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一章 对质关扬(一)
    ,精彩小说免费!

    明珠开口想唤“长青”,却发现喉咙哽住,一个音也发不出来。焦虑不安中,紧紧的攥住了穆九的衣袖。

    黎王对长青道:“关长青,你可认得御木本十郎?”

    长青的目光恍若冬日冰凉的阳光,感受不到丝毫的温度。御木本十郎也没想到他竟会变成这副模样,一时心痛如锥。

    长青漠漠的道:“御木本十郎,就是关扬。”

    御木本拓真对这位同父异母的兄弟,情感复杂。当他听说自己的父亲在中国还有一个长子时,惊讶外有些期待与歉意,没想到两兄弟还未相认,便已势不两立。他重重的哼了一声:“皇帝陛下,关长青误认为我带至大明的铛珠是当年合浦失盗的珠蚌所产,他便怀疑他父亲的死是东瀛人所为,故对我东瀛素有敌意!又加上他失去了龙归海,精神崩溃胡乱攀咬!他的话,根本当不得真!”

    长青扯了扯嘴角,瞧了他一眼:“你长得和他不像。”他漫不经心的走到御木本十郎的身边。两人相仿的身高与骨架,相似的眉目面型,皇帝一见之下,双目陡然射出寒光!

    御木本拓真又笑了两声,道:“长得相似又如何?天下相貌相似的大有人在!光凭相貌就能怀疑我东瀛贵族的身世么?陛下,这场闹剧实在太可笑了——”

    啪的声轻响。

    关长青扯下头颈上的一枚妈祖贝壳小像。扔在了他的桌上。

    黎王微笑道:“御木本先生,听说您是东瀛极负盛名的雕刻家。而关扬在合浦时,一手雕工也小有名气。如果你真的不是关扬,不如请您展示下雕工。两相对照,便知分晓。”

    雕塑类的作品,有着极强的个人风格。尤其是人物脸型体态的塑造,非常容易辨认。

    御木本十郎意外的拿起那枚小小的贝雕像,眼中到底流落出几分伤感:长青竟然还留着它啊!可惜,却成了今日指证自己身份的证据!

    御木本拓真冷笑道:“这枚贝壳小像,分明是父亲听闻了妈祖的传说后,为我所作。我带到大明来,不想却被关长青偷了去!”

    明珠大怒,竟敢这样污蔑长青,颠倒黑白!可恨事态久远,二十年前负责此案的相官员及发现海上浮尸的人就算能够找到,但他们又凭何确定这枚小像就是当初浮尸之物?

    皇帝不发一言,只是目光阴沉的在他们三人间来回扫视。

    长青依旧淡淡的道:“随你怎么说,我恨不得他不是。”

    黎王冷哼,他百般谋划才有今日的多方对质。此事怎能功亏一篑?!

    他取出一把柄镶白珠的匕首,奉上道:“父皇,龙归海的案中,有凶器匕首一把,经刘大人确认,此匕首出自东瀛贵族。父皇,事上哪有这般巧合的事?环坏相扣,所有的线索全都指向了御木本十郎!”

    “你也说了,只是线索。”御木本拓真不屑的道,“证据呢?”

    黎王一噎,冷笑道:“还需要什么证据?这些东西也足够证明你父亲的真实身份了!”

    “黎王殿下此言太过可笑!没有证据,岂能断案?”御木本拓真道,“陛下,我向您提亲在前,不惜以《平安贴》为聘,诚意天地可鉴。今日却受此污辱!士可杀不可辱,请陛下给我东瀛、给我家族一个交待!”

    皇帝恼恨至极!他所想与黎王相同:虽无证据,但事实脉络清晰,倭人还想胡搅蛮缠!但没有直接的证据,还真是件麻烦的事!正在为难时,忽见明珠越众而出。

    “我有证据。”明珠的声音,如道闪电瞬间点亮了众人的眼睛。

    黎王大喜过望:“明珠,你有什么证据?”

    明珠瞧着御木本十郎手中的贝雕小像,冷笑道:“这枚小像令公子硬说是长青偷的。那么关扬先生,反失蜡法而作的白瓷妈祖像呢?”

    御木本蓦地瞪大眼睛,失声道:“你说什么?!”

    “陛下!”季总管得到消息,欢喜的禀报道,“前大理寺卿刘国轩刘大人率弟子求见陛下。他说,有重要的东西要给陛下过目!”

    皇帝颇觉意外:“老刘来了呀!什么重要的东西?”

    “他说,是二十年前合浦望断池被盗的珍珠!”

    皇帝大喜,同时明白了:敢情都是冲着关扬和月明珠来的!

    “宣!”

    刘国轩带着明华大步而至,正要参拜,皇帝笑着挥手:“罢了罢了。多年不见,老刘你一点都没变。唉,没了你,朕的大理寺可没少让朕操心。”

    刘国轩笑道:“陛下放心,老刘身在江湖,心在朝堂。可没少帮您物色好苗子!”

    皇帝瞧了瞧他身后的不卑不亢,相貌与明珠颇为相似的月明华,点头道:“你有这份心,很好。”

    明华将手中一只缎盒交给了季总管。

    皇帝搭眼一看,竟然正是一尊工艺精良的白瓷始祖像!立时想到方才月明珠所言,惊讶的问:“月小姐?”

    明珠上前道:“陛下。苏州龙归海之案后,我等虽然发现御木本的阴谋,但苦于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为此民女苦思良久,突然想起,在合浦时民女机缘巧合之下,曾寻到过一尊白瓷妈祖像。此像中暗藏着数枚珍珠。当时不曾多想,如今才明白,它们正是二十年前被盗的珍珠啊!”

    她亲自示范,拆掉瓷像的莲花底座,轻轻的敲出瓷像内的蜡模,辦开蜡模,十颗异常明亮华美的珍珠横空现世。

    皇帝倒抽一口凉冷气:“铛珠!果然是望断池的珍珠!”

    明珠执着那只白瓷像,走至关扬前,对他道:“这只藏有铛珠的妈祖像,和御木本十郎先生亲自雕的贝壳小像同出一源!关杨,你还想否定自己身份么?”

    御木本拓真无言以对。俊美的面容阴沉得吓人。

    关扬长长的叹了口气,面上滑过一丝惊赞的笑容:“月小姐,你真的让我非常意外。”这句话,算是承认自己的身份了。

    御木本拓真爱恨交杂的瞪着明珠:他这般爱慕她,她竟这样害他的父亲!

    黎王大喜,眼角扫过面色苍白的琅王:皇兄,这才开始哪!

    明珠螓首轻摇,不以为然的道:“很多人都这么说。”她好奇的问,“你们当初盗走的珠母贝,一部分取了珍珠装在瓷像中带回东瀛。还有一部分母贝你舍不得开,所以将其养在了东瀛的海域?”

    关扬点点头,叹道:“即聪明又好运。这尊瓷像,竟然落在你的手中。不愧是妈祖庇佑之女。我还以为,他们自相残杀后,瓷像不是落在海中,便是让幸存的人独占。”

    明珠终于弄清了最后一个疑惑:盗蚌案除了关扬外,在合浦还有其他同伙。这批人为了独占珍珠,横死北海!反倒让案发后,让谢老爷子在海上给发现了。最终,落到了她的手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