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九章 大方的御木本
    一个多月的路程,琳琅与元飞白终于安全抵达京城。

    京城的繁华与合浦不同。京城的巍峨雄壮、富丽繁荣有着强大的无比瑰美的文化底蕴支撑。教人无法不在它的面前肃然起敬!随意一家店铺的牌扁、比邻的飞檐、甚至是茶馆内飘出的唱词,都令人见之心动,闻之意动。

    若问古今兴废事,请君只看洛阳城!琳琅没有去过洛阳,但是京城就已是这般的浓墨重彩,令人一见倾心,洛阳又是何等的风华?

    当琳琅看到朱红色的紫禁城城墙时,一种奇妙的归属感油然而生!

    而当宫门大开,她踏入紫禁城的那一瞬间,突然体会到了父王的深意:合浦算什么?月明珠算什么?她是真正的金枝玉叶,她能踏上紫禁之颠,仰望众生!这样的她,却因为妒忌而与一个小小的工匠之女计较不休,简直可笑!

    琳琅笑意渐浓,她望向身边的元飞白:俊美倜傥,如水月观音,又似琼池玉树。她满心的欢喜,一路上的郁闷痛苦一扫而光。

    月明珠,我便暂且放过你!

    深宫内,梁太后坐镇慈宁宫。清瘦的面容依稀可见曾经的风华无双。

    皇帝陛下看在太后的面子上,对这两个小辈也颇重视。撑着病体与皇后陪坐在侧。

    大皇子琅王仍在病中,未能前来。二皇子黎王和四皇子淳王露了面。淳王是闵贵妃的儿子。可惜十一岁那年出了意外,断了右胳膊,虽然看似正常,已是笔不能持,剑不能挽。但朗朗少年,还是笑如春风,很得皇帝的怜惜。

    太后拉着琳琅如获至宝。西宁公主是她从小带到大,元飞白这般俊美出众,太后见了也是笑得合不拢嘴!

    太后一高兴,皇帝就高兴。皇帝一高兴,皇后就轻松许多。这阵子,她为了两个儿子操碎了心!

    闲谈中,皇帝突然想起一件事儿来。看向琳琅问:“合浦,是不是有个叫月明珠的女子?”

    琳琅惊讶得眸光一闪,元飞白心头一跳!他抢着道:“月明珠?确有其人。是合浦名匠月向宁的女儿!陛下怎么突然提及她了?”

    太后咦了声,问:“是月向宁的女儿么?”

    皇帝陛下奇道:“太后怎么也认得他?”

    倒是皇后笑道:“陛下日理万机。哪会注意这些个小事。臣妾也是知道月向宁此人的。他曾在宫中制作坊任职。去年不慎做坏了闵贵妃的珍珠,被贬回家去了。可惜。太后可喜欢他的手艺了。”

    皇帝笑着点头,不理会皇后话里的挑拔,道:“原来如此。那他的这个女儿,秉性如何?”

    黎王殿下的神色顿显尴尬。淳王是知道这些八卦的,忍不住噗赤一笑。黎王不由瞪了他一眼。

    琳琅暗想:不知皇帝伯伯问及月明珠是为了何事?难道说她的名声已经传到了京城?她斟词酌句的道:“月明珠相貌美艳,极为聪慧,颇得其父真传。”

    黎王唇角轻撇。琳琅真是个良善的女子,竟这般为明珠描补!她分明是:相貌艳俗,蠢笨不堪,完全看不出是月向宁的女儿!

    皇帝陛下哦了声,略有所思的笑了笑。

    太后倒是好奇的问了句:“皇儿怎么突然问起她了?”

    “也不是什么大事。”皇帝笑道,“最近朕收到东瀛特使的信,说是御木本家的公子看中了月明珠。想娶她为妻。”

    元飞白大惊,险些跳起,被反应灵敏的琳琅死死按住!

    “竟然有这等事?”琳琅娇笑。“只是我大明女子,怎好嫁与倭人?月家怕是不会同意的。”

    “正是怕月家不同意,所以他才写信给朕,让朕与他作主。若是个无关紧要的女子,嫁了倭人也无事——”

    “陛下!”元飞白忍不住道,“月明珠可不是无关紧要的女子!她在合浦极负胜名!是受妈祖娘娘点化庇佑的奇女子!一手斗珠的本事出神入化!陛下还记得您收到的金珠么?就是她在玲珑湾的请珠大会上开出来的!”

    琳琅瞧着众人愕然的神情,尤其是黎王一脸见了鬼的模样,心中暗生疑窦:月明珠在京城时的名声竟差成这样?!

    皇帝与太后俱吃了一惊,目光皆射向了琳琅。

    琳琅含笑道:“表哥说得不错!这位月大小姐还曾在砗磲中开出了珠子呢!”

    皇帝顿时来了兴致,击掌道:“这般厉害?难怪御木本要求朕赐婚呢!”

    淳王对斗珠之事颇感兴趣,缠着元飞白问了半日。皇帝爱怜的听他们扯完了明珠的事迹后,太后发话了。

    “这样的人才,可不能送给倭人!”太后皱眉。月向宁的女儿,她总要护上一护。

    皇帝一时露出为难之色。

    太后不悦的问:“怎么了?皇儿不会已经同意了吧?”

    “不是。但是御木本话里的意思是,不得此女不罢休!”

    “可笑!”太后恼道,“一个倭人,还敢威我儿不成?!”

    皇帝眼带艳羡的道:“那倒不是。他说,御木本家族有一件稀世之宝。还是唐朝时传至东瀛的王羲之的真迹《平安贴》。”

    此话一出,诸人的眼睛都绿了!

    如果说有哪个国家最有可能收藏到王羲之的作品,除东瀛外不作他想!盛唐时期的东瀛,痴迷中原文化到了走火入魔的地步!大明宫都仿了,收集几件名家真迹带回东瀛算什么?!

    “御木本愿以《平安贴》的真迹,换取月明珠下嫁东瀛!”皇帝兴奋的搓了搓手指。王羲之的真迹已经绝迹!若能得平安贴一观——”

    这下子,连元飞白都怔了怔:“平安贴换月明珠?!值不值?”

    黎王忍不住道:“若是真迹,用月明珠换平安贴,倒也是件划算的事。”

    淳王也道:“御木本是东瀛的贵族。月明珠一介工匠之女,嫁给她,也不算亏。”

    黎王笑道:“月明珠擅斗珠算什么本事?合浦就在那儿!没了她,珍珠又不会溜走!会做珠宝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她再厉害,比得过她父亲?”

    回过神的元飞白长眉倒竖:平安贴固然珍贵无比,但月明珠也是独一无二惊才绝艳之人!怎能换给东瀛?

    太后沉吟了会儿,微笑道:“就怕倭人作假。皇儿,先验过《平安贴》真伪再说。”

    皇帝笑道:“是!总还要和朝臣们商量下才好再做决定。”

    琳琅心中舒坦极了:任你再厉害,还不是只能嫁一个倭人!

    元飞白面色青白,捏紧了拳头!

    这日傍晚,清贵的翰林院门前。

    与同僚说笑间走出翰林院的沈安和,回到家中后,得到了一个意外的消息。

    烧毁了信纸,沈安和嘴角一抹苦涩的笑。

    明日的朝堂上,怕是又要迎来一场唇枪舌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