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二章 琅王的谋士
    周善德,年近五十,海村一霸。原本也就是个渔夫,但随着出海倒卖大明的商品,慢慢的发家,终成海村首富。

    他呢,一有钱,就忘本。抛弃了糟糠之妻,广纳美妾。不知怎地,竟然在今早出门时偶然见到了琴娘,立时惊为天人。跟踪她到了阿婆家,四下一打听,是个孤女啊!立时没了顾忌,叫打上门:“琴娘是我周家的逃妾!”

    阿婆人单力薄,怎么抵得过周家的恶仆?眼看着琴娘被抢走,慌忙报官,衙役到了周家,周德善却道:“明明是我家的逃妾,我有卖身契为证!”

    阿婆却又拿不出任何琴娘身份的证明,情急之下,灵机一动,赶到码头追回了关长青。

    长青也不是有勇无谋之辈,和穆九同生共死了一回,码头上也算混了个脸熟。立即找到崔宇:“崔大哥,借几个人手给我一用!”

    崔宇得过穆九的交待。问清缘由,大手一挥,叫了十来个身强力壮的搬运工:“去,跟着关兄弟抢女人去!”

    关长青脸一黑:说什么混话哪!

    一群人赶到周家,破开周家的大门。立时鸡飞狗跳一片混战!

    周德善得了琴娘,欢喜不尽。正想着法子要成好事。没想到琴娘滑不溜手,不哭不闹,只是伤心欲绝,眼中秋水无际,一番姿态弄得令他心魂俱碎神魂颠倒:就算是当他的妾,也得摆酒请客走明身份。不然宁死不屈!

    “行,行行!今晚我们就摆酒请客!”他忙不迭的应声。只要美人同意做他的妾,他等几个时辰又何防?

    周德善正做美梦之际,关长青的叫骂声惊醒了他。

    “周德善,滚出来!交出琴娘!”长青绕着宅子大声叫唤。“琴娘!你在哪儿?”

    琴娘惊喜交集,巧妙的挣脱看守自己的人,寻声奔至长青处。

    “关大哥,救我!”她叫完这一声,全身一松,软倒在地。长青冲上前扶住她娇软的身子,对着周德善怒道:“琴娘是我妹子!你敢打她的主意,嫌你老命太长?!”

    周德善怒不可遏。但一见崔宇的兄弟竟然跟着关长青打下手,立刻换了脸色。此人也算是能屈能伸:得罪谁,也不能得罪长平滩码头的老大啊!

    “都是误会,都是误会!是周某糊涂,认错了人!关兄弟放心,周某还算是个君子,琴娘的一根汗毛我都没碰过!”他恋恋不舍的望了眼倒在长青怀里的琴娘,这小娘们,是吃不到了!

    关长青恨极!就是这个蠢货,害他错过了龙归海的船期!狠狠的在周家里打砸一番,出足了气才带着琴娘扬长而去。

    回到家中,阿婆等得心焦,眼见琴娘昏迷,急忙将她安置在了床上,抹着眼泪拉着关长青到屋外道:“长青,这事可怎么办?”

    长青皱眉:“人都救回来了,周德善也不敢再抢人了。您还担心什么?”

    阿婆狠狠的捶了他一记:“你蠢啊!琴娘被姓周的抢走,名声可就毁了啊!今后谁还敢娶她?”

    长青面色一沉,冷声道:“琴娘真实的身份,她连我也不曾说过。就连她的名字,也不知真假。等她哥哥接她回乡,此事又有谁知道?阿婆,你别想太多。”

    他看了看时辰,举步就走。

    阿婆一把拉住他,恼道:“你还要去哪里?”

    长青无奈的道:“阿婆!龙归海今年有大劫,我总不能置之不顾吧?”

    陈婆顿时讪讪:“龙郎君啊,他有随从保护。可是琴娘一个小娘子又碰上这事儿,你总不能置之不理吧?”

    长青好气又好笑:“我留在这里,又能做什么?我又照顾不来人。何况她一个姑娘家,不怕坏了名声?”

    忽然听到房里卟嗵一声,椅子翻倒的声响。长青与阿婆相顾后大惊失色,冲入屋内!琴娘竟吊在了屋梁上!

