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三章 明华的际遇
    明华右臂搂着一打案宗,左手扶着梯子慢慢的落至地面。

    他与明岚被北海王押送进这栋园子后,并无人限制他们的行动。也有消息不断的传来:明珠出海寻到了血珍珠。月家与合浦的危机暂解。

    明华觉得,除了见不到父亲外,他们更象是被北海王保护了起来。

    不安的心境渐渐平复。明华开始在园内闲逛,寻找些许消遣。很快就让他发现了这间堆满各色案卷的屋子。

    这间案卷室由一个姓刘的老伯看守。明华进屋前向他客气的打过招呼征询过意见。不过,刘伯对他爱理不理。明华每每此时难免觉得自己唾面自干的本事更进一层:皮是越来越厚了!

    屋内的的卷宗按类别分,从各朝的贪腐案到各地的灭门大案、设计精巧的杀人案、盗窃案、诈骗案一一俱全。

    明华震惊之后,顿时陷入狂喜之中!如饥似渴,日夜贪读。

    起初,刘伯对他不甚在意。但几天后见他还是这般如痴似狂的翻阅案卷,不由皱起了眉头。这日,他终于忍不住走到明华的身边,瞅了眼他堆积一旁的卷宗,忍不住哈的声冷笑。

    “刘伯?”明华茫然抬头。

    “你这是打算以后做个说书先生哪?”刘伯不开口则已,一开口就颇毒。

    明华不解的问:“刘伯何出此言?”

    “我看你来了五六日,每日只挑些奇闻趣案,又不见笔记。难道不是为了将来说书所用?”

    明华面孔微红:“这个,奇闻趣案,读起来比较长见识。”

    刘伯撇了撇唇:“那是,说书是够用了!”

    明华终于愀然不悦的叫了一声:“刘伯!”

    刘伯指着他正在看的案子道:“说说,你从这幢案子里,读到了什么?”

    明华一楞,他现在看的,正是幢侦破口极巧妙的案子:赵三与周生约浙江湖州同往南都做生意。这天黎明,赵三先登上小船等周生。因太早,就在船上睡着了。船夫张潮见赵三的金子,便起歹意,悄悄把船移到偏僻处,杀了赵三,且沉尸体江底。然后又开船回到码头装着熟睡。

    周生来了,张潮说赵三还没有到。等了很久,周生便让张潮去赵三家去找。张潮拍打赵家的门,呼叫:“三娘子”!

    赵妻开门,张潮便问:“三官人何久不来?”

    赵妻惊讶的说:“他出门很久,难道还没有上船?”

    周生闻知后和赵妻找了三天,不见赵三的踪影。周生就写了呈文禀报县府。县尹怀疑孙氏和别人通奸,故意谋害了自己的丈夫。

    明华便道:“尸沉江底,无尸无证。如何断案?这件案子拖了许久。直到一位姓扬的评事阅读了案卷后,看出蹊跷:船夫张潮叩门唤的是‘三娘子’,而非赵三,是知道其房内无夫也。再传唤张潮,张潮方俯首认罪。杨评事心思玲珑,方能破得此案。”

    刘伯冷声道:“心思玲珑?!《周礼·秋官·小司寇》有载,办案需“以五听听狱讼,求民情。一辞听;二色听;三气听;四耳听;五目听。即从言语、脸色、呼吸、听觉、眼神判断案情。此案,便重在一个辞听。”

    明华大吃一惊!注目于刘伯半晌,起身向他深深一躬:“小子不知先生大才!多有怠慢,请先生见谅。”

    刘伯忙不迭的挥手道:“什么大才!老夫不过是在府衙多干了几年而已。”

    “敢问先生大名?”明华虽知人不可貌相,但这相貌平常的刘伯竟然是一个刑侦老探,实在让他惊异!

