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八章 洞庭有沉船?!
    “天机不可泄露!”穆九取了块碎银放在桌上。“但绝对会让你惊喜!”

    明珠嫣然道:“故弄玄虚!”

    两人品了茶,又往洞庭湖畔而去。

    洞庭与太湖是古时淡水珍珠的主要产地。但是在现代,洞庭湖珍珠几乎已销声匿迹。明珠时常为之扼腕叹息。今日能一见洞庭盛景,直叹不虚此行。

    洞庭湖珍珠的捕捞也有规矩。

    官府设采珠船、雇佣当地水性好的渔民采捕河蚌,府衙收缴珍珠后,再做遴选。若碰上朝庭征采珍珠,免不得多上交些。若朝庭没开口,自然也会多留些珠子发展本地的经济。

    明珠被穆九拉至湖畔的珍珠街。街上铺子内随处可见大大小小的三角帆蚌。三角帆蚌的产珠量比海蚌高,运气好的,一只大蚌能产两到三颗珍珠。但淡水珠中滚圆的较少,异形螺纹得较多。也因此,品质上好的淡水珠,价格也不便宜。

    而淡水蚌的斗珠,也别具一格。

    斗得不是珍珠的品质,而是一个蚌内有几颗珍珠!

    明珠便瞧到一对无事的老大爷在一家卖珍珠的铺子前挑了大蚌,一人道:“这只蚌够大,三颗珍珠总有吧!”

    “大不抵用啊!”另一个老大爷道,“我这只蚌,还是一颗珠子吧!”

    结果开下来,两只空蚌!

    大爷们也不生气,笑呵呵的走了。

    明珠笑道:“我曾听闻,有位老妇人过六十大寿。孝顺的儿女买了许多菜。其中就有几只大蚌。穆九,你猜猜,他们在一只蚌里剖到了几颗珍珠?”

    穆九摇头:“不知。”

    “正正好好,不多不少六十颗!与老妇人的年岁相同!”明珠惊叹道,就算是人工养殖的珍珠,也不会一次植入这么多的珠核。所以,这必然是野生的河蚌无疑。

    穆九似有不信:“六十颗?!”

    “嗯。不过,品质难免参差不齐。就当是个好彩头吧!”

    一旁听到明珠故事的摊贩老板笑着吆喝:“是呀,就当碰个好彩头,两位,也来试试手气吧?”

    穆九惊笑:“你让她斗珠?”

    老板望望娇美的小姑娘:“怎么?小姑娘为啥不能斗珠?来来来,我送你们一只,你们玩玩看嘛!”

    明珠忍笑,正欲不作理会的离开时,脚步顿了一顿。

    “送我一只珠蚌就算了。”明珠笑着望向老板挂在摊位上的一大串的珠链。珍珠品质不佳,大小不定,但串在一块,珠光闪烁总是动人。

    她指着一串珠链问:“这串手链多少钱?”

    穆九见明珠喜欢,便打量那手链:不规则的小珠子串了两层,唯一特别的地方,上头挂了枚圆形的扁平中间微有突起的珠子做点缀。

    这枚珠子颇为奇怪,扁平的模样,还是头回见到。只是珍珠表面颇有螺纹,不甚美观。

    老板道:“这串珍珠虽然质地一般,但是多啊。足足串了两层。再加上那枚奇特的圆珠,价格就贵了!”

    “多少银子?”穆九问。“老板开个价。”

    老板微露踌躇之色:“这串,其实前几日有位客人看中了。他钱不够,回去凑银子了。”

    明珠挑眉,对那串手链望了又望,最后道:“一百两银子,卖不卖?”

    老板惊喜的道:“其实我也没有答应他。他只匆匆的说回去拿钱,已经去了几日,也不一定会来。”

    穆九取出一张银票,老板收了,笑不可抑。

    明珠想了想,道:“若是那人再来寻你,你莫说是我们买的,我们外乡人,不想惹麻烦。”

    “明白。”

    明珠轻轻摸着圆平的珍珠,又问:“这颗珠子是老板自己剖出来的么?”

    老板笑咪咪的道:“是客人开的。开了后不喜欢就扔给我了。”

    明珠点头道:“这样形状的珠子是不讨喜。也不知是太湖哪片水域滋养出来的!”

    老板立时警觉的瞧了眼周围,低声道:“咱们的蚌多数都是正经从官府那儿买的。渔民那边也收过一些。水域,这哪弄得清楚?”

    穆九若有所思的瞧了眼明珠,心中笃定:这颗珠子有古怪!又听明珠问:“老板,近两年洞庭湖湖底,可曾有过地动或者是大风巨浪?”

