐好好看好姑爷!”

    明珠一怔,姑爷?姑爷是什么玩意儿?!

    红玉也呆了呆,噗的声,笑出了声!

    明珠会过意,面孔一红:“你、你,你们——”

    白芷吐了吐舌头:怎么把心里话说出来了!捂着嘴惊乱中转身一溜烟的逃了。

    明珠羞恼交集,拔了手上的珠串扔了出去:“臭丫头,等着我给你挑个好姑爷吧!”

    自己也忍俊不禁,转过头闷笑不止。

    红玉拾起珠串,送到明珠手边,笑道:“小姐莫生气。白芷这一走,少不得要再提个人上来。您看谁比较合适?”

    明珠立即道:“让白芷找个会烧菜的!教好了才能走!”

    于是,红玉和白芷便着意留了心,在新买的丫头中观察了几日后,选了个名唤紫烟的姑娘,留在身边仔细调教。

    紫烟遇到这个机会,自然珍惜。她相貌虽不如白芷,但手脚伶俐,原本就会烧些简单的菜色,刀工竟还不差。白芷教起来便轻松许多。

    这一日,白芷带着紫烟到菜场买菜,给她解释如何挑选菜色和小姐的偏好。谁知在回去的路上,被一对夫妇给当街拦了下来。

    “阿芷——”男子神色激动。“我总算找到你了!”

    久违的称呼令白芷身子轻颤,她张眼想看清来人。可是泪水却先流了下来,越擦泪水越多,怎么也看不清说话人的模样。

    “阿芷,你忘记他了么?”女子抹着眼睛道,“他是你的哥哥啊!我是你嫂子!”

    白芷好不容易,咬唇止了眼泪,颤声问:“哥哥,你们怎么在合浦?”

    紫烟瞧着这对夫妻服饰还算齐整,但面色黄瘦,眼中颇有精光,不由上前一步,拉了把白芷道:“姐姐。我们找个地方说话吧。”

    白芷啊了声,被紫烟带到附近的一处家小茶馆处。

    白芷的哥哥贪婪的目光往妹子身上上好的细棉衣料和首饰一掠而过,才叹息道:“当初咱们娘亲不得已卖了你。我一直心有愧疚。这不,前几年我做了些小生意,终于赚到些银两。想着你还在别人家中做奴婢,便想赎你出来。谁知我们赶到月家时,月家竟然已经出事,回了合浦。这不,我和你嫂子不远千里过来寻你。阿芷,跟我们回家吧!哥哥帮你找个好人家,咱们一家人开开心心过日子!”

    白芷犹在梦中:“真的?你们真的是来赎我回去的?”

    紫烟急了,白芷是身在局中不知局,脑子糊涂了啊!

    “姐姐!”她急忙叫道,“这可是件好事!我们赶紧回去告诉小姐!”

    “对!”白芷的哥哥立即起身。“咱不做这个奴婢了!我妹子要赎身!”

    白芷听哥哥这话,味道不对,忙道:“小姐对我极好!哥哥不要乱说话!”

    她哥哥呵呵两声:“她对你再好,好得过我们家里人?”

    紫烟恼了,冷笑道:“是啊。好不过你们卖了亲女儿、亲妹子的家里人!”

    夫妻俩人顿生羞恼。但此处也不便发作,白芷的哥哥哼了两声。“行了。知道你家主子厚道。到时候别抱着我们阿芷不肯放人,我就感激不尽了!”

    白芷渐渐的从激动中平复。脑子多了些清明。听得哥哥一再提起赎身的事,她心中一激灵:赎身?她要不要赎身?

    赎身回家,嫁个男子,生儿肓女,就此一生?

    换在过去,她或许还有几分期望。可是,小姐已经许了她更远大的前程,她能发挥自己的本事,自己赚下一份家业。她还要不要赎身?

    “阿芷,走啊!”她的哥哥唤她。

    白芷的脚步却定在原处,她缓慢却坚定的摇头道:“哥哥,嫂子。你们回去吧。”

    白芷的哥哥大急,瞪大眼睛:“你说什么?”

    “我不用你们替我赎身。”白芷咬牙道,“我在月家过得极好。小姐也器重我。教了我许多东西。我——我不赎身。”

    她哥哥大急:“你说什么呢?你既然学了那许多东西,出来自个过日子岂不是更好?听哥哥的话——”

    白芷虽然老实,但并不笨,听哥哥这么一讲,不悦的拧了拧秀眉。她打开自个儿的荷包,一骨碌的倒出所有的金银锭子:“辛苦哥哥和嫂子千里迢迢的来寻我。想是费了不少银钱。这些钱你们拿去吧,算是路资。余下的便算是我孝敬哥哥的。”她说完,拉着紫烟,快步离开。

    白芷的哥嫂盯着那一桌子的金银,眼睛都移不开了。

    “这丫头,竟然赚了这么多银子?”

    他妻子倒说了句好话:“怕是这么多年的积蓄都给我们了。唉!”

    “幸亏当年娘亲将她卖了。不然她哪有现在的好日子过?”

    “胡说什么呢!”白芷的嫂子皱眉。“既然她不肯赎身,那咱们就回去吧。”

    白芷的哥哥忽然身子一战,瞧着出现在门口一人说不出话来。

    岑参将依旧是大刀阔马,虎虎生威的模样。他往夫妻俩人的边上一坐。冷笑道:“回去?拿了我的银子没办成事,就想回去?”

    “岑将军。”白芷的嫂子陪笑道,“这种事可勉强不来。毕竟白芷的卖身契,还握在月家的手上呢。”

    “老子不管这些。”岑参将好不容易托人在京城找到了白芷的家人。花钱送他们到合浦,眼看事情要成,白芷就要成为他专属的厨娘,怎能就此功亏一溃?

    白芷的哥哥双股轻战:“岑、岑将军!这个要不您帮我们想个办法?”

    岑参将暗骂,要不是月家暂时不好得罪,还需要他这般大费周张?早抢了那丫头了!不由眉头一横道:“智取!这件事儿,只能智取!我给你们三天时间,把白芷送到我的府上。不然——”他大刀出鞘,寒光一闪。

    白芷的哥哥忙道:“智取,智取。我知道了!”

    岑参将哼了声,大步离开。连转了几个街角后,进了一家金铺。铺子最惹眼的位置上,放着一树精美的金枝玉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