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一章 寒潮风波
    不知京城风云暗起的合浦。

    一日午时,明珠站在院子中,习习凉风吹过,她螺黛轻描的远山眉愈来愈紧。

    贝娘匆匆的跑来道:“明珠!”

    明珠心中咯噔一记:出事了!

    “明珠!”贝娘惊慌的道,“池里的河蚌这两日死了不少!”

    贝娘为了养好这些珍珠蚌,没少费心思。请教了吕立行后,经得明珠的同意,从外边引了活水进池塘。眼见珍珠蚌们相安无事,不料近日却发现河蚌相继死去。

    明珠剖开一只死蚌:没有任何病变的情况!她心下惊骇,不再迟疑的奔向自家的作坊,急唤道:“父亲,合浦将有寒潮来袭,北海危矣!”

    月向宁大惊失色:寒潮?!

    明珠喘着气道:“我不敢百分百的确定。但是连河蚌都冻死了,可见此次寒潮绝计不小!父亲,通知钟县令吧!请他速速报之北海王!”前世,明珠曾经有过相似的经历。那一场惊人的寒潮涌向她的珠场之前,不断的有小部分体质较弱的母贝及海鱼先行冻死。她当时没有在意,后来才发觉,那是寒潮的预警啊!

    其他人若说有寒潮将至,钟县令或许不以为然。但是月明珠说有寒潮来袭,钟县令及府衙上下无不重悚然!

    实在是此女得娘娘庇佑之名太过深入人心。众人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钟县令知会了其他同僚后,带着向宁父女直接奔向北海王宫。

    一连串广西境内最高级别的会议便在北海王宫内拉开了序幕。

    “玲珑湾开采已近尾声。其他珠池的珠蚌也就罢了。望断池养了二十年。这次如果再出差池,陛下绝不会轻易放过我们!”

    钟县令懊恼不已:因为金珠的事儿,他任职期满后升职已是铁板定钉,没想到老天不给脸,居然送个寒潮给他!

    寒潮过境,性喜暖水的珠蚌在劫难逃!那些珍珠,若不能及时采捕,坏在烂肉里,可是天大的罪过!

    “前阵子陛下有意开采望断池。但是旨意一直没下来啊。”冯知州颇有苦恼之色。

    北海王磨梭着指间的紫晶戒指:“本王若此刻上书,再等陛下下旨,寒潮早已肆虐北海。”他果断的道,“开采望断池吧!”

    朱祎睿一惊:“父王,万一寒潮未来,又或是让有心人借机生事——”

    “万一陛下怪罪,我一力承担。”北海王瞧着神情略微紧张的月向宁,口吻温和却坚定的道,“绝不连累在座各位!”

    明珠心中一动:万一寒潮未至,北海王无旨开采珠池,他要承受的必然是皇帝陛下的雷霆之怒!而自己和父亲作为始作俑者,同样罪不可恕。但他却道“一力承担”!

    明珠不由望向父亲,却见他眼底分明闪烁着感动,忍不住恨恨的朝北海王瞪了一眼:竟然敢当着她的面前撩她父亲!

    钟县令感激道:“王爷此言差矣!王爷安则合浦安。合浦安则两广安。陛下若怪罪,臣等绝无推委,定当同舟共济,渡此难关!”

    明珠暗赞:钟县令的忠心,表得好!

    冯知州等人纵然面色不佳,但也相继表态。

    北海王挥手笑道:“安排事宜吧!今次事态紧急。采珠大会就省了吧。不过,妈祖还是要拜一拜的!”说毕,他看了眼明珠,意有所指的道,“感谢她仁心善德!”

    朱祎睿瞧着向宁父女:虽然心中明知琳琅失宠于父王纯属咎由自取,可还是难免迁怒于月家几分。万一父王因此事受到皇帝的责难,他也算是有了对付月家的理由了!

    北海王又道:“寒潮一来,百姓遭难更重。冯知州,各县都发通告,警示百姓,备厚棉衣御寒!近期不要出海!睿儿,你通知两位总兵,急调厚棉衣物令士兵御寒。”

    朱祎睿惊震:这么一来,事情可就闹大了!