    关长青赶紧救下了人,瞧着琴娘苍白的脸,楚楚怜怜的睫毛轻颤中落下的泪珠,烦扰的抹了把脸:看样子,他暂时是走不掉了!

    京城。

    皇帝陛下这几日的心情,实在很微妙。

    群臣有些捉摸不定:合浦寻到传说中的血珍珠上贡,陛下这算是高兴呢,还是生气?

    “乾儿!”皇帝不悦的质问长子。“你不是说血珍珠只是合浦的传说么?怎么那月明珠,还是找了出来?”

    琅王狠狠的咳了几声,面孔通红的道:“父皇莫急!既然血珍珠只是个传说,过去谁也不曾见过,这真假,还不是由您说了算?”

    皇帝面色稍缓,沉吟道:“只怕不能服众。”

    琅王笑道:“若是真的,那更好!父皇,事到如今,我们可都看得清楚。月明珠若留在合浦,我们想发嫁她,千难万阻。不如趁这个机会以赏赐为由将她唤到京城来,她没了依仗,还不任由我们拿捏?”

    皇帝听得频频点头:“我也正有此意。你弟弟的信里,可是言之凿凿,此女得海神庇佑。连鲨鱼也近不得身!若是到了京城,想来海神也顾不得这么远了吧!”

    琅王笑道:“正是如此!”

    琅王出了宫,回到自己的王府。

    一名男子已在书房等候良久。

    “我按先生所言,父皇幸未责怪。”

    那男子问:“陛下没对月明珠有所不舍么?”

    琅王摇头道:“父皇只会觉得自己的面子被月明珠削得半点不剩,和亲的决心反而更加坚定。”

    男子满意的点头:“多谢殿下相助!”

    琅王笑道:“你也莫忘记你的承诺。”

    两人相视一笑,各怀鬼胎。

    后宫内,太后正与琳琅、元飞白笑谈家常。荣芝打听到消息后,笑着向太后报喜:“恭喜太后!合浦已寻得血珍珠,正在赴京的路上!”

    太后阿弥陀佛唤了一声,惊喜交集:“快,跟我说说,怎么寻到的!”她最担心的,便是皇帝伺机为难小儿子。如今听得危难暂解,心中顿松。

    琳琅与元飞白都露出欢喜的笑容。

    合浦无忧矣!

    荣芝便将黎王信中所提之事一一说了。太后听闻是月明珠带人勇闯饮血涯,大战鲨鱼群,寻得血珍珠,不住口的称赞:“这姑娘,难怪东瀛人死皮赖脸的要娶她。果然有勇有谋又福泽深厚,不同凡俗!”

    元飞白听得眉飞色舞,欢喜不尽的道:“太后,我说的吧!此女不俗!送给倭人我大明可就亏大啦!”

    太后连连点头。

    琳琅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怎么可能?月明珠,竟然敢去饮血涯?还真的寻到了传说中的血珍珠?假的,一定是假的!

    她好不容易抑下的妒忌之心,竟又慢慢浮上。此事一出,莫说合浦,两广的百姓都要将她奉若神明!

    荣芝又道:“听说陛下已经下了圣旨,招月明珠入京听赏。”

    太后慈和的笑脸顿收,厉声道:“你说什么?”

    荣芝低头重复:“太后。陛下已经下旨,命黎王送月明珠进京!”

    太后面色难看已极,顺手掀翻了案上一盘御制新饰,怒道:“皇儿糊涂!”

    琳琅已经明白了皇帝的用心,心中冷笑不止:瞧,你再厉害,在皇帝的眼中,什么也不是!

    元飞白神情郁郁,心中满是担忧:皇伯父太固执了!明珠怎么办啊!

    翰林院,正在整理书藉的沈安和惊落了手中一本《永乐大典》:京城虎伺狼围,明珠怎么能来京城?!

    京城的一间秘密作坊内,琉璃的吹制正如火如荼。管事的男子道:“兄弟们加把劲!赶在波斯国进贡前咱做完这一工,少主有大大的赏赐!”

    “孙管事放心!”有人唤道,“少主将琉璃这般秘技交给咱们,是对咱们的信任和看重!兄弟们绝不让家主失望!”

    孙管事重重的点头,一脸的与有荣焉。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