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五章 逃离
    随着黎王的消息不断的传入京城,皇帝陛下的心情越来越糟糕。

    “不就是一个小小的金匠之女么?!”他恼道,“东瀛贵族看上她,是她的福气!也是合浦的荣光!至于他们为了这种小事一个个的上书给我,让我三思再三思?我是那等无用的昏君么?连致仕的元阁老都要搀一脚!我就不信,他不稀罕《平安贴》?!”

    久病未愈的琅王支着病歪歪的身子半坐半躺在一条软榻上,咳了几声,虚弱的道:“父皇,这事难就难在月明珠有海神护佑!两广百姓舍不得放她走,也是情有可原。何况,百官也见不得东瀛抢走我大明朝的福运啊!”

    皇帝冷嘲道:“什么海神庇佑!什么福运!不过是个颇有才干、运气不差的女子罢了!”

    琅王眼中暗芒一闪,道:“父皇圣明。不过百姓多愚昧,难免让父皇费心。儿臣倒是想到了一个办法,或可为父皇解忧。”

    皇帝咦了声,疑惑的问:“你有什么办法?”

    “想让两广民众放弃月明珠而不起民怨,只有先戳破她海神护佑的名头!让百姓知道,她不过就是个普通女子而已!”

    皇帝来了兴致:“怎么破?”

    琅王又咳了几声,一字一字的费力道:“血、珍、珠。”

    皇帝茫然问道:“血珍珠是什么?”

    琅王抑住喉咙的甜痒:“父皇有所不知。血珍珠是合浦传说中的一种名贵珍珠。有道是西珠不如东珠,东珠不如南珠,南珠不如血珍珠!据闻,血珍珠出自血蚌。血蚌性喜食血,生出的珍珠是种奇妙的血色,光华之美,胜过望断池!”

    皇帝将将疑问:“真有这种珍珠?怎么不见合浦上贡?”

    琅王笑道:“虽然合浦自古以来就有这个传说,但实则根本无人寻到过血珍珠。莫说血珍珠了,连血蚌都不曾见过!”

    皇帝明白了,击掌道:“妙计!”

    你月明珠不是海神点化之女么?那就寻到传说中的血珍珠,来证明一下吧!

    立即下令:着令合浦县令,寻血珍珠献贡!

    当然,皇帝的旨意也是非常婉转的,理由也是很充分的:英国、波斯即将上贡,天朝也要拿出些上得了台面的宝石与之相抗衡啊。但明眼人都知道,皇帝陛下被两广的不合作态度给逼急了。

    旨意抵达合浦后,合浦官民顿时哗然!

    钟县令接旨后面色灰败已极:只怕血珍珠没找到,本官就要先泣血而亡了!

    元阁老这样的城府,都气得胡子乱飞!当着元溥涛的面破口大骂:原本就算不上什么明君,现在更是大有昏君的作派了!

    连御木本听说后都怔了一怔:血珍珠?随即唇角勾起至一个邪魅的角度:《平安贴》的诱惑,够大啊!

    “血珍珠素来只闻其名不见其踪。”北海王神色如夜幕布般沉暗,“只是合浦民间的一个传说罢了!远在京城的陛下怎会知道?”

    陈公公身子躬得极低:“据消息,是琅王给陛下进的言。”

    北海王更觉其中有异:“琅王又从哪里听说得血珍珠之事?”

    陈公公摇头:“王爷,不管琅王从何而知。这是陛下在逼迫您交出月明珠啊!”

    北海王嗤的冷笑:这样的皇兄、这样的皇子,大明江山尚能保得几时?

    穆九得知消息时,正在烧制一块五彩游龙的琉璃。他默默的举起一只铁锹,狠狠的砸碎了成形的作品!皇帝的心太急、手段太毒。若再多给他一点时间,明珠何至于这般被动!

    “阿忠!”他脱下手套,“往英国的船等等再开!”

    消息传到月家,明珠也为之愕然。

    血珍珠,明珠前世曾偶尔听闻过它的传说。还颇有兴趣的调查过一番,结果大失所望:纯粹是世人编出来的故事。根本没有任何能证明血珍珠存在的铁证!