    万一寒潮未至,父王与两广的官员,还不被百姓骂死?后果不堪设想!

    不禁狠狠的瞪了眼明珠!却见明珠与月向宁欣慰一笑,如释重负。

    朱祎睿磨了磨牙:或许,此女当真能预知寒潮?

    诸人告退时,世子殿下无意间发现,父王的目光沉沉的流连在月向宁的身后。他心下一跳!久违的不安再度袭上心头!

    望断池在一片静谧中悄悄开采。

    好消息坏消息不停的送往北海王宫:已然发现死蚌,好在发现得早,珍珠还未受损!

    望断池开采十日后,北海迎来了一场百年难遇的大寒潮!四季如春的北海一日入冬。百姓个个裹着这辈子也穿不上几回的厚棉衣大赞北海王英明神武!县令老爷爱民如子!再由官府的口中得知,这是月明珠的功劳时,明珠在民间的声望,隐然高至了顶峰!

    北海王立即修书一封送往京城。将这次寒潮带来的损失和影响及自己所采取的措施一一述明。另将明珠的功劳也如实禀报。

    好歹,也为那丫头讨些好处吧!免得她每次看到自己总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嫌弃样!

    京城的皇帝看到这封信时,简直目瞪口呆:怎么那般巧?才发了密旨给他,他就来了这么一封信?算算时日,北海王写这封信的时候,送旨太监估计只行了一半不到路程!北海王不可能为此哄骗他呀!难道这个月明珠真的那般神?

    陛下对明珠的去从首次有了些许犹豫。

    次日的朝堂上。闲得没事干的言官不知从哪儿听来的风声,启奏弹核北海王!说他无旨擅开望断池!实属欺君之罪!

    皇帝恨恨的瞪了那言官一眼:让你多嘴!这下子月明珠的功劳瞒也瞒不住了!

    朝官们自然是要问本溯源的,最后得知竟然是前阵子被他们瞒着本人擅定夫家的月明珠观测到了寒潮,并不畏风险上报府衙,从而避免了这场灾祸,惊愕的同时,无不面孔微红。

    冷不防有人道:“难怪那倭人指明道姓的要求娶月明珠!果然是无利不起早!”

    “是啊!若是东瀛能得此女,岂不是送了尊海神娘娘给他们?”

    “对倭人来说,能保国人平安的月明珠,自然是比《平安贴》珍贵!”户部李源尚书激动的道,“陛下!此女不可换啊!”

    也有人持不同意见。

    户部尚书包鸿羽道:“寒潮预测,经年的渔夫也能办到。只是他们不如此女敢于顶着风险上报府衙而已。以后让北海王多开言路即可!”

    陛下嗯了声,表示赞同。

    李尚书摇头道:“此话看似有理,实则避重就轻。月明珠有才干有学识有胆气,实乃不可多得的奇女子也!以人易物,此例一开,我大明的才子忧矣!”

    张首辅不用看,也知道陛下此时难看的面色,微哂摇头:这些人啊,还是太急了,用力过猛!

    他出列道:“此女不凡,你我早知。陛下圣明,自会斟酌。”

    皇帝铁青的脸稍缓,心道:还是首辅知我也!他沉吟道:“上回沈卿曾说道,一要验《平安贴》的真伪,二要查月明珠的能耐。不如这样,派人到北海走一遭吧!”

    淳王眼睛一亮:“父王,儿臣愿一往北海!”

    皇帝怜惜的道:“你那身子怎受得住长途颠波?”他目光转向黎王,“煜儿去吧!”

    黎王绝不愿在这时候离京!皇兄好容易被他打至底谷,只能在家装病不敢出头。而他对明珠起的那点好奇之心也远不足以令他放弃大好局势离京!他这一走,谁知皇兄又会起什么妖蛾子?但是父王又点名要他去,只得接了这份差事,心中闷闷不乐!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