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六章 岳阳楼上坑皇帝
    一行人路至岳阳府,在官驿里歇了脚,明珠难免想领会一番岳阳楼的风采,才与红玉念道着“先天下人之忧而忧,后天下人之乐而乐”时,穆九便敲了门,约她同游岳阳楼。

    明珠可不矫情,欢喜的与他相偕而出,黎王瞧着他们的背影神色阴沉。

    洞庭天下水,岳阳天下楼。

    穆九带着明珠登上三楼瞰望烟波茫茫的洞庭湖水,舟舸往来,不复停留,湖畔还回绕着采茶人清亮的采茶歌,明珠不觉感慨低吟:“人生如梦还似幻,来如流水逝如烟。”

    穆九微叹:明珠已然背负了太多不该属于她的重负,难怪要发此悲观无奈的感慨。

    不知何时,楼上来了一群本地的学子,坐在楼内评议时事,一时口沫横飞,兴致高昂。

    明珠听得无趣,正要离开,却听一人兴奋的道:“各位可知,我朝有一幢盛事将至!”

    “盛事?王兄说得可是书圣的《平安贴》归国之事?”

    “不错!陛下圣明,将迎《平安贴》入京!”

    有一学子不悦的道:“话虽如此,听说却是拿了我大明的女子交换而来——”

    “李兄此言差矣!这怎么是交换呢?”王姓学子摇头晃脑,“东瀛受我中原文化影响良多。借和亲之际送《平安贴》以示对我天朝的感激,如此佳话怎能说是以人易物?”

    李学子一怔:是这个道理?

    明珠与穆九相视一笑,笑中俱是不屑。

    明珠故作不解的上前向学子们行了礼:“敢问,是哪位公主要送去和亲?”

    王学子看向明珠,眼前一亮:好个姣美的小姐!再看她身边的穆九,神采清朗,俊雅如玉,心中顿时有了几分好感:“这次和亲,听说是倭人主动提及。倒不是公主殿下,而是广西的一个金匠之女。”

    明珠故用惊讶至极的语态道:“不是公主?那陛下用一个小小的金匠之女,就换来书圣的《平安贴》,这笔交易,真是划算!”

    王学子忙道:“不是交易,是和亲!《平安贴》就是东瀛感激我历朝历代对他们不倦的教诲和盛情,故而送的聘礼!”

    “不妥不妥!”明珠摇头,一脸的诚恳。

    “怎么不妥?”

    “我天子太过小器了呀!”明珠撇嘴轻笑,“诸位才子先生想想。每逢盛世,我天朝所收的进贡根本不能与付出的回礼相比!但陛下心胸宽广,不以武、势压人,反以礼、德服众。如今受了东瀛这么一幢大礼,却只嫁个平民百姓,这事传出去,岂不是要让人说我大明欺压他国?再往深处想,这里面还不知有多少猫腻呢!”

    穆九含笑听着明珠将一群学子们唬得如醍壶灌顶,恍然大悟的模样,暗道:我可得好好练练口才,免得让明珠觉得和我在一块太过没趣,连斗嘴也斗不她!

    李学子击掌道:“对啊!盛世和亲,都以皇室贵女为主。陛下找个匠人之女嫁给东瀛,却收了天大的聘礼,怎么也说不过去!”

    明珠笑着接口道:“难道说《平安贴》只值一个金匠之女?今后若论及此事,都只道陛下以一民女骗取《平安贴》,这可算不上什么佳话!”

    王学子刹时脑袋上冒出了一层冷汗,一时却想不出反驳的话来。

    明珠又道:“我朝公主精贵,但更因公主的精贵方才能显《平安贴》的珍稀!陛下若舍不得公主,寻个贵女又有何难?也让世人瞧瞧我大明的诚意!”

    “你——”王学子擦了把冷汗。“这金匠之女是倭人自求的!她与倭人两情相悦,故倭人愿用《平安贴》娶之!何来骗取一说?”

    明珠面色陡变,娇容刹时冷凝如霜:“狗屁的两情相悦!我月明珠何时与倭人有过干系?你这学子,不辩是非、乱言惑众!坏我名声,是何居心?!”

    学子们相顾失色:“你是谁?”

    明珠恼道:“我就是被传以《平安贴》换嫁的金匠之女月明珠!现因寻到合浦血珍珠而受陛下进京嘉奖!我未收到和亲之旨,你们从何而闻?”

    狗皇帝,即想做失足女又想立牌坊,哪有这么便宜的事?今天我就坑你一把!

    王学子强颜道:“你、你一介金匠之女,能嫁到东瀛贵族,又能迎书圣真迹回国,今后史书上你必然能与昭君、文城并立。此等名利双收之事,便宜了你你可知晓?”

    明珠怒极反笑:“即如此,这等便宜的事,我愿意让给尔等!家中可还有未嫁的姐妹女儿,快些随我入宫请命!愿嫁东瀛以换万古垂青!”

    穆九听得心中一动:明珠这话,倒是提点了他!

    诸学子面色顿显尴尬:除了那等名利熏心之人,谁愿拿自家女儿的一生换史官一笔?

    “我月明珠受海神妈祖庇佑,福运无双!我若不肯嫁人,天皇老子也逼不得我!”明珠媚眼如刀,狠绝凌厉,“皇帝陛下又怎会做此逼婚换贴的昏庸之事?尔等即坏我名声又坏陛下圣明,该当何罪?!”

    王学子如丧考妣:难怪上峰如临大敌,月明珠,真心是个硬茬啊!运气还真如传说般的好:他刚受了指示与学子们洗脑,没想就碰上了正主!唉!上峰又要头痛了!

    明珠狠狠发泄了一通,神清气爽的与穆九昂首离开岳阳楼。到了街上,却见穆九朝她拱手道:“月大小姐口齿犀利,在下自叹弗如!”

    明珠得意的道:“穆九。我已经想好如何应对京城那帮子人了!”

    “说来听听?”

    “敬我者,我敬之。不敬我者,我唾之!”

    “你就不怕得罪人?”

    “我是两广公认的妈祖庇佑之神女!即是神女,犯得着讨好一群凡夫俗子?”明珠冷笑,“何况皇帝还想我乖乖的嫁给倭人呢!得罪我,我让他人贴两失!”

    穆九扬眉:“受教!”

    明珠瞧着他,半嘲半敬的道:“穆少主过谦了!”

    穆九带来的十三骑都唤他少主,明珠听在耳里记在心上:能被称之少主的穆九,家业该有多大?

    穆九仿佛瞧出她的心思,陪着她沿街边逛边道:“祖母创办了梅岭花市,姑姑改进了花油的提取方法后,生意越做越广。我的继祖父是原长平滩码头的老大。他与我祖母成亲后随我祖母长居国外,码头上的事,近两年已由我接管。家业不算很大,月大小姐莫要失望!”

    明珠扯扯嘴角,吃惊又好笑的道:“长平滩是合浦海运最大的码头,这份家业还算小?”

    “长平滩的生意虽然大,毕竟不是我自己创办。这点,我不如祖母与姑姑,更不提继祖父了。”

    明珠微微颔首:是个脑子清楚的富二代!

    “你的祖母是改嫁的啊!”明珠意味深长的叹了一句,“再嫁能嫁到长平滩的码头老大,不简单!”

    “我祖母的事儿,也不算什么秘密。只是太过久远,人们已近遗忘。”穆九驻足在一家茶摊前,对明珠笑道,“这家的君山银针不错,品品?”

    明珠便知道他要与自己说道他的出身与家世了。默默的随他坐在茶铺里,点了壶新茶,洗耳恭听。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