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五章 京城寻宝(一)
    ,精彩小说免费!

    话音刚落,皇帝身子往后一倒,季总管大惊之下疾呼御医。扶着皇帝,乘机瞅了眼案上的奏折。

    这是锦衣卫送来的消息,难怪皇帝痛急攻心。

    琅王自上回陷害黎王不成反被黎王算计后,惊恐交加下患了重病,一直在府内修养,身体时好时坏,太医看了无数也不见成效。谁知这次被锦衣卫发现,给琅王请脉的太医夏晖和淳王府有私下来往。

    这事倒不奇怪,淳王九岁那年意外从马上摔落,生死攸关之际,正是夏晖救活了淳王,只是可惜,淳王的右手手臂终究是坏了。问题在于,当初皇帝焦虑之时,引荐夏晖诊治淳王的,正是黎王!而夏晖救治淳王有功,一举成名!黎王也因引荐有功,更得他宠爱。

    然这次锦衣卫意外的发现,和夏晖私下往来的这名淳王府的幕僚,竟也与黎王暗有联系!

    两件事相互照应,再加上琅王身体诡异的状态,皇帝原本就有些怀疑,今日再得到这则消息,迅速得出了黎王利用夏晖给琅王下毒的结论!

    再往深处想,淳王的落马受伤,焉知不是他的设计安排?

    于是再度大受打击的皇帝终于撑不住晕厥。

    宫中一片大乱!

    皇后自然要追问季总管,陛下为何突然病发?季总管默默的藏下了锦衣卫的奏折,抹泪只道:“陛下好好的批着奏折,突然说头痛——”

    皇后派人查了御书房,自是没查到什么线索,心中不安已极:若非大事,季总管怎会连她也敢隐瞒?!

    琅王支着病体连夜入宫,黎王自不会落他下风,两人在父亲的病榻前相见,各自冷面。

    皇后眼见两个亲儿子竟反目至此,险些和丈夫一样昏厥!心中暗道:都怪陛下,两个皇儿俱那般出众,立嫡立长,早该立嫡长子为太子。却因为偏宠闵贵妃生的小儿子而耽误了立储的最佳时机,弄得现在两子成仇!她暗暗下定决心:再不能让陛下犹豫了!琅王的太子之位早定,黎王远封离京!再折腾下去,弄不好她两个儿子一个都保不住!

    皇帝清醒后,面对着焦虑担忧的皇后与闻讯赶来的儿女,勉强撑起身子:“年纪大了。最近身子又不适,加之昨夜劳累了些——”他目光往三个儿子情真意切的脸上扫过,淳王的眼中还有泪光!他心中痛惜:父皇对不住你!此时才明白先皇在自己与弟弟之间择决时的痛苦!他声音慈和的道,“也让你们受累了,都回去吧。”他转向皇后,“皇后陪陪朕。”

    淳王恋恋不舍的离去。

    黎王满腹疑惑:父皇真的只是操劳过度?可恨季总管的嘴比蚌壳还紧!甭想撬开一丝儿缝!

    琅王回到宫中,忧心冲冲。父皇看起来,神色有些难言的古怪。

    次日傍晚,传来消息,宫中的名医夏晖突患重症,不治而亡。

    黎王闻讯时,手中的毛笔停在半空中久久未曾落下,一滴、两滴,墨水染黑了上好的宣纸。他搁下笔,冷笑道:“皇兄还不算笨么!”猛地一把抓起纸撕得粉碎!

    “你别得意得太早!”他看着书案上一只上了锁的小匣子,里面是龙归海案卷的卷宗,神情狰狞,“凭你也想当太子!”

    琅王也是一脸的陌名与惋惜:这事怎么那么快就传到父皇的耳里了?他还想寻个恰当的机会爆出来直接令黎王永不得翻身哪!

    傍晚,夕阳余辉落尽时,一辆马车停在了报国寺外。从车上跳下一个年轻的黑衣男子。随即他伸手扶下了另一个瘦小些的蓝衣少年。远远瞅到这一幕的香客暗挤眼角:世风日下呀,两个男人在一块这般亲热。

    报国寺附近有条小街,是远近闻名的旧书市。不为人知的是,这家书市内里还藏着另一个旧货市场。

    少年笑容清艳:“你怎么那么了解我的心思?”

