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章 沈安和朝堂力争
    晨曦初亮,沈安和换了朝服,坐上马车,驶向紫禁城。

    在六部及内阁大臣前,新晋的翰林编修沈安和只是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不足为道。但皇帝陛下却对他印象颇深。只因有一回陛下诗兴大发,唤了几位新晋的翰林聊起诗来。

    宫庭诗词过于艳婉工整,沈安和直言不甚喜欢。诗中最美不过的,是意境,唐诗中一句“海上升明月,天涯共此时”,为何教人怦然心动,无限暇想?

    意境到了,诗意自然也就到了。

    皇帝对沈安和的这番点评颇为欢喜。问他:“沈翰林擅诗否?”

    沈安和惭愧摇头:“不过,臣曾在合浦听闻过一首诗。请陛下鉴赏。”

    山中寻寺僧,偶得云中桂。欲知岁何许?唯道香如故。

    皇帝将后两句诗来回念了几番,叹道:‘“果然是意境至,诗意到啊。是谁所作?”

    沈安和笑道:“陛下恕罪,此诗是一闺阁女子所作。臣不敢擅提她的名姓。”

    皇帝闻言轻嘲他:“莫不是沈卿的意中人?”

    沈安和的俊脸,顿时微红。极不好意思的咳了两声。惹得陛下大笑不止。

    就这样,沈安和入了皇帝的眼。

    早朝上,议过了政要大事。气氛有所轻松时,陛下抛出了倭人的求婚信。

    黎王殿下语调平平的介绍了明珠在合浦的事迹与本事。倭人见猎心喜,愿以《平安贴》的真迹换此女下嫁。

    原本还愤愤不平、撸起袖子准备大骂倭人的朝臣们瞬间变了脸!

    更有人低声道:啊哟喟!《平安贴》啊,十个月明珠都换哪!

    皇帝陛下笑意微露,这些老家伙,有谁能抵得过王羲之的诱惑?

    好在言官们还算有些骨气,立即有人出列道:“陛下,那月明珠算是和亲?还算是我大明朝以人易物?”

    皇帝一楞,神情有些尴尬起来:和亲也就算了,以人易物这种事传出去,可有损大明天威啊!

    礼部尚书徐正启出列道:“这有何难?封月明珠为郡主,风光大嫁即可!”

    皇帝含笑点头:里子面子都有了。

    言官破天荒的没作纠缠,当即表示此计可行。

    “只是倭人狡诈,我等还须确认《平安贴》的真伪才好行事!”

    皇帝大笑道:“量他东瀛还不敢欺我大明君臣!”

    陛下这话中之意,和亲是必然的。《平安贴》是可以君臣共赏的!

    群臣大喜,纷纷颂扬陛下天威,大明强盛。

    内阁首辅张虚华好笑又无奈的摇摇头:算了,这等无伤大雅之事,他就忍忍吧!不给陛下招惹不快。

    皇帝正欲退朝,大太监递来一张条子。他搭眼一看,纸条上工整的写着半句诗:欲问岁何许?唯道香如故。

    陛下皱眉:“沈卿?”

    大太监点头。

    皇帝倒是想听听他有什么话要说,便道:“唤他上来吧。”

    沈安和大步入殿。

    皇帝瞧着英挺俊俏的男子,面色稍缓:“沈卿,此诗何意?”

    沈安和恭恭敬敬的道:“陛下曾问臣,此诗是何人所作。臣当时羞于启齿未曾相告。今日闻东瀛特使求赐婚一事,不得不向陛下道出真情。”

    皇帝惊笑道:“什么真相情?和东瀛特使求婚有什么干系?”

    沈安和抬头望着皇帝,眼底忧伤难掩:“陛下。此诗是臣前未婚妻所写。臣的前未婚妻,正是月向宁之女,月明珠!”

    皇帝大惊:“月明珠曾是你的未婚妻?”顿了顿,“已经退婚了啊!”想着那首诗,不禁叹道,“原来还是个才女!”

    沈安和眼见皇帝眼中一副:倒还真便宜了倭人的神色。心中揪紧。“退婚之事,是我沈家有愧于月家。”他毫不遮掩,坦然相承。“故,臣惊闻此事,不敢不挺身而出!”

