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章 怒激西陵玥
    绿沅带着明珠穿过喧闹的市镇,行到了太湖边上一扇古色古香的圆拱门前,上书“掌珠院”三字。

    明珠了下车,瞧着一眼望不到边际的外墙,微微抽了口凉气:苏式园林!这位掌珠大人富甲一方啊!

    她与穆九随绿沅入了园子。园内绿植盈盈,鲜花点簇。小桥楼阁,流水曲觞。雅致到了极处。

    明珠从园内匠意过重的布置中可以窥出主人的性格,简而来说:太会装逼!

    果然,明珠被安排在装饰得清雅无比的会客厅内与穆九品饮了一轮茶后,还未见主人出来。明珠笑着唤来侍立的丫鬟:“你家还有什么好茶,一一拿来我们尝尝。”

    丫鬟怔然道:“茶是有很多——”

    明珠冷笑:“那就好。我看你们的掌珠大人日理万机,胜过天子,抽不准时间来见我们。你索性送套茶具过来,我们自己煮茶赏景,两不耽误。”

    丫鬟忙道:“小姐稍候,公子正在预测明日太湖的气象!我这就去看看。”

    晾着他们多时的西陵玥听闻丫鬟的回报,俏脸一沉:“她真的这么说?”

    绿沅小声的道:“公子。奴婢说得不错吧?这位月大小姐,可不好应对。她这话若传了出去,可不是给少爷您招惹麻烦么?”

    西陵玥拂袖而起:“区区采珠女,亦敢与我争辉?”

    绿沅陪笑给他披上一件白色镶金丝滚边的披风道:“少爷。月明珠不是采珠女。您见了她就明白了。此女当真不凡,您千万小心应对。”

    西陵玥沉声道:“陛下要逼她低头,她还得意得了几日?”

    他自觉气度不凡的出现在明珠面前时,一身气势差点散尽:一名韶龄女子明媚娇艳,竟与同来的男子翻出他珍藏的榧木棋盘,却用粉白两色的珍珠,在棋盘上玩起了打弹子!

    他瞧这些珍珠眼熟,再一看,不就是屋内的珠帘嘛!竟被他们给拆了!

    “啊呀,没打中!”少女娇嗔。“不先,你再让我一次!”

    “不能让啦。”男子笑得无奈又宠溺,“已经让过你多少次了!”

    “再让一回!最后一次!”

    “——好,最后一次!”

    西陵玥气得浑身发抖!屋里的侍女哪去了?再一看,一名陌生的丫鬟凶狠狠的叉腰将自家的两个侍女逼在了角落!侍女见了他来,几乎哭着推开那丫鬟迎上前道:“公子!他们好生无礼!硬是翻出您的棋盘,还非要拆了珠帘做弹子!”

    绿沅惊得脸都白了:从来无人敢在西陵府这般狂妄行事!

    穆九早看到了面孔气得发红的西陵玥。他轻轻踢了下明珠,明珠这才从棋盘上回过神。她白腻的指间拈着枚粉珠举在面侧,一双莹润的黑眸华光流转,娇嫩的肌肤映着粉珠的光华更显美艳。西陵玥一时看怔:还真如绿沅所说,是个少见的美人!

    明珠随手放下珠子,也不起身,懒懒的支着下颌道:“你就是掌珠大人?”

    西陵玥被她这般轻慢的态度激得又生恼恨,强压怒气道:“月明珠?”

    明珠点头:“正是本小姐。”她毫无形象的伸了个懒腰。“说吧。费那么大力请我过来所为何事?本小姐一路辛苦,还要回去补眠。”

    西陵玥恼极:“月大小姐好大的架子!”

    “我架子再大也没您大啊!”明珠冷笑,“是你派人先兵后礼一请再请,也是你将我与穆九晾在这儿大半日。怎么,我身为客人还不能有些脾气?”

    西陵月白面泛青,被她堵得说不出话来,顿了顿才道:“我命绿沅请你,是听闻你斗珠识蚌之名,想与你结交!只是方才我正观测天象,此事事关渔民的性命!月大小姐不会连这点气度也没有吧?反倒在此处反客为主,好大的礼数!”

    “观测天象?”明珠一张口,满满的鄙视与轻蔑直扑向毫无防备的西陵玥,“你分得清行星恒星还是在研究天体运动?天狗食月的成因是什么,日食分几种?为何会有流星?你不过粗通观测气象的常识而已,有什么了不起的?”她站至窗前,望着天空上片片细小若鱼鳞的云斑,道:“此云一出,近期无风也有雨。若云斑大些,到晚间无云,那明日就是个好天气。”这等简单的观云测天,她的父辈们谁不会两招?

