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六章 追赶
    两人才踏上船,关长青的声音响了起来:“月大小姐,你这可是让我陪你玩命啊!”

    明珠打量了关长青裸露在外的胳膊与小腿,古铜肤色,强劲有力。应该是个很不错的水手。她淡淡一笑:“鞍前马后,任劳任怨,不是你当初对我的承诺?”

    搔搔头,关长青苦笑:若不是琴娘的事情让他备受困扰,他也不会被穆九一通忽悠,就决定跟他们出海找什么血珍珠!

    “月大小姐,我和你商量件事儿!”

    明珠检查着穆九备下的绳索长度,一边应道:“什么事?”

    “这次出海后,我要陪兄弟去趟江南。”关长青有点不好意思,“请个假。成不?”

    明珠看了他一眼,奇怪的问:“你有兄弟?”

    “哦。”关长青解释,“从小到大的朋友。穆九应该认得。他这次要去江南布置香水的生意。”

    穆九思索道:“分管江南香水生意的是,龙归海?”

    “对!”长青难得的神情严肃,“空智大师给他批过命。他二十六岁前有大劫!我不放心他一个人出远门。”

    明珠笑道:“你这兄弟倒是尽心。去吧!”或许,她连二舅与丁大郎回家的那日,也等不到了,又何必拦着关长青呢?

    穆九忽的开口问他:“你和龙归海去江南,放心家中的那个小娘子?”

    明珠咦了声,似笑非笑的盯着长青:“什么小娘子?”

    关长青顿显尴尬:“我将她托付给隔壁的阿婆了。她的兄长很快就会来接她回家的。”

    穆九想到琴娘对关长青的柔情蜜意,皱眉问:“那小娘子对你用情颇深。你没打算娶她么?”

    明珠听出些许意味:“怎么,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长青正为此事烦恼,抱着脑袋大叫一声:“你们就放过我吧!”大步跑到船舵处,再不肯过来。

    明珠拖长声音喊道:“唉,最难消受美人恩啊!”

    远远传来关长青羞恼的声音:“再敢废话,我就不给你们带路了!”

    穆九与明珠相视一笑,蹲下身子一齐整理长索,穆九低声问:“你知道他家的小娘子,长得像谁么?”

    “谁?”

    “——御木本。”

    明珠笑容顿收:长得像御木本的中国姑娘?

    “这个叫琴娘的姑娘,相貌极美,柔媚婉转。”穆九淡声道,“而且出身不详。是关长青从人贩子手中救回家的。”

    明珠沉吟道:“怪了。如果是倭人,为何要盯上关长青?”她瞥了眼与船员一同升帆的关长青。“相貌是不差,也有一手好刀工。对北海的海域非常熟悉。可我不觉得凭这些,就值得倭人对他如此上心哪?!”

    穆九听得心中爽快无比,笑着点头:“是啊。我也想不透个中关窍。或许,琴娘的相貌,真的只是个巧合?”

    明珠的脑子里,突然飞快的闪过一道亮光,但一闪即逝,再无踪影!

    忽的脚下踉跄,明珠的肩膀落入穆九温暖有力的臂中。

    “开船了。小心。”穆九的声音仿佛上等的丝绸拂过耳畔。明珠一时沉迷,抬头与他目光交汇。北海里,星空下,两人的眼中都映入了粼粼的波光,波光中,碎星点点。

    穆九轻轻放开明珠,大步到船舵处下令道:“跟紧前面的货船!”

    明珠茫然若失。方才那瞬间,竟让她心中浮上一眼千年缘尽此生也无悔的情生意动。

    可她从来不是这么感性的人啊!

    明珠敲了敲额头:别多想别多想。先解决自个儿麻烦事再说吧!

    穆九嘴角含笑:原来明珠对他,也不是毫无触动嘛。

    载着月向宁父女的货船驶在前方,明珠的小船远远的跟在后边,行了一天一夜后,他们的身后忽然出现了大批海船!

    明珠微笑:果然来了!

    这些海船上挂着北海王的军旗。黎王一身白色的锦袍玉带,立在船头,颇有威风气势!

    “前方梅岭花市的货船,快停下!我等奉命搜捕逃犯!”

    阿忠骂了声娘,叫道:“停船停船!”

    几艘军船一涌而上,将穆九的货船围了个水泄不通!

    黎王收到皇帝的寻珠的圣旨后,扼腕叹息:实在是月明珠在两广的名头太盛,父皇为了破她“妈祖庇佑”之名,故意寻来的事情!

    可他离京前,父皇根本没提过血珍珠之事!再一寻思,心中了然:定然是皇兄趁自己不在京城,跳出来作的妖!早知如此,他当初就不该心软!

    一时只纠结着回京后如何对付皇兄的黎王,直到次日才想起:糟糕!父皇这道旨意要是逼得月家狗急跳墙怎么办?立即派人盯睄月家。谁知侍卫来报,月家人除了几个仆从外,踪影全无。

    管家与贝娘只作懵懂无知,丫鬟们更是不堪训问,大哭大叫的引来了百姓围观。

    “我家老爷小姐连夜出海为陛下寻找血珍珠!”贝娘哭道,“谁知这些官兵一来就审训我们!请各位乡亲给月家评个礼!我们小姐,一心一意为了大家着想,不顾老爷的劝阻执意出海!可这些人,却把我们当犯人——”

    “谁知道月家是不是连夜逃走了?!”黎王的侍卫怒吼。

    贝娘擦了眼泪怒道:“娘娘点化月明珠,就是为了造福一方百姓!她才不会逃走呢!再说了,她为什么要逃?寻找血珍珠又不是她的事,那是县令老爷和采珠人的事儿!我家小姐又不担责,为什么要逃?”

    “是啊!月大小姐没理由逃嘛!”

    侍卫恼极,却说不出话来。

    贝娘冷笑道:“除非皇帝不顾我们两广百姓的死活,硬要将月明珠换倭人的字贴!否则,小姐凭什么要逃?”

    “皇帝不会这般糊涂吧!”普通百姓才不管你什么平安贴兰亭序。他们关心的,是自身吃得饱穿得暖,不受自然灾害侵袭。

    “月大小姐当然不能嫁到倭国!”有人唤了起来!

    “倭人滚走!合浦不欢迎倭人!”

    黎王闻迅赶来时,现场已是一片混乱!他也聪明,转辔就往码头赶。

    “昨夜有几艘船出港?”

    码头的老大崔宇诚慌诚恐的命人拿出本子,翻到最后一页,颤声道:“殿下息怒。小的查到了。昨晚共有三艘商船出海。”

    “他们现在行到了何处?”

    “这个——”崔宇展开一张海图,算了又算,乱指一气道,“这边!这边这边!”

    黎王一把抢了海图与出海记录,大声道:“征用北海王的军船,追!”

    绝不能让月明珠逃走!否则,他如何向父皇交待?!

    北海王旗下的刘总兵主管海军。一见黎王殿下要征用军船,二话不说:“殿下尽管用!只要是刘某旗下的船,全归您使唤!”

    黎王大喜!

    “船分三路。按这三艘商船的路线,分头追赶!”

    军船毕竟载货少,速度比商船更快。他们追了一天,夜幕降临时,终于追到了月向宁所在的船只。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