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八章 借鲨钓蚌
    明珠与穆九的渔船,在关长青的指引下,驶向了北海最深的一片海域。

    刘总兵立在船头查看海图,眉头越皱越紧。

    黎王问道:“刘总兵?有什么问题?难道是他们想伺机逃走?”

    刘总兵指着海图,缓声道:“这里,便是望断池!”

    黎王楞了楞:“怎么跑到望断池来了?”

    刘总兵瞧了他一眼,问:“殿下可知,望断池为何叫这个名字?”

    黎王皱眉:“这倒是不知。不过,本王总觉得这个名字,似乎不那么吉利。”

    刘总兵沉声道:“望断池所在之处,水深浪疾,恶鱼群涌。采珠人折损良多,常令海边守望的家人绝望而归,故名‘望断’。”

    黎王顿觉全身发寒:“采个珍珠,也会出人命?”

    刘总兵眼中极快滑过一抹嘲讽,手指指向地图上离望断池不远的另一道险湾。峭壁林立,暗礁无数,浪高风恶。

    黎王只看海图,都觉浑身发毛:“这是何处?”

    “饮血崖。饮血崖海深千米,险恶更胜望断池十分!船至此处,几乎无人可生还!顾名‘饮血’。”

    黎王脚下一软,惊道:“月明珠要去饮血涯?!”

    刘总兵也微微变色,失声道:“她是真的要去寻找血珍珠!”

    “我们、我们也要跟着去饮血涯?!”黎王颤声问。他还有雄图大志,可不想命丧北海!

    刘总兵藏好眼中的轻蔑,诚挚的道:“千金之体不坐垂堂!何况殿下是万金之躯?咱们也犯不着跟着月明珠去涉险。这样吧,让两艘船返航送些补给过来。咱们在外边等着他们。免得他们趁机逃跑!”

    黎王这才心安,赞道:“刘总兵运筹帷幄,本王钦佩不已!”

    穆九的渔船上,关长青掌舵的手背暴出了根根青筋。

    “进了饮血涯,半条命就没了!”

    明珠沉声道:“传说中,血蚌生存在海下三千米之处。饮血涯,是北海最深的海域。”

    穆九沉着的对关长青道:“进了饮血涯,前行百米左右,左转有一个小小浅滩。那里可以停泊船只。”

    关长青惊讶望了他一眼:“你怎么知道?”

    “机缘巧合,来过一回。”

    按照穆九的指点,关长青看到了那处浅滩,他松了口气,有这个浅滩在,至少小命可保。

    他操纵着船舵,小心的避过海底的礁石和险峻的峭壁。明珠突然道:“停船。”

    关长青苦笑:“月大小姐啊,你说停就能停啊?这里的水有多深?铁锚都触不到底!”

    穆九取了绳索,观察着两岸的岩石,纵身一跃,跳至峭壁上,将绳索套在一个高大突起的石柱上收紧,又跃了回来。

    关长青瞧得目瞪口呆:穆九竟有这样的好功夫!

    明珠也面露赞赏艳羡之色,突然有些后悔:开船时被穆九拥在怀中触到的胸膛和双臂,她怎么就没好好感受一下其触感和坚韧度呢?

    面孔迅速飞红,她忙挥去那份遐想,从一只木桶内取出一枚油布包的小囊,系在了长索的顶端。

    关长青见状惊诧的问:“你这是——”

    明珠将油囊抛入海中:“传说血蚌生存在海底极深处。喜好饮血。闻血则上浮。”

    长青喉节滚了几滚,怒道:“快收上来!这tmd都是民间的瞎传!你钓不到血蚌,把鲨鱼引来怎么办?!”说着,便去扯那根绳索。穆九飞快的截住他的手腕道:“我们早有安排。”

    长青挣脱不过穆九的桎梏,恼怒至极的吼道:“什么安排?你见到过群鲨掀翻渔船的场景么?你见过血肉在海中翻滚的可怖么?我tmd就不该跟你们出海!陪你们死在这里就算了,龙归海怎么办?”

    明珠心头仿佛被根针刺了一记:“这么担心你的兄弟,不想他英年早逝。就好好管住你的舵!”

    长青咒骂不已,一张俊脸青红交接。

    随着包裹鲜血的油囊沉入海底,船上一片寂静。

    “等着吧!”明珠看了眼天色。“传说中还说,血蚌喜欢夜间出没。”

    长青呸了声:“见鬼的血蚌!皇帝老子昏了头听信馋言,我们这些本地人,谁不知道这事根本就不靠谱?”

