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三章 穆九相助
    “你妹妹太不了解我们这位皇帝陛下的性子了。”

    云深书院内,元阁老拈着胡子轻轻摇头。

    月明华眦目欲裂:“请先生指教?”

    “咱们这位陛下,不论大事小事,都喜欢与群臣商量,以显示他明君的姿态。但实则,心眼小得很!他决定的事,必然是要办成的。何况京城离合浦这般远,他根本听不到合浦百姓的心声。就算知到了,又如何?难道合浦百姓还能为了你姐姐造反不成?界时,他只要一道圣旨,宣你姐姐入京听赏,谁能阻拦得了?”

    明华愤然泪下:“先生,我该怎么办?”

    “这事,难啊!”元阁老叹息。“如果能让御木本自行退却,那是最好。否则,以咱们陛下对书法的痴迷,你姐姐,是必然要嫁到倭国的!”

    “先生您在朝中素有威望——”

    元阁老挥挥手:“威望?现任首辅张大人的威望比我高吧?他都懒得劝陛下!”

    明华思虑良久,蓦地跪在地上,重重的向元阁老磕了三个响头:“多谢先生这些日子的悉心教导。明华莫齿不忘!”

    “明华?!”元阁老皱眉,“你想做什么?”

    明华哀伤且悲愤的道:“若我姐姐被逼嫁倭国,皇帝便与我月家有深仇大恨。我还考什么科举,做什么官?”语毕,他起身决绝离去。

    吕修远跟在他身后,叫道:“公子,你等等我啊!”

    元阁老望着两人的背影,忍不住感慨道:年少气盛啊!眼底毕竟还是流落出一抹赞赏之意。

    元博涛踏步而出,修长的眉紧蹙:“父亲,真的没有办法么?”

    元阁老默然垂首,叹息道:“罢了,我就豁出这张老脸,求陛下给个面子吧!”

    “我的月公子哟!”修远拉住明华的袖子。“怎么啦?哭过啦?”

    明华擦了把眼睛:“修远。对不住,我要食言了。”

    修远大惊:“你什么意思?”

    “皇帝要拿我姐姐换东瀛人的上的《平安贴》。我不可能出仕了。修远,你归家去吧。”

    修远急叫道:“别啊月明华!我好不容易有了志向,你不能这么不负责任的抛弃我啊!再说了,这个皇帝不靠谱,换个皇帝就好啦!反正大家都说他撑不住几年了!”

    明华微微一怔,皇帝撑不了几年了?换个皇帝就会好?他苦笑摇头,对修远道:“我有计较。你先回家吧,等我消息。”

    说完,他不顾修远急得跳脚,赶回了家中。

    这一夜,月家人齐聚一堂,灯火未熄。

    “我们送明珠离开合浦吧!”明华红着眼道。“听闻这世界大得很。还有许多国家可以去。”

    明珠摇头:“我走了,你们怎么办?”她可以不管珠宝切割的学堂、可以放弃养珠大计。可是,她若逃了,陛下能不迁怒家人?

    向宁张口道:“一起走?”

    明岚沉默不语。她想起远在京城的母亲,舍不得就此离开,顿时眼都红了:“死皇帝!”

    “明岚!”向宁喝斥她。

    明岚不听劝,流泪骂道:“昏君,昏君!”她大好的人生,才开始,眼看就要陷入绝境!

    “父亲别骂明岚。”明华咬牙道,“他的确是个昏君!这种事,见过哪朝哪代的明君有做过?”

    向宁长叹一声。他在京城多年,对皇帝多有了解。知道这位陛下,实在算不上是明君。

    窗棱上突然传来磕磕的响声。

    诸人微惊:“是谁?”

    明珠瞧着月光印出的那人纤长的身影,心中一跳:“穆九?”

    她快步冲到窗前,打开窗子。穆九清雅的面容映入她的眼中。一瞬间,明珠仿佛看到对方眼中落满的星子,明亮璀璨。

    “你怎么来了?”

    穆九长臂一支,跳进屋来。合拢窗道:“出了这种变故,我岂能不来?”他向向宁明华拱手道,“月先生,我都听说了。如果你们想走,我有艘船正准备去往英国。但我觉得,事情还不到这个地步。”

    明珠撇撇嘴唇愤然告状:“北海王让我们把香水的生意送给黎王!”

    穆九失笑:“我也这么想。但不是送给黎王。”他轻快的道,“要送,就直接送给陛下!”

    向宁听到此处,惊诧的皱眉问:“香水生意的利润,能令陛下也为之心动?!”

    “香水如果不够,我们还有琉璃。”穆九微笑道,“金山银海堆在眼前,我就不信不能打动皇帝!”

