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七章 穆九的身世
    穆九替她斟了杯香茶,一边观详茶色,一边淡淡的道:“不知月先生可曾和你提及过,我祖母,是谢家前任家主的原配夫人。”

    明珠大为惊奇,脱口而道:“谢老爷子是你祖父?”

    “嗯。”穆九嘴角划过一抹冷淡的笑,“我这位祖父,年轻时相貌生得好,家世财力样样出众,生性又是风流不羁,喜爱处处留情。惹下不少相思债。”

    明珠念及谢老爷子对她的好,皱眉不语。

    穆九又道:“我祖母闺名采玲。是他青梅竹马的表妹,自幼定下了亲事。成亲后,他依旧不改风流的性子,徘徊于红颜知己与妾室之间。有一日,祖母上东山寺进香的途中,竟然遇到了几个倭人。被他们一路劫持到海船上。祖母为保清白,趁倭人不注意,跳海自尽。”

    穆采玲命大。海边长大的姑娘多少都会些水。她费力游了段距离后,被另一艘远洋船的船员救了起来。那时她才发现,自己竟然有了身孕。

    她乞求船上的洋人送自己回合浦。但是此时海船已离合浦颇远,船上的食物与清水无法支撑他们回头。于是,只好先到下一个补给站再作打算。但是那些倭人的船紧随而来,吓得穆采玲不敢露面,无奈之下,竟然随着远洋轮渐行渐远,一直跟到了英国!

    这一年多的海程,穆采玲吃尽苦头。她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子,自然会招来见色起异之徒,穆采玲在自己姣好的脸上狠狠的划了一刀,鲜血淋漓下,再无人敢对她动手动脚。另一方面,她的肚子,也渐渐的大了起来。

    挺着肚子,采玲在船上帮工。好在她有一手出色的厨艺,总能将乏善可陈的食材做得美味可口。她还在船上发豆芽。靠着这一丛丛的豆芽,救治了因长期吃不到新鲜蔬果而陷入绝境的船员们。至此,她在船上的地位终于稳固无忧,甚至被当成吉祥物供奉了起来:谁让整艘船上只有她会发豆芽?

    船员们毫发无损的抵达英国时无不欢呼雀跃,对穆采玲感激不尽。船上还有个心善的洋商,就是年轻时的老皮尔。他在穆采玲生产时伸出了援助之手,接生了谢海瑛和谢海晨一对龙凤胎。甚至在穆采玲初到英国举目无亲时,帮她借了房子,寻找生计。

    穆采玲有一手闽绣的绝活。闽绣色彩鲜艳,织出的效果夸张热闹。但采玲经过一段时间的研究后,发现还是淡雅清艳的绣物更适合英国人的风格。于是她借用苏绣的特点结合自己的针法,绣出了令英国人眼前一亮的精美绣品。

    这些绣品,令穆采玲在英国声名雀起!

    起初两年,考虑到孩子太小不能远洋,采玲便静下心来,认真经营自己在海外的这份事业。靠着一手绣技与她的聪明机变,她渐渐成为英国妇人口中的“刺绣夫人”,招兵买马,家业渐大。

    直到两个孩子五岁那年,采玲觉得可以带孩子回国了。于是,她再度坐上远洋轮,又花费一年多的时光,经受了无数颠波与风浪,九死一生,重归故土。

    只是多年后归来的穆采玲,虽早有准备,仍然受到了残酷现实的重重一击。不出所料,她的丈夫,谢翎,早已另娶她人。

    新妇姓韦,是彼时知府大人的千金。听说是在某场春宴上对谢翎一见钟情,谢翎虽有丧妻之痛,但族中不可无掌妇。于是在妻孝满一年后迎娶了韦家的千金小姐,次年便生了长子谢晓轩。

    穆采玲万念俱灰。

    如果她带着孩子重归谢家,知府小姐该当何处?她肯自降为妾?谢家必然迎来一场滔天巨浪。她几乎可以预料到结局:她必然会被人污蔑无德失贞,两个孩子也会被视为野种,最终生不如死!

    而她早已不再是倚靠夫君才能过活的小女子。此时的穆采玲饱经风霜,性格坚忍独立。是靠着自己一双手就能在英国拼出一段前程的传奇女子!甚至在回国前,似乎早已料到这一幕的她并没有变卖家产,而是将自己的绣工与生意托给老皮尔的妻子照管。又靠着过去在谢家累积的经验,采购了一批质地不错的宝石与英伦风情的首饰带回了家乡。转手一卖,赚得盆满钵满。

    她伤心自嘲:“我穆采玲不靠男人也能活得更好!”

