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四章 徐家的报复
    ,精彩小说免费!

    清晨,前门大街的铺子相继开张。明珠坊内,潘娘刚招呼伙计开门做生意,一名女子跌跌撞撞的冲进了店铺,尖声叫道:“黑心的老板!你们卖的香露害死我了!大家快来评评理啊!这家店以次充好,害得我容颜尽毁!连定下的亲事都黄了!姓潘的妇人,你出来!你看看我的脸啊——”

    然而她嚎了多时,店里的伙计与潘娘只是似笑非笑的望着她。她意外中想往外找援助,不料,凑热闹的人不少,却全是一脸嫌弃的盯着自己,还有人道:“潘老板,还真让你说了中哪!”

    “是啊!原本我们还不信!没想到啊——”

    “知人知面不知心!”

    女子惊怒交集:“你们在说什么?这还有没有天理了啊!明珠坊的香露害人,你们居然助纣为虐?”

    潘娘轻轻一抖手中的算盘,刷的声脆响:“各位爷,谁得空,衙门在哪儿,送这位小姐过去!就说她用了我家的香露毁了脸,要告状!”

    女子微惊:这和预想的事态发展完全不一样啊!

    潘娘抱着算盘,打量着女子红肿起泡的脸孔,嗤笑道:“用的是霸王鞭的汁液吧?啧,胆子真大,也不怕治不好毁了容?”

    女子骇然失色,再不敢久留,捂着脸狼狈不堪的逃离了明珠坊!逃离中,她依稀听见有人道:“想不到徐小姐和徐公子,竟然用这种手段报复你们,真是丢尽徐大人的脸了!”

    “也不一定,”潘娘笑道,“或许是其他看不贯咱们铺子的人……”

    得知消息的徐志渊不动声色的笑了一笑:天真!真以为这种无凭无据不痛不痒的民议会伤到徐家?!明珠坊的人很快就能体会到权势的厉害!

    又过了两日,突然有一群官兵赶到了明珠坊,潘娘似乎早有预知,不紧不慢的上前行礼道:“这不是陈副指挥么?大张旗鼓的光临小店,所谓何事?”

    来者是五城兵马司南城副指挥陈洛军。他三十左右的年纪,一双剑般的浓眉令他原本稍显平庸的脸陡然生动起来。他面无表情的打量了番潘娘,道:“有人举报,说你们违禁贩卖香水!可有此事?”

    潘娘掩袖轻笑:“香水违禁?此话从何说起?”

    陈副指挥冷冷的道:“香水是海外之物,但各处海港皆未找到香水入境之记录。故你们所卖的香水来路不明,难道不该查禁?”

    潘娘一拍手:“原来如此!陈副指挥您误会啦!这香水是我们当家的自己研制出来的。跟洋人毫无关系!”

    “自己研制的?”陈洛军眉毛一动,脸上似乎有了点笑容。“你能证明么?”

    潘娘无奈的摊手苦笑:“您要我怎么证明?咱这香水,可是千里迢迢从北海运来的呀!”

    “北海?”陈洛军似乎怔了一怔,蹙眉,“那就是不能证明了?”他挥手,下令。“搜店!”

    潘娘和店员不急也不燥,反而笑嘻嘻的退出铺子,对陈洛军道:“有劳陈副指挥使了!只是店内东西多是朝中大人的家眷所定,请兵爷们手脚轻些哪。”

    陈洛军嘴角微僵,心中一动:难不成他们真有什么了不得的后台?!他怎么没查到?他的手下原本准备乱砸一气,听了这话,不由收敛了几分。

    须臾,官兵搜出一只半米高的大木箱子,装满了琉璃与香水。

    陈洛军神色微变:“还敢说不是偷入海关的走私之物?难道这琉璃瓶也是你们东家自己研制的?!”

    潘娘点头道:“是呀!陈副指挥怎知道!”

    陈洛军哈的声,怒道:“你们好大的胆子!”

    潘娘摊手无奈的道:“琉璃之物,我朝自古有之!当家的从古书中寻得制作之法,有何古怪?”

    陈洛军一时哑口无言!他冷声道:“你们当家的何在?”

    “他呀,正在监制一尊即将献给陛下的琉璃巨作。抽不开身呢。”

    陈洛军正想大笑,可见潘娘认真淡然的面孔,突然心中一咯噔:万一要是真的呢?他可不能为了这种小事毁了自己的前程!

    顿时敛色道:“即如此,你请他尽快至五城兵马司道明香水与琉璃的情况。到时,再给你们解封!”

    说完,他的下属们闭紧了明珠坊的大门,贴上了封条。

    潘娘惘然若失的道:“好,就怕来不及了呢!”

    陈洛军当时没明白潘娘这句话的意思,等他明白时,已经晚了。

    英国特使入朝,波斯国上贡,同时,东瀛的御木本家族,将一展书圣名作《平安贴》。

    消息一经传出,举城轰动!

    明珠在驿馆听闻消息时,正在驿馆应对皇帝派来的教引嬷嬷史夫人。

    史夫人四十朝上的年纪,一张保养得极好的鹅蛋脸,除了眼角微露的鱼尾纹,不见半分衰老之态。再看她的身段,明珠心中啧啧赞叹:蓝白两色的素雅宫裙,衬得她整个人如一尊凹凸有致的精美青花瓷!

    “月大小姐,您将参加的是皇帝陛下召见外国使臣的夜宴。”史夫人的声音四平八稳,严谨肃穆。“所以礼仪尤其重要。切不能在外国特使面前出错丢我朝的脸。”

    明珠正色应道:“夫人所言甚是。”

    史夫人来之前得季总管指点,说此女极难应对。谁知她一见之下,分明是个教养极好的姑娘,人也谦逊有礼,怎么就让季总管如临大敌了呢?

    她按季总管的要求,教授的宫庭礼仪,以最高的规格要求明珠,原以为会令她苦不堪言,可明珠没练几次,那动作标准得令她都为之惊叹!

    明珠暗笑:各国的礼仪虽然不同,但训练的方法其实相似。前世家世良好的她,怎逃得过礼仪规格的训练?

    史夫人见明珠这般受教,不知不觉教的东西就多了些,连带宫中贵人的喜好和朝庭各部的职责也都提了提。

    “礼部是负责朝朝庭内部的事宜,鸿胪寺负责对外事宜。这次三国进贡,自是由鸿胪寺上下打点。但是此次东瀛的特使是由礼部亲自接待。”

    “《平安贴》嘛!”明珠挑眉,诚挚的道,“能一见书圣真迹,此生亦算无憾!”

    史夫人瞧着明珠脸上毫无怨恼之色,暗道:莫非她还不知道自己要和亲之事?不应该啊!

    史夫人离开时,还收到明珠送的重重的红包。

    她回到宫中,先到季总管那边复命。季总管听她一番描述,微笑道:“有劳夫人了!”

    他回到皇帝身边,笑道:“倭人的眼光贼好。这月大小姐,连老奴我也越来越舍不得换给东瀛了!”

    季总管半是调笑半是试探的窥了眼陛下,却见他神情难看至极!不由诧异道,“陛下,出什么事了?”

    皇帝闭上眼睛,头晕目眩:“黎王——黎王竟然派人给他兄长投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