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章 朝贡开宴(四)
    ,精彩小说免费!

    皇帝睁大眼睛:他耳朵没出问题吧?英国贵族竟然也向月明珠求亲?

    明珠大惊失色!眼睛瞪得滚圆:什、什么情况?怎么突然间又冒出个英国求婚者来了?

    御木本拓真怒急,刚要起身,被他父亲按了下去。

    “冷静!”御木本十郎淡然道,“看看他们的砝码是什么!”

    沈安和惊讶后,与首辅大人相视一笑:来了个搅局的!来得好,来得妙!

    太后唉哟了一声,若有所思的道:“月家的姑娘,还挺抢手啊!”

    琅王急了,看向皇帝:“父皇——”

    皇帝震惊后,倒是饶有兴致的道:“这位女男爵的孙子,今年多大了?”

    威廉姆斯笑道:“今年二十岁。相貌英俊,身强体壮。加上家世与财富,与月小姐十分般配!”

    皇帝笑了笑:“这可让人为难了。东瀛的御木本公子,也想求娶月小姐呢。”

    威廉姆斯朗声道:“陛下若能肯同意这幢婚事,女男爵愿以琉璃的制作秘笈作为聘礼!”

    皇帝嗤的声笑道:“琉璃?琉璃制作有穆子秋在——”他蓦地一顿,瞪向穆九,失声道,“穆子秋,难道你就是——”

    穆九不好意思的,一脸羞涩的摸着鼻子道:“陛下圣明!”

    元飞白哈的声,忍不住侧过脸偷笑。

    太后回过神来,揪着他的袖子道:“臭小子,说说,怎么回事?!”

    琳琅唇角轻扬,眼底说不清是妒忌还是怨恨:月明珠,你的运气怎么就那么好!

    明珠被这一连串的变故弄得茫然失措,完全没了方向。朦胧中突然想起,穆九曾说过他想到了一个搅局的方法,难道就是——向她提亲?

    皇帝神色微变,问穆九:“你的祖母,是英国人?”

    穆九摇头:“陛下,她是大明人。因缘巧合,在英国受到了英王的嘉奖受封男爵。”

    琅王飞快的回过神,怒道:“既如此,你们还是我大明的子民。即是我大明的子民,琉璃之技原本就属我大明!你又怎能用原本就是我大明之物为聘礼求娶月明珠?”

    他此言一出。四下俱静。

    本国人不能以本国之物下聘?那外国人就可以用本国之物下聘?琅王殿下,您这个逻辑可有些——

    就连御木本父子,也发觉了个中的问题,面色微沉。

    张首辅此时终于站了出来。笑道:“恭喜陛下,一家有女百家求。这是好事!”

    皇帝横了他一眼:看足了戏,总算舍得出来办正事了?

    “琅王殿下怕是没明白穆子秋的意思。”张首辅笑道,“他所指以璃琉技法为聘礼,是将琉璃之技送给朝庭!陛下即可令宫匠研制,也可开设琉璃坊充赢国库。一举两得,实乃佳话。”

    首辅大人的话说得皇帝心中砰然一动:波斯琉璃价格之昂贵他是知道的。如果本朝也能制作琉璃卖到海外,收益必然惊人!但是——《平安贴》怎么办?

    琅王今日事事不顺,只觉气血上涌。恨极的瞪了穆九与明珠一眼!

    波斯特使团此时人人都面带愁色:以大明朝的国力,他们的琉璃制品一旦兴起,还剩波斯什么事?

    “可惜!我们的王子,怎么都已经有妻子了呢。”

    穆九再拜道:“陛下若觉得琉璃为聘不足以娶得月小姐,在下愿再加上香水之技!”

    皇帝瞠目结舌!他刹时发现,原来月明珠竟然能给国库换来这么多银子?!《平安贴》再好,毕竟死物一件!可国库充赢,他可以整顿军队、训练兵马,造起大船,为皇儿登基扫平障碍,拔掉那根心头刺!

    一时间,雄心斗志压过了他对《平安贴》的渴望。目光也随之坚毅起来。

    御木本十郎此际起身道:“陛下,不如先看看在下带来的《平安贴》吧!”

    明珠见他十足的倭人作派,不见丝毫汉人的影子,只觉恶心致极:死汉奸!卖国贼!抛妻弃子的渣男!

    御木本拓真从一只小小的锦袋中小心至极的取出一卷不到一长宽的泛黄卷轴,正要呈上御案,黎王又意外的站了出来。

    “父皇!”他跪倒在皇帝面前,双手高举一卷文书。“在观赏《平安贴》之前,请父皇看一看这宗案卷!”

    谁也没料到在此时此地,黎王会拿出一卷案宗给皇帝审阅。皇帝也皱着眉道:“什么案卷?稍候再说!”

    黎王语气坚定声音清亮的道:“父皇!事关《平安贴》与东瀛人此来的真实目的,请父皇先阅案卷!”

    御木本拓真心中一凛,看向父亲:“父亲?!”

    御木本十郎沉声道:“他们没有证据!”

    皇帝不悦的收了案卷,展开看了几行字,眼神微变。待他看完,面色难看已极!他目光阴沉的射向旁若无事的御木本十郎:实难相信,这个倭人贵族,竟然曾是大明合浦的一个小吏!抛妻弃子,与倭女私奔盗走望断池的珠蚌!

    他缓缓的卷起案宗,凝声道:“今日的夜宴,散了吧。东瀛特使暂请留步!”

    还没见到《平安贴》就让他们走人?!底下一阵喧哗后,诸人瞧着皇帝陛下的脸色,没敢多话半个字,纷纷告退!

    明珠知道,黎王是将龙归海的案子捅给了皇帝!没想到,他竟然还有这般魄力!

    只是,她心中忧急:这步棋黎王是不是走得太急切了?还是说,黎王已经有了能够证明御木本十郎身份的证据?

    黎王盯着她道:“月大小姐与穆九也请留步!”

    明珠暗道:求之不得!

    方才还热热闹闹的御花园,渐渐冷清。

    “皇后送太后回宫歇息吧!”皇帝清场子,皇后二话不说,陪着满腹疑惑的太后、闵妃、琳琅等诸人离园。

    琅王的心跳个不停!手心捏出冷汗,到底出了什么事?竟令父亲连《平安贴》也顾不上了?!

    待不相关的人都散尽后,皇帝终于发作了:“御木本十郎?!”他将案卷扔至倭人的面前,怒问,“此案中所述,你有何辩解?”

    御木本十郎淡然自若的通读了一遍案卷的内容,冷声道:“荒谬!陛下,这等离奇如话本纯粹胡编乱造的情节,岂能相信?”

    黎王冷声道:“关扬!东海中,你用龟船逃脱,没想到你艺高人胆大,竟然还敢大模大样的参加朝贡夜宴!真以为我没有办法证明你的身份么?”

    他大声唤道:“传关长青进宫!”

    明珠心头微跳:长青?!

    关长青再度出现在明珠面前时,明珠的身子晃了晃,穆九极快的扶住她!

    长青穿戴整洁干净,头发梳得一丝不苟,胡须刮得格外清爽。但曾经那个放荡不羁,笑骂由人的长青已经死得彻彻底底,此时的他,不过一具目光呆滞,生无可恋的行尸走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