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九章 穆九计压刁民
    明珠楞了楞:“何馆可踢?”

    “啊呀!”红玉跺脚,“是来找您麻烦的!我听领头的人说,想要和您斗珠呢!”

    明珠蹙眉:“都是些什么人?”

    穆九嗤的一笑:“都是些穿着旧衫自称采珠民的人。也不知从哪儿听了你的事儿,便聚集在一起想和你比试比试!”

    明珠低叹:“无聊!”

    穆九想了想,道:“这群人可不好应付。”

    “采珠民?”明珠秒懂穆九的弦外之音,冷笑道,“告诉他们,本小姐懒得和他们比试。让他们滚!”

    穆九微怔,一笑道:“好!”

    他离去后片刻,驿馆大堂猛地响起一阵恼怒的喧哗。

    “月明珠凭什么这般看不起人?我们是采珠民又如何?她也不过是匠人的女儿,谁瞧不起谁啊?!”

    “叫她出来!让她向我们赔礼!”

    黎王自是知道其中的关窃,犹豫万分:他到底帮父皇呢还是帮明珠?一时苦恼万分不知如何是好。

    穆九冷声道:“诸位是采珠人?”

    闹事的人忽的一静,又吵了起来:“我们就是采珠的渔民!不过是想与月明珠砌磋识蚌的本领而已,她缘何这般恶语相向?让她滚出来!”

    穆九好整以暇的问:“即是采珠民,想来必然对太湖珍珠极为熟悉。那便说来听听,太湖哪片湖域的珍珠品质最佳?太湖珠的特点如何?又有几种产珍珠的河蚌,外观如何?珍珠的特点又是怎样?”

    诸人间一片沉寂。稍候,一人尖声恼道:“哪儿那么多废话!叫月明珠出来,和我们比试比试就是了!”

    穆九冷冷的哼了一声。瞬间,不知从大堂某处射出一把锋锐的小刀,飞向方才说话的人,稳稳的停住在他发髻中间。

    那人大惊失色,蹼通跪倒在地。伸手摸着头发,尖叫道:“杀人了,杀人了!”

    现场顿时一场混乱,杀人救命的呼喝声此起彼伏。

    穆九冰冷的声音在他们耳边清清楚楚的响起:“一群贼寇冒充太湖采珠民,企图骗走月大小姐,图谋皇帝陛下的血珍珠!今日我便助黎王殿下杀了你们为民除害!十三骑,杀!”

    黎王惊怔得张大嘴:穆九这一招无中生有、移祸江东玩得漂亮啊!

    听到这番话的渔民猛地止住了乱叫,眼睁睁的瞧着十三名黑衣人冷厉的挥剑向他们杀来,顿时再也顾不得其他,往外冲了出去,边逃边叫:“来人啊,求命啊,黎王殿下要杀人啦——”

    黎王的脸都黑了,指着穆九怒道:“你——”

    穆九拱手笑道:“殿下莫急,且观后效。”

    十三骑追出驿馆外,领头的一人叫道:“百姓避开,官府追捕偷盗陛下贡品的贼人!”

    “我们不是贼人啊哟喂——”

    “救命啊,大人饶命,大人饶命,我们是奉掌珠大人之命前来邀请月大小姐一会的呀——”

    “掌珠大人?!”穆九大步而出,似笑非笑的道,“掌珠大人会让一群贼人冒充采珠人来驿馆叫嚣谩骂上京受赏的月大小姐?”

    百姓远远的避开,笑嘻嘻的议论纷纷:“伊们是采珠人?哟,白嫩地来啊!”

    “侬窥格些人的身板,莫讲采珠了,大概连船也撑伐到湖心!还敢污蔑掌珠大人!”

    他们口中所道的“掌珠大人”,是本地声望极高的人物。每年春夏两季采捕珍珠前,需由掌珠者预测今年哪片湖域的珠蚌最多、最适采捕,同时还要预测天气——茫茫太湖,常起烟雾,极易迷途。故掌珠者可谓是采珠人及太湖渔民的再生父母!也是官家极看重的人物。故,掌珠者在姑苏的地位,可想而知。

    这一任被尊称为掌珠的大师,是当地世家西陵一族的天之骄子西陵玥。

    玥者,明珠也。

    两个明珠凑到了一块儿,不起风云也成雨啊!

    穆九气定神闲的望着不远处的奔来的衙役:来得可真及时!

