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八章 学堂招生
    吕琼筹办的宝石切割学堂正式招生。

    各族自是挑选弟子入学,谁知两广之地的同行闻迅而动,报名者太过踊跃,远超预计。明珠只好放言道:测试入学!

    这也不是什么过分的要求。挑选学生的资质是很正常的事,报名者自然也不好反对。

    明珠的测试也简单:画图。

    她静置一块特制的三角体透明琉璃于日光下,请学子们描摹实景。

    画完这张画后,明珠将画作中毫无透视感的学子剔除了一批。再考第二轮,仍是画图。不过,这一轮没有任何参照物。

    “靠你们的想象,如果有一件四方体的透明琉璃置于此方向的日光下,阴影投射该如何?”

    这一轮,明珠挑出了三个空间想象力特别出众的学子。分别是萧家和欧阳家的子弟,还有一子姓王,看模样,像是寒门出身。

    “宝石切割,首要学的就是光学原理。如果连切出的面反射光线的方向都搞不清楚,就不要浪费珍贵的宝石了。”

    明珠最后在六十多个报名人中选了二十人。惨烈的淘汰率令远道而来的同行大呼残忍。

    明珠笑吟吟的道:“各位不用急。我们这个学堂又不是只招收一届学生。大家回去可试着多研究物件的透视,练个一年半载,明年再来报名,把握就大了。”

    听明珠这么一说,余人心情好了些!对,明年再来!

    不知谁叫了一声:“倭人!”

    明珠放眼一瞧:御木本阔步而至。

    他来做什么?明珠皱眉。

    “听说月大小姐在此开办学堂。在下不才,愿来报名。”

    御木本一句话,立即惹恼了国人。

    “倭人凭什么学我们的技艺啊!”

    “就是!月大小姐,吕会长,不能答应啊!”

    明珠按下沸涌的民意,微笑道:“御木本先生,很遗憾这所学堂只收国人。”

    御木本笑了笑,细长的眼泛出晶亮的光芒:“月大小姐开的是学堂。既然是学堂,那就是传授学识所用。中国自唐朝起,海纳百川,万国朝拜,中国的皇帝也从不吝啬于传扬你们国家的文化。月大小姐,闭门造车不如集思广益。您说是不是?”

    明珠失笑:“御木本先生的中文说得真好!不是哪位先生所授?难道他没有告诉你,闭门造车后边,还有出门合辙四个字么?更何况文化是文化,技艺是技艺。请你不要偷换概念!”

    御木本神色微变,随即眉稍一挑,笑叹道:“月大小姐口齿伶俐,在下甘拜下风。不过,令国皇帝陛下的旨意,你总不能违背吧?”

    明珠皱眉:“陛下的旨意?”

    御木本得意的取出一卷黄绢,递给了明珠。

    明珠将信将疑的打开一看,登时气得胸口痛!

    还真是封圣旨:令东瀛特使游学两广,两广官员务必使其满意而归,不得为难。

    这皇帝脑子糊涂了吧?扶贫也要看对象啊!

    明珠恨不得将它撕烂!一时皮笑肉不笑的眯着眼睛道:“可惜您来晚了。我们的招生已经结束。不过,特例特办。既然您想入学,那也得过了我的测试才行。”

    立即有人叫了起来:“是啊。我们都是测试没过,只能明年再来一试。”

    御木本做了个请的动作:“求之不得。”

    万万没料到!

    御木本的透视图竟然画得相当不错!明珠瞪大眼睛也找不出什么差错!

    考验空间想象力的正方体光线图,御木本稍作构思后,竟也绘了出来。

    明珠惊讶之余,想到北海王曾道他的父亲是东瀛有名的雕刻家,不由感叹了一句:老鼠的儿子会打洞,古人诚不欺我也!

    “月大小姐,不知我能通过测试否?”御木本笑得唇角飞扬。

    等着看御木本出丑的人,大失所望!

    明珠勉强道:“御木本先生还住在官驿吧?请敬候开课通知。”

    御木本突然道出一个人名:“御木本十郎。”

    “什么?”明珠莫名。

    “我父亲。”御木本笑咪咪的道,“是他教得我中文。”

    明珠倒是吃了一惊:“你的父亲,中文这么好?”

    “是的。”御木本笑道,“我想他一定会非常喜欢月大小姐您的。”

    明珠冷哼:关我屁事!

    拂袖而去。

    御木本望着明珠的背影,暗道:等皇帝陛下的旨意到了,你就明白我的意思了。

    明珠抱了抱胳膊,自言自语的道:“已经入春了,合浦的风怎么还是这般冷?”

