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九章 真相大白(二)
    关扬对长青的痛苦仅是轻轻皱眉,眼中竟还有几分不耐。冷硬的转向明珠:“你是什么时候发现我的秘密的?”

    明珠耸耸肩:“开始时并没有怀疑,直到御木本拓真的出现。他拿出的那颗铛珠,出自望断池的马氏贝。”

    “这是我最大的失误。”关扬苦笑,“我没有想到,竟然有人可以从珍珠追溯到它所产的珠母贝。这样一来,就暴露了当时和我盗蚌的同伙的身份。”

    “没错。”明珠点头。“但那时,我也没有想到你竟然是诈死,我也天真的以为,你是被倭人利用完后所杀。然后琴娘出现在关长青的身边。我虽然怀疑琴娘是御木本的人,但一直觉得奇怪:关长青身上,有何处值得他们这般用心的地方?派了那么个绝色妖艳的大美人,色诱关长青,对他们有什么好处?因为想不通这一点,所以我走进了一个死胡同。”

    “然后呢?”关扬满是好奇的问,“后来又是怎么发现的?”

    “直到龙归海的死,让我恍然大悟。”明珠冷声道。“你刻意接近龙归海,与他交好,用的是什么理由?”

    关扬微笑:“我跟他说,我是关家族里的长辈。听闻他和长青的关系——”他看了眼长青,嘴唇轻撇。“想和他好好谈谈。”

    明珠明白了。龙归海对长青族里的长辈自然是尊敬的,谈的又是两人前途的事,难怪郑重的在家中设宴。

    “原来如此。你怎么被龙归海发现了破绽?”

    关扬瞧着儿子道:“龙归海非常聪明。他只问了几句族里的近况,我就露了马脚。但是和我长青的相貌,”他摸了下下巴,“又有些相象。他前后一联系起来,竟然猜出了我的身分!”

    “所以你杀了他——”长青听到此处,再也忍不住冲上前,却被穆九死死的拦住了。

    “不。我原本不想杀他的。”关扬摇头,“我见他识破了自己的身份,索性就坦承了来意。即然你舍不得龙归海,那我就带他一起去东瀛。可惜,他激动又愤怒的拒绝了。我的身份,不能被外人探知。所以——”他略微歉意的看向关扬,“正好你那时回来,我便在你进门时打晕了你,嫁祸与你。”

    长青的心仿佛被一刀又一刀割得残破淋漓:“你怎么不直接杀了我?你怎么没杀了我?!”

    “因为他算得很清楚。意外杀人,官府多数判的是流刑。流刑途中,他才有机会将你劫走啊!而你在穷途末路之际,跟他回东瀛的机率也就更大了。就算你不同意,”明珠冷笑,“绑也能把你绑回去!而从琴娘的美人计,到龙归海之死,都是为了带你回东瀛——确认了这一点,我又自问:为什么倭人那么执着的想带你回东瀛?那时我的脑子冒出了一个疯狂的、大胆的想法:因为东瀛有和长青相关的人?谁?他的父亲——关扬?!”

    关扬轻轻拍手:“拓真一再写信与我,要我助他娶你。我原本还有些不以为然,现在看来。他的眼光实在精妙!”

    明珠冷笑:“你说陛下听说了这么精采的故事后。还会同意你们的求亲么?”

    关扬摊开双手:“故事很精彩,可惜,你没有任何证据。”

    明珠面色微微一变。

    关扬看向长青:“他的话,谁会相信?贵国的陛下只会认为你们是在牵强附会,逃避和亲而已。”

    穆九心中一凛,大声喝道:“不好,他要逃走!”

    话音才落,关扬底下的竹榻突然向两边拉开,关扬的身子往下陷落,不过眨眼的功夫,竹榻已经恢复原样。

    穆九转身奔向甲板,大叫:“凶手企图乘船逃走,快围捕!”

    然而诸人睁大眼睛,除了圈圈涟漪,没看到海面上有任何小船出现。

    明珠找到竹榻的机关,打开暗道,正准备往下跳,被长青一把拦住。他声音嘶哑愤恨的道:“我来!”

    长青跳下船舱,观测了一番后,对明珠道,“下面有扇门,估计直通海水。还有一艘非常古怪的圆形的全封闭的小船。”

    明珠失声道:“龟船?!”不禁暗想:关扬的确才华出众,竟能设计出龟船逃生——可惜了!

    长青爬了上来,面无表情的道:“走吧。”

    明珠跟在他身后,突然唤了他一声:“长青!”

    长青的背影僵了僵,头也不回:“他不是我父亲。他只是御木本十郎!”

    明珠心里非常清楚的意识到:合浦望断池与龙归海的案子终于真相大白。但是关长青,却万劫不复!

    终于探得真相的吴县令却在结案时遇上了麻烦,这案情扑朔迷离,要从合浦二十年前的盗蚌案写起,可又没有足够的证据,抓到的倭人一问三不知,全靠明珠的推断。他若是如实写呢,一心想以月明珠换《平安贴》的陛下就不会放过他!他若不写,让倭人的图谋得逞他又良心难安。左右为难思量万千时,黎王寻到了他。

    “我知道吴大人正在为此案如何结案而犯愁。本王其实也有与吴县令相同的忧虑。不如这样,案情你照实写,写好后案卷封好直接给我。我来送交父皇!”

    吴县令感激不尽,如释重负。

    黎王拿到案卷后,不动声色继续带队赴京。

    刘国轩与明华在扬州与明珠分道扬镳。对明华而言,现在还不是进京的好时机。黎王殿下倒是回过神来:月明华?不就是明珠的胞兄么!想要拦着不让走,结果刘国轩一瞪眼,吼道:“凭什么不放我徒弟走!想捉人,你去领份圣旨来!”

    黎王本就师出无名,圣旨只宣明珠进京。至于明珠的家人,是父皇传的口喻。那月家人太过精明,借机遁走,影子也摸不到。他此时身边只有几个侍卫,根本抵不住北海军与十三骑,眼睁睁的看着明华走远。咒骂了一番后只能叮嘱下属:“此事先不能要让父皇知晓!”

    半个月后,黎王终于带着一路坎坷的明珠抵达了京城。

    入京前,北海王的小分队向黎王辞行,转回合浦。明珠的身边便只剩下穆九及他的精锐十三骑。至于关长青,他留在了苏州,等待归海的父母来接儿子的灵枢一同扶灵返回合浦。

    明珠入京的消息提前两日送到了宫中。在明珠身上饱受挫折的皇帝陛下用力搓了搓手,冷笑道:“总算可以见识见识妈祖护佑的女子的风采了!”

    他想到不久前,竟然有言官进言,说月明珠配不上交换《平安贴》,应遣贵女和亲东瀛,以显大明的胸襟与诚意。他气得险些当朝破口大骂!

    言官无视他的怒容,言之凿凿的道:“陛下,总不能百年之后,史书上记载:陛下嫁金匠之女换书圣《平安贴》归朝?这让后人怎么想?只会猜测个中有无其他的交易与黑幕,着实不妥啊!”

    皇帝蹩足了气,大骂:“那是东瀛人自个儿求娶的月明珠!再说朕已决定封她个郡主之位!史官何在!听着,只许记月明珠以郡主之名和亲东瀛,不许记载她的身世!”

    朝上顿时一片大乱!

    连张首辅也惊讶的瞪着皇帝:这可是——昏君所为啊!陛下这是,疯了么?!

    最后皇帝被百官吵得头晕脑胀,怒气冲冲的退了朝。到了后宫,就宣了太医,又是一阵兵慌马乱。

    太和殿外,张首辅被百官团团围住。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