    皇帝不耐的道:“你到底想说什么?”

    沈安和抛出了今天第一个问题:“陛下,诸位大人,下官敢问一句,东瀛人秉性如何?”

    皇帝闻言,微微皱起了眉头。

    朝臣中立即有人道:“倭人生性狡诈!无利不起早,见利忘义,实是未开化的一群蛮人!”

    沈安和点头,又抛出了第二个问题:“既然倭人无利不起早。那他们愿舍珍贵无匹的《平安贴》换一小小的民女月明珠,却是为何?”

    朝臣们登时一怔,面面相觑。

    内阁首辅张虚华略带讶异的瞅了眼沈安和:这小子,装乖卖巧了那么久,今日总算是露了锋芒了!又看向皇帝陛下,皇帝显然没想到沈安和有此一问,眨了下眼睛,才嗤笑道:“沈卿的意思是,月明珠此女的价值远胜《平安贴》?”

    众臣顿时哈哈大笑起来。

    嘲笑声中,沈安和面色不变,静等诸人笑够了,才猛地拔高声音道:“陛下,但是倭人觉得,明珠的价值胜于《平安贴》!”

    殿内忽的一静。

    是啊!倭人素来狡猾精明,怎会做此亏本买卖?!

    “所以,臣才觉得此中必有蹊跷。”沈安和目光烔炯的扫遍殿内群臣。“若不是《平安贴》有问题。便是那倭人认定月明珠能给他们带来的好处足以令他们舍弃《平安贴》!”

    方才被《平安贴》砸得晕头转向魂不守舍的群臣们立时清醒了几分。

    皇帝的脸色沉了下来。

    百官惊诧:“难道一个小女子真那么厉害?”

    沈安和躬身道:“请陛下一验证字贴真假,二查明月明珠之能耐,再作决断!”

    皇帝淡淡的嗯了声:“字贴的真假是一定要验的。”

    言下之意,如果字贴是真的,管她月明珠有多厉害,也是非嫁不可!

    沈安和苦笑:这位皇帝陛下自负过头的性子啊!

    首辅张大人终于开口:“陛下圣明,绝不会令倭人奸计得逞!”

    皇帝的脸色顿时好转:“众卿所言都有道理。此事就这么定了。散朝吧!”

    沈安和瞠目结舌,再要说话,却收到张虚华警告的一瞥,只能黯然退出大殿。

    “沈编修真是长情之人。”张首辅走至他的身边,似笑非笑的扔下一句话。

    沈安和惘然道:“张大人,何须嘲讽下官?”

    首辅大人摇摇头,回首瞧了眼金銮宝殿,低声道:“急什么?”

    沈安和微楞:怎能不急?

    “咱们的陛下是精明之人。见不到《平安贴》他不会送人。东瀛送此贴至京城就需半载。还要明辩真假。这当中若是月明珠有个变故——”

    “您的意思是,让明珠先行成亲?”沈安和心中刺痛,却也明白,这是最好的方法了。陛下再想得到《平安贴》,也不能不要脸面的令已婚妇人和离改嫁吧?

    “但是咱们陛下不会料不到这些手段。”张首辅淡然道,“怕是给北海王的密旨,已经在路上了!”

    沈安和拔腿就跑:要在密旨送达北海王之前,通知明珠尽快成亲!

    张首辅拈着胡子瞧着他背影,摇摇头:“这么紧张月明珠,当初怎么就退亲了呢?”

    宫内一角,元飞白几乎同时传出密信:明珠有难!务必保全。

    太后瞧着宫中上方飞旋的信鸽,诧异的道:“没想到月向宁的女儿,竟有这般多的人为她奔走?!”

    大宫女荣芝蹙眉问:“这事可要为难王爷了。”

    “可不是!”太后神情忧虑,“月向宁对他有救命之恩。他又是个极念旧情的孩子,莫不要为了此事,和皇帝再起龌蹉!”

    荣芝苦笑:“只盼东瀛人手中的《平安贴》是假的吧!”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