    想来皇帝眼见事态不如他预料般乐观,立即放出了大招!

    明华怒道:“什么血珍珠!这是想逼死明珠啊!”

    向宁心寒如冰:“元阁老与行会的上书,反而让陛下变本加厉!”

    明岚担忧的望着明珠,喃喃道:“这可怎么办?根本不存在的东西,怎么寻得到?”

    向宁决断道:“等不及穆九在京城布局了。”他沉声道,“跟着穆九的船,我们一起走吧!”

    明珠沉默了片刻,黯然道:“父亲。晚了。这一走,我便成了合浦的罪人。”

    向宁悚然一惊:若在和亲的消息传出之前逃走,陛下顶多怪罪身边的人走露风声。但事到如今,明珠若是逃走,恐怕会累及合浦民众、罪及县令及北海王了!

    “我不能走,但是你们必须走。”明珠抽了抽鼻子,掩住哽咽的声音。“让穆九送你们离开吧!”

    向宁面色大变:“明珠?”

    明华拦住向宁,理智的道:“父亲,妹妹说得对。我们留在这儿,迟早会变成皇帝要胁妹妹的棋子。”

    明岚急道:“皇帝不仁,你又何需多义?”

    明珠摇头:“我不能害了之前为我出头的同行!”她抹了抹眼睛,深呼口气:“趁现在还无人监视,你们快走。我留下来和皇帝周旋。如果情况不对,我再和穆九联系!”实在逃不掉,要嫁给倭人——明珠冷冷一笑,北部湾又没加盖!

    向宁百般思量,欲言又止。

    明珠轻轻摇头:“北海王也帮不了我们。反而还要连累他。”

    向宁最后只能颓败的掩面悲叹:“为父无用!”

    这一晚趁着夜色,乔装改扮的月家人,消失在朦朦的街道中。

    码头边的一艘货船上,穆九迎风立在船头,目视茫茫大海,寂静无语。

    阿忠跑上前道:“老大。人到了!”

    穆九从船头飞跃而起,轻轻巧巧的落在明珠身前。

    明华惊赞道:“穆大哥好身手!”

    穆九向他们点头示意。迎向明珠道:“我在船上安排的人会照顾好他们。到了英国后,我的祖母在那儿接应。”

    “你的祖母在英国?”明珠讶异的拢紧被海风吹散的头发,现在也不是纠结这些事情的时候。“那就好。”她忧虑重重的往身后看了一眼。

    “立即发船!”穆九看出她的担心,向阿忠作了个开船的手令。

    阿忠点点头,叫道:“开船啦开船啦!各就各位啊!”

    明华与明岚相顾落泪。向宁站在船舷,含泪向明珠挥了挥手。目光不由自主的遥望远方,神情伤痛中难掩黯然。

    “父亲——”明珠心下凄苦,你还放不下北海王么?泪水模糊了眼睛,奇怪,她怎么会这般伤心?明明只做了一年的亲人,她却难过过得只想放声恸哭。

    穆九怜惜的望着她:“想哭就哭出来吧!何必强撑?”

    明珠只抹眼泪,倔强的道:“哭有什么用?”

    直到再也看不清父亲兄妹的人影后,她毅然转身与穆九走向另一艘大渔船。

    “东西都准备好了么?”明珠问。

    “准备好了。”穆九一把拉住她的胳膊。“你真的准备去找血珍珠?”

    “总要试一试。”明珠无奈却坚持。“与其最后被他们逼着出海,不如我主动出手。无论有无收获,我也算对合浦的官民,有了个交待。”

    穆九无奈的放开她,坚定的道:“我陪你!”

    月光下,穆九的眼中闪过的光芒,令明珠心跳陡然加速。

    “穆九!”明珠眨了眨眼,不解的问,“你怎么长得这么好看呢?”

    穆九一怔,按奈不住失笑,又爱又恨的揉了把她的头发:要不要每次他想对她表达一下感情时,她就打诨插科得破坏难得美好的气氛?!

    明珠按下狂跳的小心肝,失落又庆幸:自身前程不明,又怎能再浪费穆九的感情?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