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九章 朝贡开宴(三)
    ,精彩小说免费!

    波斯使团人人点头,皆面有得色。

    皇帝微微蹙眉,这个胡女怎么这般口无遮拦?!

    波斯贵女又道:“我听说,贵国以前也有琉璃,不如拿来我们两国比试比试?”

    皇帝顿觉尴尬:琉璃的烧制,莫名的湮没于历史长河中。现今自家虽还有小部分的琉璃制作,但其水准早已不能与波斯相提并论!

    波斯特使皱眉道:“帕米娅,不要胡闹!”

    帕米娅瞧着明珠,笑道:“月小姐,多谢你答应教我们宝石切割。你若愿意,不如我们来砌磋下琉璃的烧制吧!算是我对你慷慨的回谢。”

    这个女子,看着比自己还小了两岁,明明身份低微,靠着宝石切割的本领高傲得像个女王!帕米娅暗想,自己也有制作琉璃的绝技,为何要让月明珠风光独好?

    皇帝微微眯了眯眼睛:这下可麻烦了!

    没料,明珠竟笑意盈盈的应声道:“好啊!”

    帕米娅颇为意外的怔了怔:她也会做琉璃?随即想到,就算会做,也做不出和波斯一般漂亮的作品。自己就提点提点她吧!

    明珠举杯,敬向皇帝道,“明珠虽不擅琉璃,但我朝能人异士枚不盛数!为谢陛下隆恩,明珠亲自作图,寻得高人为陛下烧制了琉璃九龙壁一尊!请陛下笑纳!”

    皇帝微微瞪圆了眼睛:琉璃,九龙壁?

    太后欢喜极了,笑对琳琅道:“你说得对!果然惊喜连连!”

    琳琅勉强一笑:月明珠,你在搞什么鬼?!

    明珠道:“请陛下宣北海梅岭花市穆子秋入宫觐见!”

    琅王急道:“父皇,这个穆子秋是什么人物我们都不清楚,万一他图谋不轨——”

    “殿下放心!”元飞白起身笑道,“穆子秋与我熟稔,是两广第一香料商!我愿为他作保!”

    琅王还欲阻止,黎王又道:“父王!穆子秋曾随月明珠同闯饮血涯,大战鲨鱼群!儿臣也愿为服担保!”

    事以至此,皇帝只能大手一挥:“宣。”心底,一种极微妙的感觉漫延五脏六腑:今日的朝贡一环扣一环,难道是月明珠事先的设计?可,她哪有那么大的能耐?

    皇帝瞧了眼表现格外高调的黎王,忧虑重重。

    早在宫外守候多时的穆九,并未让皇帝久等。

    四名宫人费力的架着一架四折屏风大小的物件,送进了御花园陛下坐前。

    穆九一身青色的袍子,和明珠的裙色相同。腰佩珊瑚明珠,发间是金丝海柳木发簪,整个人如大海娴静时拂过的一阵海风,飘逸不失沉着,俊雅不失果敢。

    柔福正在闵妃的怀里撒娇,见到穆九行来,半眯的笑眼缓缓张大,不知不觉中,竟坐直起身体,一双漂亮的杏眼盯着穆九,低声问:“他就是大战鲨鱼群的穆子秋?”

    闵妃怎看不出女儿眼底的春心萌动?即惊讶又好笑,描得秀婉的眉毛轻轻舒展:谁没经过少女情窦初开的时候?柔福也快十二了呢!

    柔福侧了脸,娇嫩如初春柳芽的肌肤迅速染上了一层惊心动魄的晕红。

    穆九行参拜大礼后,退至明珠的身边。两人极有默契的相视一笑。御木本被他们之间暗涌的情意刺得心头锐痛,面色青白。

    他的父亲淡淡的道:“得到了人,还怕得不到她的心?”

    御木本吐了口浊气,饮尽杯中酒。

    沈安和的神情中,即有欣慰,又有失落:她终于寻到能与她并肩作战的男子了!