    男子慢慢瞪大眼睛,他摸摸鼻子,神情便有几分失落:“你忘记我们第一次见面是在何处了?”

    少年啊了声,这才想起两人的初遇,不由会心一笑。

    两个俊俏的男子在旧书市逛一小会儿,少年似乎终于找到了窍门。

    他低声对黑衣男子道:“旧书铺子,收得书即杂又旧。但是有几家铺子门面上摆出的书藉还是新的。”

    黑衣的男子微笑道:“不错。这些新书铺子的书也有讲究。估摸着,只摆字画的,其实做的是名家书画的生意。只摆玉石类鉴赏书藉的,私底下卖的是金玉古玩。”

    他们又寻了会儿,终于找到一家门面不大的书铺,零散的放着几本款式老旧的珠宝图册。

    少年轻轻敲了敲门板,笑问:“老板,有好货么?”

    应声走出一名老妇人,精亮的眼打量了番两人,道:“老婆子店里的东西可不便宜!”

    黑衣男子笑道:“便宜无好货,在下明白。”

    老妇人颇喜欢他们的爽快,笑道:“那就进来看看吧。”

    两人随她踏入内堂,穿过一道狭窄的过道,转弯进了一间不大的屋子。屋子虽然不大,但珠光宝器,一时闪得人眼花缭乱。

    老妇人冷眼旁观,这两人一看便是会家子!不象那些不懂行的,一入屋子就没了方向。那少年对那些闪耀的黄金饰品并不怎么在意,反而在一些暗旧的饰物中挑挑拣拣。

    翻了片刻,少年摇头。表示没有中意之物。

    老妇人笑了笑,搬开屋内的一张木板,从木板下拖出一只大木箱子。

    “你们再看看这些。”

    两人对望后暗道:这老妇人做个旧货生意还这般小器!

    老妇人打开箱盖,少年眉峰微挑:箱子内整齐的放着大小各异的木匣子。她取出一支扁长的匣子,小心的打开,一支宝光灿烂的八宝发梳映入两人的眼帘。

    少年讶异的端详这只发梳的形制与所用珠宝,片刻后才道:“有传南朝陈后主宠妃张丽华发长七尺,鉴可照人。她所用之发梳、发簪都乃特制,发梳大而齿密,发簪即长且轻。这枚发梳,莫不是张丽华所用?”

    老妇人笑容更深,也不应答,又取出一只小盒子递给少年。

    少年瞪大眼睛,盒内,躺着一对龙形耳勾!耳勾呈圆形,金丝掐出昂然的龙首,龙身成弯月状,弯月处镶着极其稀有的翠绿闪蓝光的贝壳,龙尾也用金丝捏出形状,另一半便是环形的耳勾。龙眼内镶一枚米粒大的小圆珠,时光久远,白珠已经泛黄,但其做工之精致、用料之珍稀,令人惊叹!

    少年微露骇然之色:帝为龙,后为凤。有哪个女子敢以龙形为饰戴在身上?

    黑衣男子也觉惊奇:“这对耳勾倒是难得的宝物!”

    少年只觉小心肝砰砰乱跳。他又将目光移向另外几只匣子。谁知老妇人关上了箱盖,摇摇头:“小伙子,莫贪心!”

    少年左顾右盼,迟疑了片刻,收下了龙形耳勾。张丽华的发梳,怎及得上千古唯一女帝的耳环来得珍贵?

    付了银票,少年顿觉心头一空:完了,钱就这么没了!只买了一件东西而已啊!

    黑衣男子好笑的望着他道:“要不退回去?”

    少年按紧了放在胸口的宝贝,不舍的道:“宝贝可遇不可求,银子嘛有来有去。再赚就是!”

    两人又逛了几家珠宝旧货的摊子,可惜珠玉在前,其他的东西就看不上了!

    少年颇为失望,有些无趣的翻了翻书铺上的画册。虽然是些老旧过时的金楼用的图册,好歹也可借鉴一番。

    忽听叭地声轻响,一本小册子掉在了地上。少年弯身欲捡,不料身子一僵,竟久久未能起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