    明珠悲伤的溢出一个笑容:“是啊。我也觉得,这世上根本没有血珍珠。可是,血珍珠的传说又是从哪儿来的呢?”

    长青的喉咙被掐住般,楞了楞才骂了句:“鬼知道!”

    穆九淡声道:“既然有传说,还传得那般头头是道,那便有些许真实的可能性。”

    明珠叹道:“不错。只要有一线希望,我都不会放弃。”她累了两天两夜,心力交瘁,实在倦极,坐在甲板上,慢慢闭上了眼睛。穆九默默坐至她的身边,明珠低垂的脑袋很快找到了依靠,娇嫩的面颊在穆九温暖的肩膀上揉了两下,低声咕哝:“好硬的枕头。”

    穆九失笑,小心的替她将发丝抚至耳后,又脱了外套盖在她的身上。

    关长青突然觉得这一幕有些眼熟。

    曾几何时,他筋疲力尽的躺在甲板上,龙归海也是这般,陪在他的身侧。

    心底突然涌起一股前所未有的慌恐:哪怕为了归海,自己也绝不能死在饮血涯!

    仿佛月明珠的确受娘娘的庇护,平时海浪涛天激流翻滚的饮血涯,今日居然风低浪小,温柔得一如母亲的怀抱。

    关长青略为放松的精神,在目光触到一只只尖三角背鳍的大鱼时,猛然绷紧到极致,因为太过紧张,声音竟致嘶哑:“鲨鱼!”

    穆九睁开双眸,轻轻将明珠放倒在甲板上。起身从船舱里拿出一柄三股鱼叉。叉头锋锐,寒光闪烁。

    关长青恼道:“怎么没给我拿一把?”

    “一把就够了!”穆九用绳索绑在腰间,另一端系在桅杆上。他倒挂在船舷外侧,对准领头逼近的恶鲨狠狠的刺了下去!

    顿时,水面浮起滚滚血花,鲨鱼痛得在海中翻腾,其它的鲨鱼顿时兴奋起来,围着受伤的领头鲨疯狂嘶咬!

    穆九翻身回船时,惊醒了明珠。

    明珠揉着眼睛,看到他手中的鱼叉蓦地一激灵:“鲨鱼来了?”

    穆九将鱼叉扔到一边,道:“已经解决了!”

    关长青哈了声:“刺一叉子就算解决这群鲨鱼啦?”不过,穆九方才的动作,干净利落,漂亮已极!

    明珠听得海中群鲨扑腾的声音,胆战心惊,小心翼翼的趴在船舷上往海里张望:海面血肉淋漓,猩红一片!

    关长青惊疑不定的叫了起来:“那些鲨鱼怎么回事?怎么一条条都翻了肚子啦?”

    汹汹而来的群鲨,此时无限痛苦的在海中扭动翻腾,随后动作越来越慢,直至肚皮翻白,随着海浪一条条的漂远。另有几条鲨鱼眼见情况不妙,落荒而逃!

    关长青惊愕至极:“什么情况?”

    明珠拍手笑道:“金老爷子的方法果然有用!”

    “金老爷子是谁?”长青忙问,“什么方法?”

    明珠笑而不语。金庸的《射雕英雄传》中,欧阳峰的蛇毒辗转延绵毒死了几百条鲨鱼!她不过借此技一用而已!

    穆九解释道:“明珠教我在鱼叉上涂了巨毒的蛇毒。”

    广西山林遍布,毒蛇并不难找。

    “我刺伤了一条鲨鱼,但它体中的毒性很快影响了吞噬它血肉的其他鲨鱼。”

    关长青立即明白了:好狠的计谋!他敲了记额头:“月大小姐,我服了你!”

    明珠凝望着殷红一片的海面:“我们就借这些鲨鱼的血,钓引血蚌吧!”

    随着鲨鱼的尸体不断的漂出饮血涯,在外围等着的黎王与刘总兵大为惊奇:“饮血涯里发生了什么?怎么死了这么多鲨鱼?”

    有士兵来报:“鲨鱼身上没有伤痕!”

    刘总兵心中一凛:“没有伤痕?!”

    士兵们不敢私语,但眼神中无不传递着相同的信息:必然是妈祖为了保护月明珠,收拾了这群鲨鱼!

    黎王也猛地想到了明珠的传说,心下忐忑不已:难不成,真的是海神显灵?

    刘总兵高举手臂:“行进饮血涯!”

    黎王大惊:“刘总兵!”

    刘总兵笑道:“殿下放心!咱们不入险境。就在外边探一探虚实。”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