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四章 穆九撩明珠
    “月明华真沉得住气。”北海王摆弄着一方新得的印章,眼中微含笑意。“我还在想,他什么时候才会跟刘大人提及向宁呢。”

    陈公公笑道:“月家的孩子,都是聪明的。”

    “让他们见面也无防。”北海王磨梭着玉印,“让向宁看看,我对他儿子多用心!”

    陈公公哭笑不得:明明是元阁老出的主意!“是、是。王爷英明,慧眼识才!刘大人可是我朝刑案第一人!您请他来指教月明华,月先生一定对王爷感激不尽!”

    北海王笑问:“月明珠那儿也安排好人手了吧?”

    “殿下放心。”陈公公正色道,“京城此行,月大小姐的安全绝计无忧!”

    北海王忽的一笑:“本王甚是期待。”

    期待月明珠在京城能搅出怎样的风云!

    明珠作足了找不到父兄家人的伤心姿态,赚尽了合浦百姓的同情时,如北海王所料,终于迎来了陛下宣她进京封赏的旨意。

    黎王到月家宣读了圣旨。明珠的斗志也随之昂然!死皇帝想算计本小姐?看谁玩得过谁!

    她欢喜又悲伤的谢过恩。道:“殿下明鉴。陛下令我入京听赏,明珠不尽欢欣。可想到为了寻找血珍珠,家父与兄妹俱生死不明,明珠又实在忍不住悲痛!”

    黎王蹙眉:月向宁几个,是真的失踪还是遁走?他心里虽然更偏向后者,但在合浦是万万不敢透露出一分这样的心思的:还不被民众给骂死?!

    “北海王已经沿海搜寻了十多日。”明珠擦着眼泪道,“能否请殿下再通融几日?”她又取出一叠教案:“原定珠宝行会办的宝石切割课就要开始了。万一我不能回来,此绝技就此失传,岂不太过可惜?好歹,也让我最后留点东西给合浦吧?”

    黎王无语,尴尬笑道:“明珠,你是进京听赏。又不是赴京受审!也罢,我便陪你在合浦多呆几日。”

    他在等候父皇的旨意时,心中已经有了无数计较:月明珠嫁到东瀛实在浪费!如若能收了明珠,以她在民间的声望,说不定能助他夺嫡一臂之力!是以对明珠的要求尽量满足,态度也温柔可亲,瞧得红玉直咋舌,暗里嘀咕:“在京城可不见黎王对小姐这般好!”

    明珠的珠宝切割课,得以正常开堂。

    御木本收到消息时,惊喜的道:“太好了!最近总算事事顺利!”

    没料,他坐在教室内,听得明珠第一节课第一句话就是:“我留给你们的时间不多了。你们有可能是宝石切割唯一一期的学子了。”

    学生间顿起哗然,无不将愤恨怨毒的目光射向坐在最后一排的御木本。

    御木本面上不显,心中却叹气:一开课,就将矛盾对准了他啊!还真够狠的!

    “所以请大家认真听课。”明珠分发了教学资料。“这里是宝石切割的光学原理的系统阐述与切割的几种基本形态。光学原理如今只能靠各位的天赋自行学习了。我们先从最简单的桌型切割开始。”

    御木本的确非常精通中文,对教材理解精准,毫无异义,提出的问题也恰到好处。

    明珠暗道:可惜了。偏是个倭人。

    她特意将面试中最出众的三个学子留堂加课,着意指点。还教授了他们用硝石制冰的方法:“冰块易碎,但总比直接拿宝石试手来得简单易得吧?但用冰块试验也有缺点:冰块的硬度与宝石不可同日而语。所以也不能太过依赖冰块。”

    明珠从学堂出来时,三位学子还在就光线的折射问题讨论不休。

    “月明珠。”御木本的木履声踏踏作响。

    明珠一个眼风也没给他,径直走向自家的马车,未料,却被御木本按住马夫的马鞭:“我们应该好好谈谈。”

    明珠侧了侧脸,似笑非笑的道:“谈?谈什么?”

    御木本轻轻拍了拍马首,傲气十足的道:“我想月大小姐对我一直有些误会。”

    明珠唇角轻声:“误会?”

