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一章 琴娘的身份
    北海王颇为好笑的看着如炸了毛的猫般的明珠,手指轻轻的敲打着桌面。

    “月大小姐。”

    明珠一路上虽然已经想得清楚:这事儿当然不能与北海王硬来。何况吵开了对父亲的名声不利。但见到一脸悠然笃定,眼中暗藏得意之情的北海王时,她还是忍不住气血上涌,几乎咬碎银牙。

    只好忍气吞声的道:“多谢殿下近日对我家人的照顾。现明珠已寻到血珍珠,殿下可否放他们归家?”

    瞧这话说得,字面上诚恳,那语气直想将自己生吞活剥!

    北海王好心情的不与她计较,推心置腹的道:“你为合浦百姓不惜性命寻得血珠。本王感激。也正因如此,向宁暂时不能回去。”

    明珠早知他不肯轻易放人,冷笑不屑的道:“请王爷指教!”

    “寻到血珍珠,只算解了燃眉之急。百官得知此事后,必然会以此劝阻陛下。但以本王对陛下的了解。他只会恼羞成怒,再施计谋。”北海王轻轻摇头,“若我没猜错,他下一步,就会招你们全家进京。那时你们远离合浦,孤立无援,他再要逼你和亲——你告诉我,整个两广,谁能护住向宁和你的兄妹?”

    明珠美目流落出一股茫然,竟无言以对。

    北海王勾了勾唇角:“我已经为他们想好措辞。你不是让家中的仆从放言,全家出海寻找血珍珠了么?就说你们分头出海,他们则出海未归,可能遭遇不测。陛下又不能派人搜我的北海王宫!”

    明珠咬紧红唇,定定的瞧着北海王:明知道他并非危言耸听,字字句句都在理。想的法子也算是周全,但她还是止不住的扒掉他脸上的那股子得意劲,怎么办!

    也罢。为了家人的安危,这个亏,她只好咬牙认了!

    “我能见见他们么?”明珠问。

    北海王微笑:“你最好哭着回去。逢人就说,家人失踪未归,已经求了本王帮你出海寻人。”

    明珠差点吐血:抢了我爹还要我对你感恩戴德?!

    “殿下。”明珠抑下激愤不安的心情,凝声道,“我不管您过去和我父亲是怎样的纠葛。只求您现在莫再伤害他。”

    北海王脸上笑意顿敛,目光刹时沉如寒潭,瞧着明珠冷哂道:“你知道什么!”

    明珠以退为进:“父亲临行前,心中还放不下你。不想连累你,宁愿远走他国。但是殿下您呢?”她深深望了眼面色难测的北海王,飘然离去。

    这一句话,足矣。

    北海王猛地踢翻座椅,面色铁青的道:“本王就是自私无耻了。你能奈何?”

    陈公公躲在一边角落里,摇头叹息:月大小姐这张嘴哟!

    尽管如此,明珠还是听从了北海王的建议,一路梨花带雨无限伤心的演足了一场苦情大戏。

    没多久,月家家人寻珠未归,恐遭不测的消息就传了出去。百姓无不为月家揪足了心。

    黎王明知其中可能有诈,但已顾不得太多。他将饮血涯的经历详尽的描述了一番,自然对自己的英勇无畏添油加醋,加急送去了京城。

    事以至此,父皇当有定夺了!

    再说关长青着陆后,正想往龙归海家去报个平安,却在码头上一眼看到了焦燥不安的兄弟。心中一暖,大笑着迎了上去,狠狠的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我回来了!可以陪你去江南了!”

    龙归海从琴娘那儿得知关长青和穆九一同去找血珍珠时,只觉天旋地转,怒骂:他是不要命了么?!悬了几日的心此际终于回归原位。眼眶微红的道:“好!一起去江南!”

    兄弟俩同回了长青的家中。

    琴娘惊喜交集,眼中带泪的一头扑进长青的怀中,哽咽道:“关大哥,你总算回来了!”

    长青顿时手足无措:“唉,你别哭呀!”

    龙归海一扬眉,笑道:“琴娘太激动了。”

    琴娘这才发现龙归海似的,慌忙从长青怀里离开,抹去眼泪道:“是,我这两天夜不能寐,就担心关大哥出事!”

    “我不是回来了嘛。”长青一得自由,立即溜到归海身后。皱了皱眉,“琴娘,怎么那么久了,你的大哥还没来接你?”

