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六章 权势的力量(一)
    回到真珠苑的白芷难免神情恍忽。紫烟不等红玉问话,就将事情如实说了。

    红玉瞪大眼睛怒骂:“好个不要脸的东西!你是不知道。当初他哥哥为了娶亲,逼着他娘卖了白芷!他来给白芷赎身?他能有那么好心?”

    紫烟点头:“我瞧那两人,面黄肌瘦。实在不象是赚了银子、还有余钱来赎白芷姐姐的样子。幸好白芷姐姐没上他们的当。”

    红玉心里一算计:“不对。这事要和小姐说一声!”带着紫烟噔噔噔的跑到画室,将事情说与明珠听了。

    明珠默默的听了。赞赏的对紫烟道:“你做得好。回头红玉赏她个银裸子。”

    紫烟忙谢了,悄然退下。

    红玉问:“小姐。您看这事儿是不是有古怪?”

    明珠挑眉:“唉,谁让咱们白芷太出挑。被人惦记上了。”只是惦记白芷?

    “小姐。我就怕他哥嫂身后有人。万一那人一计不成再生一计——”

    “且看着办吧。”明珠淡淡一笑,“这是在合浦。可不是在京城。我月明珠,好歹还有几分名头!”

    红玉一语成谶。

    次日午时,一对夫妻跪倒在真珠苑门前,放声大哭!

    “月大小姐啊!您就放了我的妹子吧!我妹子已经在月家做了五年的奴婢啦。求求你,就让我们一家团聚吧!”

    那妇人只是哭,不住的磕头。

    “白芷啊,哥哥来接你啦!你出来见见我吧!咱们的娘亲想你想得眼睛都哭瞎了啊!妹子啊——”

    经过人的无不停步议论:月家这是怎么了?人家兄嫂大老远的来赎人足见诚心,他们不肯放人可不太厚道啊。

    向宁和明岚闻声而出。被明珠拦着道:“这是我房里的事儿,我来解决。”

    向宁知道她的手段,点头道:“好。”明岚倒想看戏,不过一瞧明珠的脸色,识趣的回了作坊。

    明珠冷声唤道:“白芷。”

    白芷又是伤心又是羞恼,早红了眼。但她得了小姐的嘱咐,大门一开,噗通一声也往地上一跪。就跪在兄嫂的对面。通通的磕了几个头。抬头时,额头一片红肿,还有血丝渗出。

    夫妻俩人顿时吓呆了。

    “阿、阿芷,你这是作什么?”

    “我的好哥哥!”白芷哭道,“你们到底拿了别人什么好处?要这样来害自己的亲妹子?”

    白芷的哥哥大惊:“你说什么?我们赎你回去,你竟然说我陷害你?”

    白芷冷笑:“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哥哥你为了娶嫂子,已经卖了我一回。现在听说我能干了、有用了。就想赎我回去再卖个高价,是也不是?”

    夫妻俩人大惊:她怎么知道?

    “阿芷。你听谁胡说八道?哥哥我撕了他的嘴!我们是真心想赎你回去!娘亲可想你了,她每日都要念叨你几回。你忍心让她老人家死前也见不到你一面?”

    周围顿时有人指指点点:“娘亲都快不行了啊?怎么能不回去送终呢?是怕回去以后日子不如在月家好过吧?”

    白芷怔了怔,忽的放声大笑,眼泪直流:“我娘?我娘在半年前就死了。你居然还拿娘来骗我?!”

    夫妻俩人这才慌乱起来:白芷怎么知道这些?

    白芷随着月家在合浦立足渐稳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托人带口信和银子给家里的娘亲。不料,她收到的回复是:她的娘亲已经离世。家中的房子易主,兄长一家不知去了何处。

    “哥哥,你说你有银子赎我。你这些银子是怎么来的?”白芷双眼通红。“到底是谁给了你银子让你来赎我的?”

    哗地声,围观的人炸了锅。

    这可是劲爆的消息啊!有人想打月大小姐身边丫鬟的主意。想干什么?

    白芷的哥哥眼珠子直转,哭道:“阿芷。我们是不想你做一辈子的奴婢啊。既然你一心一意要做人丫头,那我们这就走,这就走还不行?”