    百般衡量后,穆采玲决定放弃夫妻相认,重回英国。但是,她不能不和养肓自己的父母相见。穆家夫妇惊见女儿还活着,欢喜至极泪流满面。再一见两个外孙,妥妥是谢家的种啊!兴奋的就要抱着孩子去谢家,却被女儿拦了下来。

    激动过后的穆氏夫妇在女儿的劝说下也恢复冷静。这些年他们冷眼旁观,谢翎新娶的韦氏是个毒辣的,谢翎那么多美妾,折损了几个受宠的不说竟无一个庶子庶女。为了女儿的安全着想,他们咬牙认了这个亏。

    然而事情总是那般巧合。就在穆家夫妇伤心不舍的送女儿回英国之际,他们竟在码头和谢翎重逢了。

    难忍激动的谢翎拦着妻子儿女不让他们上船。硬是将人带回了谢家。

    谢家顿时翻起了腥风血雨。

    “最后的结果是,祖母带着我父亲和姑姑净身出户。连族谱都没上就离开了谢家。”

    明珠惊恼道:“凭什么?!”

    “祖母看不上谢家那点家业。不屑与韦氏争。即便如此,韦氏也不曾放过她们。”穆九冷声道,“她在府外设埋伏,故计重施谋害我祖母。好在祖母早有安排,竟意外发现,其中一个匪徒竟然就是当年劫持自己的倭人。”

    明珠啊了声,心头一跳:“难道当年也是她——”

    “是的。当年韦氏对祖父一见倾心。奈何祖父已经有了正妻。所以才用了这等阴毒的手段除掉我祖母。再光明正大的嫁给了祖父。”

    明珠低叹:“机关算尽,反误了卿卿性命。”

    “不错。顺着这条线索,祖母干脆利落的反击了回去。那几年倭人肆虐,祖母便向当时的太守举报,她七年前被倭人劫持,而其中一个倭人竟是韦知府的手下。这么一来,韦知府与韦氏立时陷入了困境。最后太守果然查出,韦知府与倭人勾结,倒卖茶叶丝绸不说,还纵容倭**害乡民。被参到朝庭后,韦知府判了斩立决。而韦氏是出嫁女不受诛连,但她谋害人妻的所作所为也早已令她无颜再在谢家立足。在谢家族老的安排下,韦氏被送进家庙,半年后病逝。”

    这一场风波,令得原本如日中天的谢家颇受打击。谢翎也由此心性大变,从此修身养性,再不流连烟花美妾。可惜为时已晚,穆采玲已带着孩子,随船远去。

    留不住妻子的谢翎心灰意冷,将精力全放在培养长子谢晓轩的身上,等到谢晓轩可以独挡一面后,便即让位于他。自己则漂泊在外,寻找妻子的下落。

    “太迟了。”穆九淡淡的道,“等他寻到祖母时,祖母已经另嫁他人。”

    明珠忽然明白一件事:“所以,谢老爷子一直在黑市里摆摊,是因为你?”

    “嗯。”穆九眼中漫上层悲伤,“我的父母在十年前的一场海难中去世。噩耗传来时,祖母在海外未归。我姑姑与我伤心欲绝。收到消息的祖父也赶来安慰我们。他担心我们的安危,不容分说的就将我和姑姑又接回了谢家。”

    明珠皱眉:“没出什么事吧?”

    “没有。这一回我住得很安心。谢家上下对我非常客气,客气得仿若没有我这个人一般。”

    明珠不解:“为什么?你们才是谢家的嫡支嫡长孙啊。”

    “想来谢家的族老都觉得,要是没我祖母死而复生,谢家也不会遭受重击,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闲话吧。”

    “谢家真不是东西。”明珠冷笑,“男人管不住自己的第三条腿,反而怪女人命大。哈!”

    穆九飞快的看了明珠一眼,暗暗啧嘴:真敢说啊!

    “唯有一个谢曼柔,对我极好。谢逸云也不错。”穆九微笑。“我一直觉得,谢振轩没半点像祖父,但是他的女儿谢曼柔却最得谢家人的精髓。”

    明珠挑眉,想起轶丽英气的谢曼柔,道:“她已经出嫁了。你若想对谢家做什么,应该没有顾虑了吧?”

    穆九似笑非笑的看了她一眼:“我对谢家的家业没兴趣。”

    明珠怀疑:“真的?”

    “我祖母三代人赚下的家业已不比谢家差,何况又有香水和琉璃的生意!”

    明珠听得感慨万分:那个穆老夫人也是穿越女吧?太厉害了啊!靠一手刺绣就在英国混得风声水起!又在国内亲手创业,若编成故事,绝对的传奇大戏!

    “只有那些自觉心虚的人,才会终日里惴惴不安的担心有朝一日会有比他更明证言顺的人来夺走他的东西。”

    明珠嘴角微扬:“你似乎话有所指?”

    穆九喝完最后一口茶,微笑道:“我方才在岳阳楼上想到一个搅混和亲之事的方法。”

    明珠眉眼一弯,一张艳若玫瑰的笑容熠熠:“什么方法?”

    “天机不可泄露!”穆九取了块碎银放在桌上。“但绝对会让你惊喜!”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