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五章 赴京
    一个月后,月家人的踪迹还未寻到,黎王却已不能再等。催促了明珠一番后,终于定下了赴京的良期。

    到了启程的那日,黎王殿下所住的客栈,大清早的,竟然被围了个水泄不通!

    黎王总不会天真的以为合浦百姓舍不得他离开,故前来送行!定然是为了月明珠!

    “黎王殿下!”人群中有人叫道,“陛下想要封赏月大小姐。何必要宣她进京?”

    “是啊!”立即有人呼应。“月大小姐是我两广之地的福运所在,陛下是不是还想令她和亲东瀛?!”

    “陛下不能糊涂啊!”

    应声此起彼伏。

    黎王的脸都青了:谁说百姓好唬弄?他们不蠢好么!

    忽有一人道:“黎王殿下奉旨送月大小姐进京!也请务必送月大小姐安然回到合浦!”

    “对!殿下要确保月大小姐的安全!”

    “不能让倭人抢走月大小姐!”

    黎王顿时苦笑:月明珠简直是个烫手山芋!

    这让他怎么答话?处理不好,自己辛苦树立的亲民爱子的形象便要塌毁,今后还怎么君临天下?!

    “北海王到——”

    众人顿时噤声,北海王王袍在身,冷峻英挺,大步而来。

    “诸位是来恭送黎王殿下的么?”他目光温和的扫遍人群。“诸位放心。月明珠赴京听赏,并无他事。陛下圣明,怎会将她送予倭人?是也不是,黎王殿下?”

    黎王触到王叔警告示意的眼神,忙道:“正是如此!”

    “月大小姐一定要平安回来啊!”民众唤道。

    “各位放心,”黎王大声道,“本王必保月大小姐安全无忧。”他也不舍得她嫁到倭国啊!肥水不流外人田哪!“如若朝中有人执迷不悔,本王必当以理据争!绝不辜负各位的赤子之心!”

    黎王的话,说得模棱两可,但在百姓听来,已经是极重的承诺了。

    在一阵阵“黎王殿下英明”的呼喊声中,黎王终于顺利坐上了马车。

    月明珠的车马款款而至。黎王满心欢喜,正要上前问候几句,忽听一阵急促整齐的马蹄声由远至近,飞奔而来。灰尘落定时,他蓦然睁大眼:“穆九!”

    穆九一马当先,领着十三骑骠悍的骑手停在了明珠的车后。他也不下马,拱手道:“黎王殿下,在下护送月大小姐进京!”

    明珠虽早知他要来,此时还是忍不住掀起帘子,小小激动的喊他:“穆九!”

    穆九对她灿然一笑:“明珠,见到我,可还高兴?”

    明珠脸一红,要不要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撩她呀!却还是诚实的笑着应道:“高兴!”

    车内的红玉又是笑又是气:小姐哟,你什么时候变这么实诚了?!

    黎王神色微沉:明珠与穆九显然两情相悦,他怎样才能让明珠的心重归于他?

    忽然又听到一声叫唤:“月大小姐,等等,带上我!”

    竟是关长青背着行囊大步而至!

    明珠奇道:“你不是随龙归海去江南了么?”

    “不提了!”关长青咬牙道,“出了些意外!这不,我借您的东风,一块儿走吧!”

    明珠自是没有异义。

    关长青伸手一撑,跳到明珠的马车上,抢了车夫的马鞭道:“兄弟,累了再换你啊!”

    官驿内,立在窗前的御木本盯着浩浩荡荡的送行长龙,半眯着眼道:“琴娘还是没能留住关长青。”

    “怎么办?”

    “去京城——也好!”御木本理了理衣襟,“我们也准备出发吧!”

    明车马行过萧家的金楼时,萧振林的声音意外响起:“越州萧家,恭送月大小姐入京!”

    萧振林兄妹与萧六站在自家金楼的过道上,拱手行礼,目送明珠。

    “越州欧阳,祝月大小姐一路顺风,早日归乡!”

    萧家兄妹对面的楼台上,站着欧阳德与欧阳博。

    “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何人不识君!两广同行亦祝月大小姐一路顺风早日衣锦还乡!”

    一串礼炮接连炸响,明珠止不住的泪盈于眶!连黎王也为之动容:这等荣光,月明珠死亦无憾!

    明珠掀起帘子,步出车厢,垂首向众人深深一拜。她此时唯一的遗憾,竟是不能在临行前见到父亲与兄妹。今日一别,也不知再见何日?

    黎王奔赴合浦时轻车从简,护从不多。所以北海王提出派一队兵马护送贡品与明珠时,黎王并未拒绝。加上穆九带来的十三只支铁骑,车马颇为浩荡。

    他们出了越州城没多久,穆九的声音传进马车:“御木本也出城了。”

    明珠回顾,果然见到一行倭人骑马跟在他们的后边,御木本身边另有一辆小巧的马车随行。

    明珠与穆九同时望向挥着马鞭欢快呦喝的关长青:“长青,你家中的小娘子可被她兄长接走了?”

    “快了吧!”长青提及琴娘就厌烦。不声不响的悬了梁,救回来以后人就变得沉默许多,平时话也不多说一句。

    不料长青陪了她十几日,决定跟着明珠一同离开的前夜,发生了一幢意外。

    琴娘在沐浴更衣的时候,长青也误入了澡房。

    琴娘乌云般的秀发半垂,衬得白腻如脂的身体更加诱人,丰满结实的胸脯半遮半拦的闯进了长青的视线。

    长青一下子惊呆了!他不明白应该在隔壁阿婆家的琴娘,怎么会跑进他的澡房?当他反应过来转身要跑时,琴娘柔媚无比的身体极快的贴在了他的背上,低婉的声音极致的诱惑:“关大哥……”

    长青的呼吸从急促慢慢变得平稳。他滚烫的手握住缠在自己腰间的琴娘纤细的手腕,声音嘶哑的道:“琴娘,对不起。”他扯开衣衫半露的美人,头也不回的绝决离去。

    琴娘慢慢的拉拢衣襟,她知道这一回,她没有办法再拖住关长青的脚步了。

    “女人真是麻烦!”关长青忍不住嘀咕了一句。

    明珠不以为恼反以为荣:女人是麻烦。可不麻烦的女人,还能叫女人么?

    穆九低声道:“不急。她不可能永远躲在马车里。”

    明珠点点头。

    关长青凝声对穆九道:“穆爷,您如果有江南的消息,请告之我一声!”

    穆九眉一扬:“沿路或有我的铺子,再为你打探。”

    “多谢!”穆九抱拳作谢,不知为何,他见到后边跟着的倭人后,心中突然多了些不安与烦燥。

    明珠这一路走得非常顺畅。他们吃住自然是在官驿,但若偶遇没有官驿的城镇,不论哪家客栈,客栈的伙计不用他们开口询问就为他们备了适量的上房,酒水饭食一应俱精。

    黎王第一次遇上这种好事儿,还在想是不是父皇派人接应的他?等见到一批又一批的人来寻月明珠后,打听之下才明白:这是当地的金匠及珠宝商在给明珠撑面子!

    “月大小姐名不虚传!我这图纸她只是略作改动,这整体的感觉就完全不同了呢!”

    “是啊!她那颗七窍玲珑心哦,真不知是什么做的!我还没开口,她就知道我为那个夷光水而来!大方的把图纸都给了我!”

    “她今年才多大?将来的建树不可限量!可惜——”

    黎王脸一黑:父皇招明珠入京的目的,难道已经是司马昭之心了么?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