    她不顾西陵震惊到灰败的神色,又道,“听说你还会预测太湖中何处蚌多珍珠美?这又何难?不过是看湖水的清澈、鱼虫水草的丰美,哪片水域更适合河蚌的生存而已。”明珠冷嘲道,“西陵先生,你真该庆幸我未生在苏州,否则,哪轮得到你坐这个掌珠之位?”

    西陵玥的面孔青红交接,色彩缤纷,恼羞成怒的嘶吼道:“你、你——好狂妄的小女子!”

    “狂妄?”明珠嗤笑,“你不过拾人牙慧略通一二天象学与珠蚌的养殖学,就自认天下唯你独尊!到底是谁狂妄?!”

    绿沅眼见自家神仙般的公子被明珠逼到濒临暴发的边缘,惊骇至极!

    明珠又道:“怎么,你不服?不服我们比一场如何?是比预知风雨还是珍珠的采捕?还是说,你想与我比比斗珠?”

    西陵玥活了近二十多年,从小就被族人悉心培养为掌珠者。向来高高在上,从未被人这般蔑视打击过,一时愤恨得忘乎所有:“自然是要与你比试一番!”

    “好!”明珠击掌。“我若赢了。你便让出你的掌珠之位,供有能者居之。”

    “你若输了呢?”西陵月咬牙。

    “我会输?”明珠呵的声失笑。“你觉得一手开出双珠、金珠、砗磲珠,能入海找到血珍珠的人,会输给你?你且说说,你有何功绩!”

    西陵玥的面孔血色潮退,他颤声问:“金珠是你所开?!血珍珠是你亲自下海所得?”

    明珠轻笑:“此事合浦人人皆知。”

    西陵月心中一咯噔,暗骂:府台大人授意时,怎不将此女的本事说个清楚?哄了他设局算计明珠,到如今骑虎难下,如何是好?!

    他将自己这些年惊艳世人的事迹理了一翻,竟还真找不出几件能与之匹敌的事来。勉强道:“我曾远赴松花江,亲自挑选珠蚌三十枚,取东珠三枚。”

    “东珠啊!”明珠哂笑。也就清庭敝珍自扫,自家发源地的珠子视若至宝。“还算不错吧。”

    西陵玥再度被她口中的不屑气晕!浑身颤抖!

    “我就在驿馆。如何比试,怎么比,随你定。不用相送,告辞!”明珠边走将绿沅送的珠花抛给红玉道,“给你了!留着当嫁妆。还值不少银两呢!”

    红玉喜道:“多谢小姐!”

    穆九摇头:这仇恨拉得!西陵玥要吐血了吧!

    西陵玥风度尽失的坐在倒椅子上,胸脯剧烈起伏,咬牙怒道:“通知府台大人!”

    三人出了掌珠院,红玉笑嘻嘻的拍手道:“小姐好厉害!那个什么臭屁的掌珠大人,摆什么架子,最还不是被您气疯了!”

    明珠回首冷冷的瞧了眼园子大门,不屑的道:“不过是靠着祖辈传下的学识与经验,混了个掌珠之位。不知虚心受教也就罢了,还这般自鸣得意傲慢自负!我偏要将他打得原形毕露,一文不值!”

    穆九摇头笑问:“难道不是他这般算计于你,必是有所缘故!所以你故意激怒他,让他自乱阵脚?!”

    明珠挑眉:“知我者,穆九也!”

    穆九轻叹:倒霉催的西陵玥!

    三人回到客栈,黎王等候已久。见他们谈笑自若心情愉悦的归来,也不由松了口气:看来西陵玥行事还颇有分寸。未料明珠一开口就令他瞠目结舌。

    “姑苏的掌珠大人不服我的本事。要与我一试高低!我不与他一介无知小儿计较,故令他自行出题。有劳黎王殿下替我备船,我要摸摸太湖的底。”

    黎王瞧着眉目飞扬傲气四溢的明珠,一把火终于烧了上来:“月明珠,你这般不知天高地厚!闯大祸了你知道么?!”

    明珠勾了腰间的丝涤绕在指间,毫不退让的道:“不知天高地厚的分明是西陵玥!本小姐闯饮血涯都活着回来了。他区区一个太湖掌珠人,凭何跟我比?”

    黎王一时无言以对,哽了哽才道:“西陵一族是姑苏当地的大世族!素来与官府交好!掌珠人世代都出自他们族中。姑苏的珍珠生意几乎是由他们一手把控。得罪了西陵一族——”

    “得罪了西陵一族又如何?”明珠冷硬的道,“我是受陛下之命上京。他们敢拿我如何?”

    黎王怒极:“若要算计你,要你的命是最简单的事!”

    “他们若能算计我,那就来啊!”明珠的声音响彻驿馆,“我倒想见识见识,姑苏西陵家陷害攻击我一区区外乡客的本事!”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