    明珠恼道:“那可是我的银子啊!银票还没到手就飞了!”

    明岚捂着哭红的眼叫道:“我的好姐姐,银子还能再赚!总比你嫁到倭国强吧!”

    明华急忙点头赞同。

    穆九笑道:“不过,就算要送银子给皇帝,也得找个机会,送到他的心坎上!”

    明珠见穆九成竹在胸的模样,奇道:“你已经有办法了?”

    穆九含笑点头:“我收到消息。继东瀛之后。英国和波斯的使者,也将抵达京城!”

    明珠有些明白了。瞧着穆九,心绪如潮汹涌。这件事,要靠穆九在京城的人脉为她设法周旋。她似乎,欠了下穆九一个大恩情?

    ***

    得到消息的三大氏族与珠宝行会,各自一番混乱。

    欧阳敏因为擅自动用行会内的线人被父亲怒责,关了禁闭。她一想到爷爷当时震惊失望的神色,心中便是巨痛。她素来是爷爷的骄傲,倾注心血培养的孙女,可她能够察觉,爷爷对她已经没有了以往的耐心,他一句责问也无,只是静静的听着父亲对自己的责罚,眼底温度全无。

    欧阳敏困在小小的屋子内,手边只有几把刻刀和几块普通的玉石,她一刀一刀的刻出明珠的身形,又一刀刀将它斩得面目全非!

    兄长喜欢她,穆九喜欢她,连倭国的贵族,都想抢走她!欧阳敏念及御木本俊美的面容,又是一刀深刻入雕像的身体。嫁给御木本,算是便宜月明珠了!

    欧阳博急得团团转。

    “爷爷,不能让明珠嫁给倭人啊!”

    欧阳德着枚棋子黑白互奕,哼了声:“关我何事?”

    “爷爷!”欧阳博叫道,“若是让倭人得了明珠,她手中技艺、她带给合浦的福运,可就全没啦!”

    欧阳德暗道:你若早些与明珠定亲,又怎会生出这般事来?

    “等着吧,现在最着急的,应该是吕琼那老家伙!”

    吕琼闻此噩耗,当机立断:两广的同行们,大家一块儿想个办法吧!

    萧家的态度很明确,明珠绝计不能换到倭国。

    谢家则显得忧心忡忡:“皇帝的意思我等谁敢违逆?”

    “陛下是不清楚此女的能耐!其他不说,就这夷光水,谁能弄得出来?”

    “士农工商。我们这些匠艺,怎么能和备受士大夫推崇的书圣相比?”谢晓轩摇头。

    “月明珠预测了寒潮!保大明百姓的性命,难道,这也不足以令陛下改变心意?”罗广庭愀然不悦的盯着谢家人。

    “罗先生所说,我等都明白。”谢晓轩惋惜无比的轻叹,“想来陛下也有此顾虑,所以才没直接下旨赐婚!而是派黎王殿下前来查证。”

    “珠宝切割还没开课呢!”欧阳德轻轻一叹。“吕会长,您看怎么办?”

    吕琼听他们争了半天,神色凝重的道:“我愿以行会之名写请愿信一封。交给黎王送达圣听。各位可愿联名上书?”

    谢晓轩追问:“若是陛下置若罔闻,一意孤行,怎么办?”

    吕会长瞪大眼睛,铿锵有力的道:“焉有将我朝之人材换与东瀛长他人国力与威风的道理?我等在信中阐明厉害,陛下自会定夺!”

    谢晓轩冷声道:“若是陛下道我等危言耸听,坏了两国的交邦,怪罪我等,怎么办?”

    立时有人面色大变:是啊,万一陛下怪罪他们,这后果可就难料了!

    吕会长瞧着谢晓轩冷笑了两声,随即对诸人温言道:“此事确有风险。我也不勉强诸位。大家各凭心意。”

    没想到第一个跳出来的,是丁家大郎:“吕会长,算上我!”

    萧老太太微微一笑,萧振林起身道:“萧家当仁不让。”

    欧阳德笑道:“自然不能落了我欧阳一族!”

    罗广庭大声道:“我还想明年会展,再与月大小姐一战呢!”

    谢晓轩起身:“此事请恕我谢家不能出手。”

    谢老爷子冷哼一声:“吕会长,将的我名字添上去。”

    谢晓轩羞恼无奈的瞧着父亲:您就一定要和我做对?转念一想,也好!谢家也算是有人出力了!

    萧六将会上的情形绘声绘色的说与明珠听时,明珠方知同行们竟这般为她费心!一时眼眶微红,心中不胜感慨:就凭家人、穆九、还有同行们的情义,她这一世,便不算白活!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