    刘伯哼唧道:“老夫的名字不提也罢。你既然对刑侦断案的兴趣这般浓厚,老夫可与你探讨一二。”

    明华束手恭敬的道:“请先生指点。”

    刘伯持起一卷案宗,道:“除了我方才所说的五听之外,现今的官员办案,靠得是自身的能耐。经验老到的、思虑周全的、脑子灵活的、常识逻辑都无问题的,便可堪称青天。大唐狄仁杰任大理寺寺丞了职时。一年内判决积压案件,涉及一万七千人,却无一人冤诉,便是如此。除此之外,现场堪查、仵作的手段,也是重中之重。”

    明华频频点头,接口道:“我听说宋人有作《洗冤汇编》,记载了不少仵作之法。”

    刘伯总算微露笑容:“嗯。此书虽有不全之处,但也是石破惊天之作。是宋以后刑侦办案之基石。”他弯下身子,从一个柜子里取出两部书。“你先莫急着看那些案卷。看完《洗冤汇编》再看案卷也不迟。”

    明华红着脸接过书,连声应是。

    刘伯又道:“断案中另有一个要点,就看官员的天赋了。”

    “什么天赋?”

    刘伯白了他一眼,啧了声,道出一个案例:“宋朝时福建知县陈述在任内,发生了一起盗窃大案。现场混乱,嫌疑人众多。他对人道:寺庙有一口古钟灵验无比,可辩罪犯。令所有嫌疑人手触摸盖着帷幕的古钟,即按即查。陈述事先已在钟上抹有黑墨,最后发现,仅有一人手上无墨。犯案者便是此人。”

    明华的眼前仿佛打开了一扇宽敝的大门,如醍壶灌顶:“读心术!”

    “读心术是江湖骗子忽悠人的**。咱们叫它攻心术!”刘伯淡然道,“但这攻心术,却不是人人都能想得出、使得妙的,靠得是天赋。”说完,他上下打量了番明华,似在考究他有没有这个本事。

    明华惭愧的道:“胞妹颇擅此道。”

    刘伯眼睛一亮:“你胞妹颇擅此道,你与她一母同胎,应该也不差!”

    明华不由自主的摸了摸鼻子,傻笑的问:“是么?”

    刘伯立时嫌弃的哼了声:“当我没说。”

    明华得了刘伯的指点,便暂时放下了案卷,从宋慈的《洗冤汇编》开始研读。读到辨认凶器时,遇上了难处,便在纸上画图示意,还请刘伯指证。

    刘伯也没拒绝,虽然态度不冷不热,但还是知无不问问无不答。甚至找来了不同的刀具兵器给他辨认!其中来自波斯的大马士革刀的锋锐与冷艳极令明华心折。东瀛的倭刀出自唐刀,其锋利凶狠也令明华乍舌。

    刘伯很是得意的炫耀道:“刀是好刀。但保养极费功夫。尤其是倭刀,不知花掉我多少银子!所以,倭刀还是不如咱们的刀来得便宜好使。”

    明华表示赞同:“朝庭花不起那银子。”

    他有良师在侧,学起来更加刻苦用功。

    一个多月后,刘伯暗自心惊:王爷和元阁老说得不错。此子确实有些天赋。好好培养,说不定还真能成为本朝的狄怀英!

    待明华看过了民间案卷又看了几卷朝庭的大案后,刘伯问他:“有何心得?”

    明华蹙眉道:“看民间案卷,小子学的是探案技巧。看朝庭案卷,”他叹道,“学得是为官之道。”

    刘伯不住点头,面露满意的笑容:“孺子可教也!”

    光会探案有什么用?能做官会做官,才是官员的生存之道!

    山中多清净,白日幽且长。

    明华在园内苦学不知山外岁月。一日,明岚急奔而来,满面惊慌,“哥,不好了!陛下下旨,宣姐姐进京听赏!”

    明华并无诧异,搁下笔冷冷一笑:早料到陛下会出此招。这一关,明珠怎么过?!

    “急什么?”刘伯满不在乎的对明岚道,“有北海王护着,你姐姐出不了事。”

    明华叹道:“只是不知父亲身在何处?刘伯,可否帮我通报北海王,让我等父子一见?”

    刘伯咦了声:“你爹?我问问去!”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