    “不错。我御木本是东瀛的大姓。世传的贵族!而我御木本拓真,也是家族未来的继承者!所以你嫁给我以后,将成为最受东瀛人羡慕的贵族夫人!享受无上的荣誉与尊贵!中国有句古话,宁作鸡头不做凤尾!这比你在大明做一个金匠,难道不算是一步登天?”

    明珠扬眉,倭人贵族,猩猩里的猴子?!不屑的问:“御木本,你为何要娶我?”

    御木本楞了下,坦承道:“因为你配得上我!”

    “错。因为我有利用价值。”明珠尖锐的道出真相。“因为我擅斗珠,因为我能预测寒潮,因为我能找到传说中的血珍珠!但是,我为什么放着能陪我同生共死的男人不嫁,硬要嫁一个无情重利的倭人?”

    御木本斜飞的双眼微微眯起:“陪你同生共死的男人?你是说梅岭花市的穆九么?”

    明珠傲骄的抬起圆润的小下巴,得意又不好意思的得瑟道:“反正不是你!”

    御木本瞧着明珠这般模样,呼吸一窒:从来理智大于情感的他,竟在瞬间感清楚的感知到了自己的心动!

    之前,明珠的美貌聪慧只激起了他的占有欲,却谈不上有多少喜爱。可她方才羞涩又可爱的神态,竟拔动到了他的心弦。令他备感无奈的是:偏偏她这小女儿情态,是为了另一个男子!

    平复了渐乱的心弦,御木本沉声道:“如果有机会,我也可以陪你同生共死。”

    明珠丝毫没将他的话放在心上:漂亮话谁都会说!她又不是几句话就能感动得以身相许的无知少女!

    “很遗憾,御木本先生没有这个机会了。”

    穆九清亮的声音在他们身后响起。

    明珠的娇面刹时布满红云,心慌意乱!不敢回头看他:完了完了。刚才的话他听到多少?丢人了!丢人丢到北部湾了!

    穆九从一匹黑色的骏马上翻身而下。行动作如行云流水,潇洒无比。

    御木本眼睁睁的瞧着他走向明珠,笑问:“怎么见到我来,也不跟我打个招呼?”

    明珠举袖挡着脸,不让他看见自己红透的面容,一边慌乱的道:“哦,穆九!你什么时候到的?晚饭吃过没?”

    御木本见状,都忍不住笑了起来:这才象个正常的姑娘家嘛。之前的明珠,太过强大,强大得令人忘记了她原本还是个娇柔的女孩!

    穆九忍笑看了眼尚早的天色,一本正经的道:“没吃过呢。不如你请我?”

    明珠正自慌乱中,随口道:“好啊——呃?!”

    御木本不忍的别过头,对穆九露出敬佩之色:原来明珠要这样追求才有用!受教!

    穆九扶着稀里糊涂的明珠坐上马车,自己牵了黑马,陪在马车边,无视御木本存在,对马夫与红玉道:“听白芷说道过月家的美食。今日我便叨扰了!”

    红玉会意的笑着拍手道:“好!紫烟颇得白芷真传。让她今天整顿好的!”

    明珠在马车内羞恼得都想哭了:是穆九功力太强,还是她太容易被撩动?!

    不住的撕扯着帕子:她才没那么好撩!

    红玉钻进车厢内对明珠笑道:“小姐。我看穆九来找您,说不准是有正事。您快别脸红了!”

    明珠掀起一角帘子,让风吹拂面颊。不料正巧对上穆九笑意盈盈的眼——轰的声,完了,脸要烧起来了!

    “唉!”红玉抚额轻叹,小姐可不能再像黎王那样,被穆九吃死啊!

    穆九的声音穿过车帘直透到明珠的耳内:“京城我已经布置完毕。按照你给我的图纸,琉璃正在赶工。”

    明珠美眸微亮,手指绕着步禁珠串,低声道:“想到要借你我心血之作讨好昏君,我便郁闷。”

    “有失方有得。”穆九想到明珠的财迷样,笑意更深。

    明珠见他骑着马一路跟随,忍不住问:“你不会真跟我回家吃饭吧?”本朝还没那么开放好么?

    穆九轻笑两声:“我是来告诉你,我会和你一起去京城!”

    明珠急忙掀开帘子,却见穆九已策马而去,心中即失落又甜蜜,突然间,她对京城之行无比的期待起来。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