    皇帝对穆九倒是映象不错:年青人长得漂亮又有精神。即能战鲨鱼,还能制作琉璃?!

    波斯特使与帕米娅吃惊不已:竟然是这般大的琉璃坐屏?!

    帕米娅手心微微出汗:就算是波斯本国最好的工匠,制作这样大的琉璃也极费精神与时间啊!

    元飞白从穆九的名字从明珠口中道出后,就放下了高悬已久的心。他得意洋洋的对太后道:“太后,穆九是我的从小玩到大的兄弟!”

    太后微笑道:“看着就是个好孩子。”

    柔福笑嘻嘻的拍手道:“父皇,快让贵客领教一番我大明朝的琉璃工艺吧!”

    闵妃嗔道:“就你性子急!”

    皇帝不以为意的娇宠的对柔福道:“好好好。你若喜欢,父皇就送给你!”

    皇后笑容微滞:幸好柔福是个公主!

    自有宫人掀去布盖,一时间,园内诸人只觉眼前五光十色,幻彩流离,连惊叹声都未出口,除了眼珠子追随着琉璃散发出的光色,一个个呆若木鸡!

    此时,天色已暗,早有宫人掌灯,照得花园犹如白昼。

    整座屏风以尊贵的紫色为主,云遮雾绕中,盘旋着九条姿态各异的龙,龙眼有嵌水晶,有嵌珍珠,龙身色泽多变,或蓝绿相夹,或红黄渐变,每一条都是神俊不凡,威武霸气!最妙的是,这尊琉璃壁的四边未曾留白,这些龙仿佛要从琉璃中腾飞而出一般,生动得惊人!

    波斯诸人率先回过神!

    帕米娅美丽的蓝眼睛瞬间失去了焦距后,飞快的瞩目于穆九身上!

    她惊叹的击掌,爽朗的道:“陛下,我收回方才的话。贵国的琉璃,并不比我波斯的差!”

    皇帝在见到这尊九龙壁时,已然龙心大悦,再听胡女的话,更加高兴。一激动,便忍不住胸肺翻滚,轻轻咳了两声。

    明珠瞧着他乐得嘴也合不拢了,知道这记马屁拍对了。

    太后笑道:“皇儿,这等能工巧匠,是否当赏?”

    皇帝笑道:“当赏!穆子秋是吧?”

    穆九躬身道:“太后、陛下谬赞!”

    皇帝拈着胡须,问:“你也是合浦人氏?梅岭花市是你的产业?”

    穆九应道:“正是。梅岭花市是我祖母的产业,主营花油、香脂、香露和香水。”

    “香水?!”波斯人叫了起来。

    明珠头也未抬,在桌了底下拔弄自己手指上的戒指玩:香水呢。

    帕米娅的眼内荡起涟涟水波:“你们也有香水?”

    穆九笑道:“香水是我梅岭花市新研制出的品种。香味多变、留香持久,轻盈如水。”

    帕米娅看了眼英国特使:“我们还以为,香水只有他们那边有。原来,明朝人也会做香水!”欧洲的香水他们已有耳闻,但实在精贵,如果能从中国购进香水、甚至是秘方——波斯人的眼中,俱透露出惊喜贪婪的光芒。

    “穆先生,波斯是香料古都,人们热爱香料。我想我们可以坐下来好好谈谈香水的生意。”

    琅王与黎王皆是心思大动:波斯人这么在意香水生意,可见它利润极高!如果能将这生意探入囊中,还不是财源滚滚?

    穆九笑而未答,目光却往英国特使的方向扫了一眼。

    威廉姆斯此时起身,向皇帝道:“皇帝陛下!在下有一事相求!”

    皇帝微楞:这又是唱哪出戏?

    威廉姆斯的目光掠过明珠姣艳的面庞,微微一笑:“听说月明珠月小姐,还没有定下婚事?”

    皇帝楞了楞,心底扬起一股不安感:英国特使这话是什么意思?

    威廉姆斯续道:“在下,想做个媒人,愿代敝国的梅蜜女男爵唯一的孙子向求月小姐求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