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七章 太湖(二)
    “穆九,等着无聊,我唱首歌给你听如何?”太湖美景当前,明珠忽觉歌喉微痒。

    “好!”穆九撑着小舟。“洗耳恭听。”

    明珠清了清嗓子,用五分蹩脚的苏州话轻声唱道:

    “又到江南来,江南春如海。白鹭上青天,紫燕绕花台。

    小楼听春雨,绿草绣长街。条条乌蓬船啊轻轻啊轻轻啊轻轻摇摆。

    一别江南,匆匆多少载。望断天涯,梦里常徘徊。

    浩瀚的太湖水,迷人的香雪海,一声声望断了我的情怀,我的情怀。”

    她嗓子清甜,极适合唱这种委婉动听的江南小调。歌声随着湖水轻柔的荡开,再经风吹散,远在大船上听得不真切的人直觉曲子勾魂摄魄,一群文人雅士们忍不住问:“月大小姐是广西人,怎么江南的曲子唱得这般入味?!”

    “词好,曲好!此曲可孚一大白。”

    黎王听得又妒又恨:怎么在京城时她就没给自己唱过一首曲子呢?便宜穆九了!

    穆九仿佛能感受到众人艳羡妒忌的心思,微笑道:“真好听。只是明珠,”他摸摸鼻子,“以后,只唱给我一人听,好么?”

    明珠的脸顿时飞红,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不许动不动就撩人!

    穆九轻笑间,见采珠民回到了小船上,喊道:“月大小姐,您的河蚌捕完了!”

    西陵玥那边也叫了起来:“掌珠大人的河蚌也捕完了!”

    西陵玥瞧着满满四桶河蚌,又瞧着明珠勉强两桶河蚌,心中大定。

    “月大小姐,您的蚌可不多啊。”

    明珠点头道:“是不多。”

    采珠民换了干净的衣衫,喝足了热姜茶后,终于开始破蚌取珠。

    太湖珍珠光泽润亮,尤其细腻。随着河蚌不断的被剖开,西陵玥的采珠民面前的小碗中。渐渐积了一层莹亮的珍珠。

    明珠这边,略显尴尬了。

    西陵涵松了口气:前两日命人悄悄的往太湖中移了些蚌在此处。又算到昨夜风起,湖水温度骤降,这一环接得天衣无缝。月明珠再有能耐,也无用武之地!

    半个时辰后,西陵玥的采珠民叫道:“摘蚌二百四十六只,取珍珠七十八颗!上品九颗,中品二十五颗!”

    明珠的采珠民有些底气不足的道:“摘蚌一百十七只。取珍珠二十一颗,上品珍珠三颗,中品五颗。”

    船上诸人嘘的声,欢天喜地的道:“果然还是掌珠大人更胜一筹啊!”

    “何止是一筹!”

    “对对!”

    明华可不急,他正喝着今春的新龙井解油腻呢,对边上直打饱嗝的刘国轩道:“先生,好戏这才要开场!”

    刘国轩惊咦一声:“不是已经结束了么?怎么才开场?”

    两人这才走至船舷处,观望赛事。

    西陵涵微笑道:“月大小姐,如你方才所讲,这场比试只砌磋技艺,不论胜负!”

    明珠摇头道:“西陵公子,我的珍珠,还没采完。”

    西陵涵一怔,望向采珠民。

    采珠民忙叫道:“都采上来啦!月大小姐若不信,可派人查看——”

    “河蚌的确都采上来了。”明珠悠然笑道,“但是珍珠,还未采完。”

    她的话,令一干人等陌名其妙。

    明珠望着同样不解的西陵涵兄弟,问道:“你们肯定对此处这般好的水域却无多少好蚌有过疑问吧?”

    西陵涵终于变色:“你知道此事?!”

    明珠点头,对那采珠民道:“麻烦您再下回水。这次,在湖心小岛的底部寻找泥洞,小心,有蛇。”

    采珠民啊了声,皱眉道:“蛇?”

    西陵涵似乎想到了什么,面色一白:不、不可能吧?

    “带上蛇蒌与蛇叉,先将蛇赶出来,最好捉住它。”明珠略为歉意的道,“放心,此处水蛇无毒。”

    采珠民这才重换了衣物,带上工具潜入湖底。

    众人面面相觑,不知月明珠的葫芦里卖得什么药!

    西陵玥更是不屑的道:“故弄玄虚。”

    片刻后,那采珠民浮上水面,举着蛇篓送到小舟上,抹了把脸道:“真有蛇。被我活捉了!”

    “有劳大哥!”明珠拱手相谢。

    众人一时噤声:月明珠没下水呢,连蛇洞都能发现!这个本事,似乎有点惊人啊!

    采珠民再浮上水面时,一脸不可思议的惊喜,大叫道:“月大小姐,珍珠!蛇洞里全是珍珠!”他挥着拳头,指间里散落出盈盈珠光。

    西陵玥面色陡变,惊叫道:“这怎么可能!”

    他的兄长已经明白了原由,长长的叹口气道:“原来是蛇——奇了!”

    众人连喝采都忘记了,只剩惊叹!原来这里的河蚌连珍珠,都被蛇吃了啊!

    采珠民连抓了三把珍珠上岸,气喘吁吁的道:“蛇洞里的珍珠,全在这儿了!”

    明珠笑道:“多谢大哥!”

    多了这三把珍珠,明珠采得珍珠的数量陡增!清点下来,竟然与西陵玥的珍珠数量只差了一颗!七十七颗!

    西陵涵兄弟再度松了口气,还好还好!

    只是,明珠似乎对这个结局不太满意。

    她望着在蛇篓里蠕动的蛇,念了句:“阿弥陀佛。这位大哥,能帮我杀了这条蛇么?”

    采珠民应了声。用蛇叉叉出黑黝黝的水蛇,极快的摔在甲板上。开蚌的小刀飞快的斩去蛇头。他已经猜到关窍所在,不用明珠提醒就极快的剖开蛇腹,在血淋淋的蛇腹中翻找了一会,举着一枚犹带血丝的珍珠欢喜的叫道:“月小姐!这儿还有一颗!”

    平局!

    船上呆滞的诸人哗的声鼓起掌来!

    精采!

    虽是平局,西陵涵兄弟却自知,这一场斗珠,是他们落败了。

    明珠能解开这块水域河蚌的失踪之迷,又在蛇洞中寻到珍珠,这等手段,他们如何能敌?但平局这个结果,已是月明珠给足他们西陵家的面子了!

    这场轰动一时一波三折的太湖斗珠在苏州百姓的口中流传了许久。

    “你妹子,啧,怎么就不是个男儿?”刘国轩惋惜万分。“这个平局看似巧合,我估摸着,是她刻意弄成的局面。”

    明华得意的道:“明珠虽然傲气了些,但也是知分寸的。姑苏西陵,不好太过得罪。”

    “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刘国轩笑着敲了下明华的额头,“你多学着吧!”

    明华摸着额头傻笑不止。

    “刘大人!”一名衙役传来消息,“吴大人让我通知您,有鱼上勾了。”

    刘国轩微黄的眼珠刹的一亮:“什么时候的消息?”

    “才收到。”

    “他们行到了何处?”

    “杭州府,武林驿!”

    刘国轩嘿了声:“你妹子又猜对了。武林驿,地靠东海。是他们逃走的好机会!”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