    他扶起妻子,俩人刚想开溜,猛地声:“站住。我月家是你们一顿撒泼污蔑说走就能走的?”

    夫妻俩人回头一看,竟是个艳若桃李冷若冰霜的年轻女子。白芷的哥哥心头一跳:“月、月大小姐?”

    街上踏踏踏的传来一阵整齐的脚步声,明珠一听这步伐声,黛眉微挑:士兵?

    “都围在这里干什么呢?散开散开!”

    “哪位将军士下?”明珠朗声问,“此乃月家家事,何劳动用诸位将士?”

    为首之人嘿嘿笑了两声:“月大小姐安好!月大小姐不知,最近从京城流蹿来一对雌雄大盗。专门勒索骗人钱财。我们怀疑这两人就是那对大盗!月大小姐,请不要防碍我等办理公务!”

    白芷此时惊震抬头道:“我哥哥嫂嫂不是什么雌雄大盗!你们肯定误会了!”

    明珠心中一沉:这就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了。

    “小姑娘。你和你兄嫂那么多年不见面,怎么知道他们会变成什么样?让开吧!”

    白芷的兄嫂放声喊冤,却被绑了手脚捂住嘴巴。吓得裤子都湿了。

    白芷拉着那士兵喊:“你们要带他们去哪儿?”

    士兵严厉的道:“去哪儿?自然是到县衙的大牢里上个刑,问个话!兄弟们,走!”

    白芷哭着要追赶,却被红玉和紫烟死死拦住。

    “他们到底要干什么?要干什么啊?”

    白芷仰天大哭!

    远处,岑参将得意的掂了掂腰间的大刀。早知道白芷的哥哥是个没用的。他现在捉了她的兄嫂,白芷这丫头,还不乖乖就范?

    红玉将白芷拖回房里。打水给她洗脸,一边劝道:“哭有什么用?让小姐想个办法才对啊!”

    白芷登时扑到明珠的脚下,还没开口,却听明珠声音冰冷的道:“他们敢这么做,就一定有了万全的准备。”

    白芷张大嘴,说不出话来。

    “你哥哥对你这般居心,你竟然还为了他们伤心成这样,还想求我救他们?!”明珠摇头。“白芷。你觉得值得么?”

    红玉也忍不住道:“就是!”

    白芷软下身子:“可是,他毕竟是我的亲哥哥啊!小时候,也曾抱过我、哄过我陪我玩的哥哥啊!”

    明珠唇角微弯,勾起一个无奈怜悯的笑意:人哪!总是念着这一点可笑的旧情,为它飞蛾扑火!

    “让我想想。”明珠半眯着眼思量了片刻,问,“你哥哥在京城时,风评如何?”

    白芷咬唇道:“不是很好。”

    明珠一脸的厌恶:“我想也是。做得出逼自己娘卖妹子给自己成亲的男人,会是什么好东西?连紫烟都看得出来,你兄嫂面黄肌瘦,日子不好过。哪儿来的钱一路从京城行到合浦?是,我们都知道他们后边有人,问题是,你兄嫂显然是反被幕后人捉了去,重刑威胁之下,哪还敢说出真相?”

    白芷茫然无措的道:“难道一点办法没有?”

    明珠揉了揉太阳穴:“有一个办法,就是让你兄长认罪。”

    白芷大惊。

    “当然不是认雌雄大盗的罪。而是承认他们一路行来,做了不少小偷小摸之事。毕竟,以他们的身手,哪做得成大盗?这样一来,抓他们的士兵不算抓错人,保住了脸面。你兄长也能混个轻判。”

    红玉忍不住瞧了眼主子:小姐是真的没其他办法了,还是存心要为白芷出气给他兄嫂一个教训?

    白芷认真的想了想道:“好!我去劝他!”

    明珠看向窗外:“怕就怕——”她摇摇头,“让管家陪你去。多带点银子。”

    白芷急匆匆的去找管家,红玉问明珠:“小姐在担心什么?”

    “今日出动的是军士而非衙役。”明珠不解的自问,“我们何时和军中的人扯上过关系——”脑海里浮出一个粗犷的男子,大口吞食着燕饺——岑参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