    琴娘绝美的面容微微一僵:“我算着路程,应该快到了呢!”

    长青点头道:“那就好。我过两日就陪归海去江南。这一去也不知什么时候能回来。恕我不能等到你哥哥来接你的那日了。”

    这次出海,长青似乎想明白了些许事情:他本来以为自己有些喜欢琴娘的。但海上的这几日,他却没有一次念及琴娘。即然如此,他也不能再心安理得的享受琴娘的照顾与情意。当断则断!

    琴娘震惊的望着长青,婉媚的双眸中泪水潸然而下。却咬着唇忍声道:“是。琴娘谢过关大哥的救命之恩!”说毕,她流泪奔出了长青的屋子。

    关长青搔搔头,虽有不忍,但更觉如释重负。

    龙归海皱眉,担忧的问:“她不会有事吧?”

    长青耸耸肩:“总不能让我耽误她吧?”顿了顿,皱眉道,“归海,我总觉得琴娘有些古怪。”

    “什么古怪?”

    “刚开始不觉得,但是相处得久了,她给我的感觉,一些说话的语态、动作,总觉得——说不清的怪异。不过,”长青自嘲的笑笑,“我关长青浑身上下,实在找不到什么值得让人算计的地方。”

    龙归海立即表示赞同,一脸嫌弃的道:“可不是!”

    长青一腿甩了上来,叫道:“有你这样做兄弟的嘛!”

    心底,却是无比的快活。

    琴娘回到自己的屋里时,泪痕早无。一张媚脸冷若冰霜。她飞快的翻出一支炭笔和纸条,写下一行字:欲得关长青,先杀龙归海!

    随后,她戴上斗笠出门,将这张纸条塞到了村内妈祖庙的香炉下。

    御木本收到琴娘的消息后,面沉如水。

    “在这边杀人,可不是件简单的事。”

    加藤野奇道:“琴娘怎么连个渔夫也搞不定?我们被北海王的官兵盯得那么紧,少个人都会被盘问。怎么帮她杀人?”

    御木本摇头:“龙归海就算要死,也不能死在合浦。”

    加藤野立即明白:“是!”

    “你让琴娘想办法,务必阻止关长青随龙归海去江南!”

    “明白!”

    御木本长长的吐了口浊气:关长青,对不住了!

    两日后的清早,关长青背着简单的行囊,嘴里哼着小曲儿,兴头十足的大步奔向码头。

    隔壁的阿婆唉声叹气:“长青这个混小子。身在福中不知福。算了,我也管不得他。琴娘啊,你就别想着那家伙了。他呀,没那福气!”

    琴娘笑着盛了碗粥给阿婆:“阿婆说得什么话!关大哥救我一命,我感激都来不及。”

    “琴娘真懂事!”

    两人用完早饭,琴娘对阿婆道:“家里的油没了。我去打点儿回来。”

    阿婆忙塞了几个铜钱给她:“戴上斗笠,快去快回。”

    琴娘应了,快步出门。

    长平滩的码头上,关长青已经上了龙归海定下的商船。两人正在甲板上讨论苏杭的风景,不胜向往。耳听螺号声起,正要开船时,码头上忽然传来惊慌的呼叫声。

    “长青!长青,你在哪儿啊!快出来啊!”

    关长青蓦地一惊:“阿婆?”他探身出船舷,果然看到阿婆瘦小的身影。挥手叫道,“阿婆,出什么事儿啦?”

    阿婆见到他,顿时松了口气,叫道:“长青,出事了。琴娘被人抢走了!”

    关长青啊的声,面色铁青。

    龙归海见状,满心的欢喜顿时消散,无奈的轻轻一叹:“长青。去吧。”

    关长青心乱如麻,按住归海的肩膀道:“你走海路,我走陆路!我们江南再汇合!”

    龙归海点头笑道:“好!真有麻烦,你就去找月大小姐和穆九。”

    长青点头,飞快的奔下了商船。

    阿婆紧紧拉着他的手,道:“是村里的渔霸周善德看中了琴娘。要抢去做妾!官也报了,周家硬说琴娘是他家的逃妾。不肯放人啊!这边又没琴娘的家人可以作证,这可怎么办啊!”

    “还能怎么办?”长青咬牙道,“打上门去!”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