    “何人敢在官驿行凶?”为首的捕快人高马大,身板颇结实。只是一张口,凶狠的吴侬软语险些令穆九失笑!

    连黎王殿下也忍不住侧过脸去笑了几声。

    “张捕快来了!”百姓叫道,“今日格动作倒是快哩!”

    “笑什么笑?”张捕快瞪圆眼,可那口柔糯的苏州话实在拖他后腿,穆九眼见也要撑不住,忙用官话正色道:“这位捕头,这些贼人冒充渔民,前往驿站图谋陛下的供品血珍珠!您来得正好,赶紧将他们缉捕归案!”

    “张捕头,是我啊是我啊!我们真的是受命来请月大小姐的呀!”一名渔夫大叫起来!

    张捕快心中一通乱骂:蠢货!

    “侬格小混蛋,骗人骗到驿馆去了!来人哪,捉回衙门里审讯!”

    张捕快暗作眼色,余人会意,乖乖的跟着其他衙役走了。

    张捕快笑嘻嘻的道:“叫月大小姐受惊了!一场误会!”

    黎王这才出面,挥手道:“让吴县令严查便是!”

    话音才落,只见一辆轻纱粉账的华贵马车款款停在了驿馆门前,下来一名翠绿纱裙娇俏玲珑的小丫头,甜甜笑问:“敢问,合浦的月明珠月大小姐到哉伐?”

    张捕快一张罗刹脸登时笑得谄媚无比:“这不是绿沅姑娘么!您亲自来接月大小姐呀!”

    绿沅压根没理他,灵动的双目在穆九与黎王流转一圈,定在黎王的脸上,笑吟吟的行礼道:“黎王殿下,绿沅失礼,您莫怪罪!掌珠大人听闻合浦的月大小姐到了苏州,特遣我来请月大小姐赴宴小会。”

    “啊呀,掌珠大人真客气!”张捕快笑吟吟的对黎王及穆九道,“掌珠大人可是我姑苏城内识珠第一人。有道是姑苏有掌珠,合浦有明珠。两位都是惊才绝艳的人物哩!绿沅姑娘,你说是也不是?”

    绿沅总算给了他一个正脸,应道:“正是!月大小姐可肯赏脸?”

    明珠缓步而出,妙曼的身姿在阴影折射下渐渐由暗至亮,声脆如莺:“掌珠大人费了这般大的力气来请我,我焉能不给面子?”

    绿沅双眼微眯:来者不过豆蔻少女,一身浅紫薄绡上衣素罗裙,珠玉微缀乌发,额间坠着一颗切面水滴紫晶,衬得她原本娇艳的容色更显矜贵。

    绿沅心中不由升起一股酸涩之意:她在掌珠大人身边多年,自认颇得主子的真传,又长得美貌动人,谁知今日一见明珠,无论名声、相貌、气势竟生生将自己比了下去!不禁又起担忧:这般的人品,掌珠大人若心生怜爱可当如何是好?

    她忙笑着向明珠行了礼,取出一只小匣子道:“今日一见月大小姐,方知传言不假!绿沅甚是钦慕!这是掌珠大人命我带给您的见面礼,小姐莫要推辞!”

    明珠动也不动,绿沅微怔间,红玉上前接过盒子递给了明珠。明珠这才打开盖子,看了眼盒子内一枚由六枚晶光粉润的珍珠围成的珠花,嘴角轻轻一撇。

    绿沅面孔一僵,暗生恼意:她虽是个丫鬟,但是在姑苏城内,谁不客客气气的唤她一声姑娘?这月明珠竟对她这般不敬!更可恨的是,对这枚珍品的珠花竟如此不屑一顾!

    “月小姐!”绿沅笑道,“这枚珠花所用的珍珠,取自太湖。不知比之合浦的珍珠如何?”

    “淡水珠海水珠各有千秋。”明珠伸手轻轻抚上珠花,冷不防道,“中间一枚是东珠。围者两枚洞庭珠,三枚太湖珠。”

    绿沅怔怔的张大嘴:“哦——”

    明珠抬头看她,笑问:“掌珠大人不会连珠子的产地,也分不清吧?”

    绿沅回过神,红了脸忙道:“月大小姐莫怪。是绿沅方才没说清楚!这枚珠花,的确是由三地淡水珠做成!”她再也不敢有半分轻视,垂首肃立。此女眼锐如鹰,在她面前,做不得假!

    黎王也生不悦:多事!

    穆九牵了马来,道:“我随你一同去。”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