    老板楞了楞:“小姐听谁说起的?大概三年前吧,此处有过一场地动。当时洞庭湖几乎翻了过来!可骇人啦!”

    明珠微微点头,长长的舒了口气。

    她拉着穆九,快步赶回了官驿。

    就在她走后不久,有一名老人与一名中年男子相伴而至,一见珠串已经卖了,失望之下,追问是何人所买,老板记着明珠的话,一问三不知。气得两人当场与老板吵闹一番,最后含恨离去。

    回到官驿,穆九笑问明珠:“这珠子有什么奥妙?”

    “我来变个戏法!”明珠笑嘻嘻的唤红玉,“红玉。取我的小刀。”

    红玉唉了声,取了把小姐常用的雕蜡小刀来。

    明珠将那枚扁平的珠子置在案上,用小刀轻轻的刮去扁珠上的珍珠层。

    穆九目不转睛的瞧着,忽的一怔:“黄金?”

    刮去厚厚的珠层后,露出这枚扁平物的原本面貌:是一枚小小的黄金圆片。打磨得很是光滑。圆片中间,镶着一粒小小的红色宝石。圆片上方有一个小洞,想来应该是挂在某样物件上的装饰物。

    翻到圆片的背部,穆九登时惊怔的道:“汉?”

    明珠得意道:“汉朝的宝贝!一百两银子不冤吧!”却见穆九神情略古怪的看着自己,她有些莫名的再端详这枚金片,自己也不由失笑:是她兴奋过头了。这可不像是大汉朝时期的金饰!

    她再细看那枚小小的红宝石,自我否定道:“这枚宝石的成色还不差。颜色也尚算鲜艳,应该没那么久远——”一眼瞧到穆九凝重的神色,奇道,“你想到什么了?”

    穆九走到门前窗外观望了一番,再关紧窗门,低声道:“你忘记了么?不到百年前,也有一个短暂的以汉为国名的朝代。”他顿了顿,“元末,陈友谅称帝,国号汉。”

    明珠一激灵:“陈友谅?”

    “洞庭所在的湖南,曾是陈友谅的势力范围!”穆九拈起这片小小的金片,“三年前的地动,将洞庭湖湖底沉船内的宝物也翻了出来。恰巧落到那只河蚌的体内——巧,太巧了。”

    “沉船?”明珠讶然道,“你是说,洞庭湖底有陈友谅的沉船?”刹时兴奋,“有沉船,就有宝贝啊!”

    “八百里洞庭,你上何处去寻?”穆九摇头,神色极其凝肃。“此事非一朝一夕之功,何况事关重大。或许,也是我们与皇帝谈判的一个砝码。明珠,红玉,千万保密!”

    红玉自是捂着嘴巴,连连点头。

    明珠啧了声,盯着黄金圆片,眼中仿佛全是金灿灿的金山银锭,叹道:“可惜,可惜。若我安然渡过此劫,定要寻遍洞庭,把宝藏挖出来!”

    穆九见明珠又是一副财迷样,忙道:“不急在此时!”

    明珠瞪他一眼,笑道:“我知轻重。”

    心中却打定了主意:若真有宝藏,怎么也不能便宜狗皇帝啊!

    次日,装作什么也没发生的明珠与穆九继续赶路不提。

    又安稳的行了二十多天后,他们终于到了江南地境——杨州。

    随行之人陡然觉得连迎面而来的风都带着柔软怡丽朦胧无限的风情。

    车马原该直接从杨州广陵驿过淮安,但黎王深深吸了口似带着甜美芬芳的空气道:“一路行来,能与洞庭湖景媲美的唯太湖也!即入江南,怎能不去苏州?”

    他的提议深得明珠之心:是呀,怎能错过苏州?!

    关长青第一回觉得黎王顺眼:他已得到穆九的消息,龙归海就在苏州。

    穆九笑了一笑:黎王岂是多事之人?不过,他能多陪明珠一程,也好。

    于是便调转了车头,行向了诸人的梦里江南——苏州。

    到了姑苏驿,关长青略作休整就出了驿站去寻龙归海。

    明珠正自小憩时,却听门外传来熙攘的动静。

    红玉放下手上整理的衣饰,推开窗子瞧了眼,奇道:“怎么来了这么多人?”

    穆九在门外道:“明珠,出了点变故。你暂且莫出来。”

    明珠正算计着泛舟太湖,大食鱼鲜,一听此言,登时闷闷不乐,又生警备:“红玉,问问去,出了什么事?”

    红玉应声去了,片刻,与穆九一同归来。红玉一脸惊容的道:“小姐,竟然是上门踢馆子的!”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