    红玉看了看天上的太阳,不以为然的道:“小姐要求别太高了!这边可比京城暖和得多了!”

    明珠略为不安的闭上眼,吹过她面颊的风中,的确带着一丝寒意!

    过两天再看看情况吧。明珠暗道:或许真是倒春寒呢?

    海边,挑选着新捞上岸砗磲化石的关长青面色凝重的审视着风平浪静的大海:是他的错觉么?今日的海风怎么带着股寒气?

    琴娘在家中等着他,见他回来,欢喜的迎上前:“关大哥!我来帮你!”

    关长青得了阿婆的提点,再看琴娘,果然发觉她处处都透露着对自己的情意。起初的窃喜过后,又慌恐起来:他哪里配得上琴娘?一无所有的穷小子,家世又那般差!不过是顺手救了她,何至于为此钟情与他?

    琴娘却更加殷勤,眼底的情意也不再遮掩,关长青进退维谷,十分尴尬。

    但他的姿态在阿婆眼里,却是另一番意味!心中已经计划起等琴娘的哥哥来接她时,帮着长青提亲的事儿了。不过,长青实在没什么积蓄,成亲总得要钱吧?

    所以,阿婆在龙归海又来看长青时,急忙唤住了他:“龙郎君!”

    归海停步笑问:“阿婆?”

    阿婆喜滋滋的道:“龙郎君,来来来。我和你商量件事!”

    归海哦了声,想他与阿婆的人生交集唯有关长青,便笑问:“是长青的事么?”

    “是啊!你看,长青这么大了,是该娶媳妇了!好不容易遇上个琴娘,俩人又情投意合!龙郎君,老婆子想与你合计合计,怎么给他们办好这个亲事!”

    龙归海听得频频点头,笑道:“阿婆说得不错。遇上琴娘这样的姑娘,是长青的福气。这事,交给我!”

    阿婆拍手道:“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龙归海微笑着迈入隔壁长青的家门,明亮整洁的屋子内,琴娘正在给长青比划一件新作的袍子。藏青色的布料衬着长青古铜色的肌肤,怎么看,都觉得挺拔俊朗精神十足。

    “归海!”长青的脸忽的红了,一时手足无措。

    琴娘羞红脸:“龙公子,您坐。我给您泡杯茶。”

    归海笑道:“好。”待琴娘去了后屋,他拎起长青的新衣打量其细密的针眼,笑道:“琴娘的手艺真好。”

    长青手忙脚乱的将新衣滚作一团扔到一边,解释道:“她亲手做的衣服,我也不好意思拒绝。”

    归海不予置评,刻意压低声音道:“我今日来只是想知汇你一声。梅岭花市的香水生意要开始了。”

    长青惊喜道:“是么?总算是开工了!”

    归海点点头:“所以,我今日是来向你辞行的。”

    “辞行?”长青皱眉。“你要去哪儿?”

    “江南。”龙归海别过头,望向屋外远处茫茫的大海。“穆九直接安排船将货物送到各地。第一次的交接,我总要亲自出面。”

    “江南——”长青倒抽一口凉气!“那要去多久?”

    “少则半年,多则一年半载。要看香水售卖的情况了。我不在合浦,你自己小心些。”龙归海声音渐低。曲终人散总有时啊!

    “我陪你去!”长青急道。“从这里到江南,你一个人我可不放心!难道你忘了?苦智大师说过,你今年会有大劫!”

    龙归海的眼中泛上惊喜,然而他思量了片刻,还是摇头笑道:“那怎么行?琴娘的哥哥要是来接她了——”

    “阿婆在就行了!”长青想也不想的回答,令藏在门后的琴娘蹙紧了柳叶弯眉。

    龙归海怔了怔,随即笑道:“那可不行。你难道不向她哥哥求亲么?错过这次机会,你再想娶琴娘就难了!”

    长青一下子懵了:求亲?!

    龙归海拍拍他的肩膀:“明年我父母也不会放过我。咱们兄弟俩人,说不定还能凑在一块儿办婚事!”

    关长青的脑子里乱糟糟的一片。求亲?成亲?龙归海要离开——恍惚中,见到归海的背影在踏出门槛时,夕阳镀在他的身上,血红一片!

    “归海——”他嘴中喃语。“归海?”

    琴娘望着这一幕,红润可爱的唇上咬出斑斑牙印:绝不能让关长青跟着龙归海去江南!此去江南,她可没有藉口跟着同去,还怎么哄住关长青的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